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顾南再不敢让拿回的照片留到第二天。

(五)

李遂从那天便消失不见。云哥很是不满,偶尔他会当着顾南的面给李遂打电话,警告他再不出现那就永远别出现。

也不知道李遂说了什么,云哥听了之后眉头紧锁,没再冲他叫叫嚷嚷。

渐渐地,云哥将手头上的货源交予顾南打理。从市区货源到省级关系网,再到金三角的几位重要接头人,哪怕是大白天阳光刺眼,顾南都觉得这更像是一场梦。

何况,李遂竟然没找茬?!连李遂手中个别重要的货源,云哥都转交给了李遂竟然还未出现?!

顾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李遂不见是从那天开始的。他心里忐忑不安,晚上睡觉也变得不安稳,经常半夜被噩梦吓醒。

噩梦里,无一不是小悦在喊救命。

顾南知道,那天没有过去,那天还在继续。他知道,自己一定说了让李遂疑心的话,而他的消失正是去查了什么。

他知道了什么?自己说了什么?他又去了哪?

顾南一连着抽了两包烟,屋子里全是烟味,他在想到底自己出错在哪!没等他想明白,他便接到云哥电话,说是交货的地点已经确定,让他过去熟悉熟悉对接人。

云哥提到的交货与对接人是与金三角的合作,而顾南的主要任务便是找出他们的势力范围。这通电话,顾南足足等了三年。

他知道这次行动的成功与否,直接影响他今后的人生。

事成,他将重见光明,带着无上的荣耀;败露,他将永坠地狱,此生躲在暗处。

(六)

地点在A市有名的夜总会——天上人间,很多大佬都在这里碰头。

顾南推开包厢时,李遂面向云哥背对着门,听到有人开门,他抓过神看向门外。尽管他们二人互相看不顺眼,但碍于云哥在,也是面和心不合的相互颔首示意。

“云哥”,顾南走向云哥。

邵云指了指侧位,“坐”,继而转向李遂,“这几天你去哪了?”

李遂看了一眼顾南,冷笑了一声,“这几天我去了第四小学。”只见顾南面不改色,倒是冷静不少。

“怎么?”邵云笑道,“去应聘教师?”

李遂赔笑道,“哪能啊”,他话锋一转,“南哥不是有个相好的么,我去探望探望。”

包间云雾缭绕,在橘黄暖灯之下,众人的脸模糊不清。哪怕是不过一臂之长的距离,李遂也不敢确定顾南脸上会不会有一丝诧异。

可能没有。可能他能想到自己出错的地方。既然是一时找的女人,李遂记得自己进房间时,顾南应该是刚起床,但是他仍旧能说出小女孩拍照的地方,时间对不上,原因也对不上。

就算顾南过目不忘,但也难保证会不会是另一个原因——顾南跟小女孩有关系!

小女孩蒙着口罩,眉眼却像顾南。

“云哥,你看”,李遂从口袋拿出照片,“长得挺不错的!”

话音刚落,只听“砰”地一声,是酒瓶碎裂的声音,顾南砸了桌上的酒瓶,他突然冲向李遂,双手掐住李遂的脖子,后者顿时青筋凸显。

“够了!”顾南将李遂手上的照片打落在地,“我他妈就是个卧底!你动她试试?!”

不知是谁将音乐关了,包厢一片安静,顾南的声音在回档。

邵云身边一直站着的人突然动了动,邵云伸手挡住去路,摇了摇头。

“顾南,松手。”邵云轻轻说道。

顾南目光锋利,他死死盯住李遂,过了一会儿才将手松开了。李遂像是失去重心,一下子颓然倒地。

邵云将整个身子靠着,左脚搭在右膝盖上,随后深深吸了口烟,这才慢悠悠开口。

他说,“顾南,别说气话。你刚来的那会,我已经打听清楚了。”

顾南转过身,对着邵云笑道,“算了云哥,我知道他肯定是跟你说了什么。今天叫上我,不就是想让我看看吗?!这笔买卖还是让他来吧”,他摆摆手,边走边往后退,“你们接着考验我,我无所谓,十年八年的考验。”顾南走到门旁,准备离去。

“别走啊”,身后传来李遂的声音,他在笑,“南哥,你一定要感谢我!”

