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在下午6点准时开餐,之前李小末用冰袋给我的后脑做了一个冷敷,让我受伤的头部症状得到了明显好转。看着她有些委屈的小脸,我不禁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谢谢你,小末。”

“没什么,肖南,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一句话,你也不会到阁楼上去,太危险了,真对不起。”李小末怯生生地说道。

“不,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句话,我也不会发现那么多的事。”我的话到此为止,虽然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我依然不愿意对她透露太多细节。我看到李小末瘦小的肩膀一直在抽动,想必她还在为自己的嫌疑感到难过。我忽然觉得阿飞似乎对娇小的女孩有独特的偏爱,送我上岛的孙小梅也是一样的小巧可人,比之李小末更加瘦弱。

晚餐上大家都沉默不语,倒是阿飞大着胆子上楼取了点衣服,然后若有所思地从二楼的房间里走下来和大家一起用餐。在晚餐前的一小会时间大家都分头去各自的房间里拿了一些被褥,准备在楼下一起过夜,唯有顾雯雯不以为然。

“我就不信,他敢对我下手,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你们也怕?还有啊,谁想杀我现在就说出来,省得我提心吊胆。”她一边吃着饭一边信誓旦旦地说道。

当然这些言辞不会引起更多的共鸣,大家只是顾自吃着饭,我还从未吃过这么严肃的一餐,这种气氛简直就像死刑犯人在吃绝命饭。我嘴里嚼着饭菜,心里却在为下午太冲动说出了欧歌号的往事感到后悔——如果凶手就在我们剩下的人中间,我这番话会不会引火烧身?或者加速凶手的杀人计划?毕竟那个人已经对我下了一次手。

晚餐中胥斌有些不自然地扭动着身体,引起了许明远的注意,这小子完全不在意对方的尴尬,直接说道:“喂,哥们,痔疮犯了是吧?哈哈,我告诉你,晚上我给你一剂肛泰,贴了保准好,广告里说了,治痔疮,用肛泰,嘿!”

“谢谢,谢谢……”胥斌显然有些尴尬了,赶紧向他道谢,我暗自踢了许明远一脚,他方才恍然大悟一般闭上了那张利嘴。

正当我们准备帮助阿飞收拾碗筷放进厨房时,李小末脸上出现了一丝极度的惶恐,她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窗子,惊呼道:“幽灵!幽灵!”接着一个不小心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众人急忙朝她指着的方向望去,除了一片在迷雾中的树影之外别无所获。牛贲却被这一举动刺激到了,惶惶不可终日地躲到了桌子下,口里反复地说道:“他来了,他来了,救命呀!”

“小末你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心里也是一惊,旋即问道。

李小末惊魂未定地说道:“我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好像还有一张脸,从,从我对面的窗子旁边划过去了……好恐怖呀!”

“什么?在我背后?”胥斌听到后也是一个不小心,从椅子上翻了下来,他这个举动将室内的气氛一下变得异常惊悚。我也觉得心头一阵发麻,下意识地朝窗外望去,除了刚才看到的树影外,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倒是室内摇曳的烛火掩映着这些古怪嶙峋的树枝,显得有几分鬼魅之色。

李小末意外在餐室见到“鬼影”,给我们这群受惊的羔羊带来了新的惊惧,还没等这番惊慌尘埃落尽,许明远也指着远处咿咿呀呀地吼叫起来。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那艘神秘的鬼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也矗立在离金环岛不远的地方了。一时间,室内的人们都感到惊慌失措,李小末更是缩到了桌子下和牛贲一起瑟瑟发抖。

“这才几点啊?又来了!”顾雯雯气鼓鼓地冲到玄关外的庭院里,大声地怒吼道:“你到底是谁啊?有没有那么无聊呀!杀人就杀人嘛,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后来还是魏雨晨将她硬生生拖了回来。

顾雯雯回到室内后依旧没能平复下来,先是大声咒骂那个不知名的杀手,接着竟然放声大哭起来,任凭我们怎么劝说都不能停下来。最后弄得剩下的人也开始异常烦躁起来,许明远甚至随手扔掉了一只玻璃杯。

大家有些发狂的情绪在一派死寂中被黑夜渐渐吞噬,顾雯雯闹累了之后半靠在沙发上,经过反复劝说,李小末和牛贲也从桌子下钻出来,跟在大家身旁。说实话我不大相信有“鬼影”出现,只是这个小插曲出现后大家的心情都受到了很大影响,连我原本清晰的思路也被打断了。原本想继续追问一下几位幸存者是否真的不相识,现在我也没了兴趣。好在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也不至于现在就出事。

鬼船出现,必有人殒命当场。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我们彼此的默契。

漫长的黑夜开始了,经过两三天的折腾,几乎所有人都走向了崩溃的边缘。以往打发时间的纸牌游戏现在也不管用了,我们又没有继续喝酒作乐的心情,就这样呆坐着任凭时间一点点走过。也许有人累了说先睡了,马上就有大批的人跟着睡去,但现在谁都不想开这个头。

谁知道睡下去后还能不能醒来。

就在这个时候,会客室里的蜡烛燃尽,忽然一片漆黑。

“妈妈呀,蜡烛怎么灭了!”黑暗中我听到许明远发出了一惊一乍的呼声,便有些没好气地嗔道:“吓死人了!你瞎搅和什么,叫魂啊你?”

接着我点燃了手边的一小截蜡烛,一片橘黄色的烛光顿时在会客室亮起来。李小末就着我手里的烛光赶紧去厨房寻找蜡烛去了,但不巧的是她刚拿到蜡烛,我手里的烛光就熄灭了。

“肖南你在哪?我害怕!”许明远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简直要崩溃了。

须臾间我听到他起身向厨房走去,没等我弄清他想干嘛,便听到李小末发出一声尖叫。原来是急匆匆的许明远和李小末撞了个满怀,把她吓得不轻。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肖南在这个方向呢,刚才他点燃了蜡烛嘛,呵呵,谁知道我竟然走错方向了。”许明远有些抱歉地小声说道。

“正常现象啊,人在黑暗中习惯找路标,偏巧你把烛光当路标了,当然容易迷失方向喽。”我在一旁打趣道。

“咳咳,咳咳……”郁唯紫今天一直戴着一副乖巧的口罩,想是害怕把感冒传给其他人,吃饭的时候才摘下来一小会,可真难为她了。现在她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便朝玄关外走去,像是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2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