“沈小姐,你好,我是方晓,您的分手委托师。”我带着阳阳进了7号会客室,里面坐着一个萌妹看着我。

“你好,我现在希望你能帮我分手,不要让我老公再纠缠我了。”沈萌妹大眼睛全是泪。

“我会帮你的。”有时候我挺佩服现在的年轻人,老公老公的张口就来,也许是我太腼腆,反正我没办法对着白峰轻轻松松说出来,这也是让他很不高兴的一点,尽管他没正面说过,但是想起来上次我就下巴痛。

“我和她是从大学认识的,一开始很隐秘的相处,后来就慢慢的放开了,我搬到了她的宿舍。”沈萌妹说的特别坦然。

现在大学宿舍够开放的,我想。

“然后我就慢慢发现她真人嫉妒心特别强,哪个男生或者女生多看我一眼就跟我闹,往死了喝酒,然后喝多了抓着我不放。”沈萌妹露出胳膊,那上面好多抓痕,“要是找不到我人,她就每个宿舍去敲门,非要进去看看我在不在,闹的宿管都来了。”

宿管?我去,男女都混住了宿管就看着?我看了阳阳一眼。

“我实在受不了了,为了躲她,我工作都辞掉了,这次必须分手。”沈萌妹意志十分坚定。

“听你说我觉得他应该是有暴力倾向的,我建议你全面委托我们,我们会代替你和你老公聊聊,如果他的情绪十分暴躁,我会安排你离开一段时间,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这次的离开可能会时间很长,我需要你想好。”我在本上写下了简单的计划,这次的委托人看来必须安排离开了。

其实我不太喜欢安排离开的这种活,因为好麻烦,不光要帮委托人办理各种手续,还有打通目的地的各种行程。短期离开的还好,长期离开的,那我们不光要选个合适的地方,还得帮委托人在当地找到工作,甚至需要我们来照顾她家里其他人,上次我帮一个委托人喂了3个月的狗……不光喂还得溜,然后那个死狗趁我不注意跑去耍流氓搞得人家母狗怀孕,我不得不自己掏钱给人家打胎还赔了一大笔的营养费。

“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还没跟沈萌妹讲完呢,一个穿的非常中性女人一脚踢开会客室的门。

“你是谁?”我一下子站起来。

“滚蛋!”她推了我一把,带着浓浓的酒味。

“阳阳去叫保安。”我把看傻的阳阳推了出去,远处白峰往这边跑来。

“老公,你饶了我吧。”沈萌妹突然坐地上开始哭。

“这是你老公?”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为什么跟我分手啊,不要分手啊。”中性女冲过来,吓得沈萌妹躲到了我的身后,然后我眼看着她一张嘴。

 

“我好想哭啊!”我站在公司的浴室里狠刷自己,就在刚才,中性女活活吐了我一身,那味儿,简直了,一边洗我一边从头发上摘出来一朵完整的金针菇,怪不得这东西叫see you tomorrow,太特么的完整了……

“方师,衣服我放这里了。”阳阳在外面敲敲门。

“好。”我正在用沐浴露洗第三遍。

这间浴室算是员工福利吧,我觉得白峰简直是太贴心,初来公司的时候我还很奇怪为什么要设个浴室,好变态,后来才明白我们这行搞个浴室有多重要。因为你去代替委托人谈判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被委托人在干什么,从上班以来,我叫人泼过1杯咖啡2杯奶茶,白峰被泼过一身的油漆,商轶最搞笑被泼火锅嗷嗷叫的烫了一身泡……

 

“我皮都快洗破了还觉得恶心。”我在沙发上抱怨,回家之后我又洗了一遍。

下午中性女吐完就跑了,沈萌妹在我们的安排下从另外出口走了,只有我最倒霉。

“你那是心理阴影。”白峰特意来亲亲我表示我很干净。

“还不如油漆呢,起码油漆没有酸味。”

“……油漆很不好洗好不好。”白峰一头黑线,“上次泼的还是红漆,害我一周没有出门,不知道还以为叫谁给打了。”

“但是不恶心啊。”我捶着靠垫。

“说起来,你还真是奇葩吸收体,拉拉分手这种神奇的事情都能遇到。”他开始笑。

“讨厌死了,还笑!”我一下子扑倒他。

 

我战战兢兢地约了中性女,生怕她再吐我一身。

“上次对不起啊。”中性女叉着腿大大咧咧地坐在会客室,好像个男人一样。

“没关系,那我们来说说吧,现在我这边接到了沈女士的委托要跟你分手……”

“她敢!”中性女嗷一嗓子吓得我够呛。

“你不要激动,有些事情没办法勉强的。”还好我第一时间把沈萌妹送走了,这人好可怕,要是商轶在就好了,他肯定有办法安抚这个货。

“你们为什么都欺负我!”中性女突然开始嚎啕大哭,“一个个都要离开我!凭什么!”

哭的肝肠寸断,哭的措手不及。

 

我下午去按摩,一起去吗?

中性女在我这里活活地哭了一上午,几次差点晕过去,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给商轶发信息求助。

 

“你迟到很久了!还不接我电话!”我刚推开门就被商轶拎了过去,他十分生气。

“还不是给你排队买这个!”我把手里的袋子塞给他,一包牛轧糖。

“这还差不多。”他剥开一颗糖吃了起来。

这牛轧糖一年前其实就应该吃进他的嘴里,可惜全被白峰吃了,那是我犯的最蠢的错误。

年轻的时候谁没有一颗少女心呢,我也是,所以我开始偷偷地给商轶准备早餐,然后和一堆小零食一起塞到他的储物柜里面。

当时我把全部的状况都想到了,他有可能高高兴兴地吃掉,有可能直接丢了,有可能给别人吃了,还有可能装看不见,所以看见在纸条上有人回复,我高兴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可没想到的是我一直蠢的把白峰的储物柜当成了他的,就这样我招惹了最不应该招惹的人……

“想什么呢?”商轶拉我到他的怀里。

“糖你要全吃了,不许浪费我排半天队。”我轻吻他。

“快帮我想办法。”我从后面抱着商轶的肩膀。

“不管……”商轶扭头捏我鼻子,“我要陪你,还要注意你的安全,现在工作上的事都来找我了,我累死了。”

“哎呀,上次是吐我一身,下次打我怎么办?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使劲地晃。

“好好好,我想想,我想想。”商轶拍着我手,“听你说的,她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情绪问题了,我怀疑她跟从小的经历有关系,所以疯狂缺爱,才死死地抓着女朋友不撒手。”

“那怎么叫她放手呢?”我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

“叫她来找我好了。”他笑。

“怎么可能,我的案子。”我咬了他一口。

“又来咬我,上次的牙印还在呢!”他使劲揉着我的头,“交给后勤部吧,我记得后勤部的陈师对这种事很在行,去找他,一两次就应该足够了,但是要注意反复,委托人要藏好,起码一个月内不要见到被委托人,然后你就可以结案了。”

 

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