顾南回过身,看见李遂歪坐在地上,靠着墙朝着他笑。

“老天都在帮你!”李遂指了指上面,“车祸发生了。”

顾南眼皮微微跳个不停。

“你看看,有没有认识的?”李遂将手机滑向顾南,“第四小学校车,在刚才超载被撞。全车21人,12人死亡9人受伤。”

李遂咧嘴一笑,“前些天去看小姑娘时,听说她是校车接送。”

(七)

有那么一秒,顾南知道刚才在包厢里,自己想要杀人,具体杀谁他不清楚,但是李遂一定是其中一个。

顾南离开包厢蹲在门口抽烟,看着来来往往忙碌不停的人群,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者该想些什么。他应该相信余队,相信他昨晚对自己的保证。

“顾南,他在试探你!小悦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你保证!我用我的生命保证!行不行?!”

“当初局里也是这么跟孙队保证的?”

顾南知道孙队的事,一直都是局里的隐痛,他不应该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说出口了,好像一直以来就在嘴边等着,等着说出来,特意说给他们听。

如果自己不信任余队,他还能信任谁?但是除了自己,他谁也不敢去信任。

对于家人的安全,只能信自己,信自己拼上命也不会后退一步。

所以才会有杀人的冲动,将里面的人全杀了!

他迟早会让里面那些人付出代价!

但是眼下,他首先需要确认小悦是否安全!

他啐了口痰,将烟头扔进不远处的一滩污水里,随后站起身拦了个的士。

(八)

北方人的印象里,其实冬天不是很冷,反而等他们去了南方才会喊冷。因为这个到处都是暖气,有的地方刚进十一月便有了暖气,路上穿得暖和,回到家就忙着脱衣服,进入夏天模式。

因此,顾南刚进车坐好,便看见司机正将眼镜取下来,拿出一张白纸擦镜片的白雾,而他也正好觉得热脱掉了厚外套。

“老板,去哪呢?”

话音刚落,顾南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往后视镜里瞧了一眼,司机很是面熟!

“老板?”

顾南低下头,拍拍外套上的灰尘,他不想说话。既然是余队派来的,一定是想让他回去。顾南不说话,他拿着手机有一点没一点的敲击膝盖。

“嘿,老板,最近一段时间听说盗窃升级了!说是通过安装一种手机软件,然后发送类似假消息的中奖信息呢!为了证明消息是‘真’,还特意打上‘RMW’的报头呢!”

“假消息?”顾南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问了句。

“是啊!你不信啊?”司机掏出手机拨通电话,边拨边说,“你都不知道,我家那个婆娘啊,跟我一个德行,喜欢每周去买买彩票,万一中了五百万呢?你说是吧,所以啊,上周她就遇到一个人说是这周乐透号码就是她手上买的,还拿出手机给她看,结果她一激动就说让对方把链接发给她,结果中了手机病毒,手机里的钱被悄悄转移了。”

顾南皱着眉,盯着司机看了好一会儿,司机只顾说着自己的话,还将手机伸到顾南眼皮底下。

“看!我女儿!漂亮吧?想她妈!”

红色斗篷,小扫帚!这不是......

还没等他开口问,电话接通了。

“喂?爸爸?”

小悦?!是小悦的声音!!

“宝贝啊,我待会就收工了,现在是最后一位客人。”

“嗯,路上小心。”

“有没有对爸爸想说的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头才再次传来小孩的声音。

她哽咽地说,“爸爸,我很好,妈妈也很好。我跟妈妈都在家等你回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回来。”

“乖,挂了。”

司机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客人,客人眼眶微红,眼睛一下子溢满了泪水,他转过身不再看向后面。

顾南俯下身,将头放在两腿之间,双手抱着头。

他说,“我会注意的。”

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