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那家岚姐跟我妈是牌友,也是愁闺女嫁不出去,到处拖人介绍对象,但是没有合适的,后来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给介绍来个弱智男。其实倒不是嘲笑弱智,有的孩子就是学习不行,但是玩上面精着呢,我小时候班里就有这样的同学,只要不提读书那真是比谁都聪明,小手工做的特别好。

不过介绍人还是可以的,把丑话说在了前头,直直白白地说了男孩智商不太好,但是长得漂亮,看着特别好,情商也就是那么回事,让岚姐自己看着办。

岚姐的闺女也想嫁人想疯了,居然就这么同意了,然后开始了她那场智商不对等的爱情。弱智男不聪明脾气还挺大的,尤其是弱智男妈妈,特别的厉害听说在工厂的时候就是靠耍心眼上位的,同厂的人都说她们全家的心眼都长她身上,所以注定了有个傻儿子。

有一次岚姐闺女约了弱智男看电影,因为手机快没电了就给弱智男发了个信息,说我在哪里你来找我吧,其实就是告知一声,因为弱智男不会发信息,看到是会看的,没想到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弱智男忘了带手机,于是这俩人在电影院的两个角落里面干等,一直等到电影散场也没见着。弱智男妈妈当时就急眼了,大骂岚姐的闺女故意溜她宝贝儿子的,岚姐只好带着闺女去承认错误。

“这还有天理吗?尊严呢!”我听的搓火死了。

“不是说了吗,想结婚想疯了。”我妈喝了口茶,“后来这母女俩也琢磨过来了,就分了,那弱智男和他妈还来闹过,说闺女耽误了他儿子时间,让岚姐家来赔。”

“赔他个祖宗……”我翻着白眼说。

“所以说,你看现在多可怕,为了嫁人连弱智都找了,还好你聪明,知道找白峰,不然傻子你都处不来。”

“别咒我,没有我宁可单着,干嘛找弱智。”我扭头看着白峰跟我爸下棋。

“你看他多好,别玩了,快点领证,人家要是跑了,看你怎么办。”我妈突然拍了我一巴掌。

“知道了,知道了,我肯定会跟白峰结婚的,他对我这么好,不结婚我对得起他么?”这句话我对我妈说,也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跟白峰结婚是我现在最好的归宿。

 

“晚上跟妈聊了什么?”晚上睡觉前白峰突然问我。

“说你呀,说你把我就这么骗走了。”我靠着他。

“怎么会,是你把我骗走了吧。”他拿起我的头发在手指上缠来缠去,“结婚之后我不太希望你继续工作了。”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最起码让我再做一年吧。”我抱着他的腰,“就一年,我要把阳阳培养起来,等她出师了我就老老实实的做全职太太。”

“我真想把你锁在家里不许出去。”他紧紧地抱着我。

这事白峰很早就提过,他希望我在结婚后离职,可我真的不想,虽然平时贪玩,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帮着他们从郁闷的关系中走出来,放弃错误的选择重新寻找到对的。有时候离婚不见得是坏事,当时的确很痛苦,但是案件完结之后总会有人来感谢我们,如果吕兰没有我们,她已经没有安身之地了,同样的赵维也不可能正视自己的问题。

 

“方师,这是评估报告,还是男方的问题。”刘师把最新的评估报告放在我桌上,“男方一直在逃避问话,总是用其他角度来解释问题。”

“难道他真的有病?”我看着报告。

“我认为他生理上不存在问题,还是心理问题,但是他反抗的太强烈了,多次从我的催眠逃脱,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刘师很抱歉的走了。

“唉……看来我还得想办法再挖一挖这个潘志阳。”我扭头看着在走廊里打电话的白峰。

然后我就开始行动了,白峰就是我的最佳道具,一头肥的流油的羊,潘志阳一定会在我的安排下磨刀霍霍向猪羊,不,向白峰。

“你觉得我们有必要这样么?毕竟我们没有接受任何的委托。”白峰一路上都在嘟嘟囔囔,他有点不是很喜欢我将精力重点放在曾亚男这件事情。

“这是潜在客户,我的目标就是有一个抓一个。”我把耳机放在他的上衣口袋里,这是以防万一,潘志阳对我一直有敌意,我不可能一直在呆里面,差不多的时候借口去洗手间好了。

因为算是友情投资,潘志阳约了白峰在公司的办公室见,前台带我们到了办公室的门口,白峰刚想敲门被我按住了。

“你看!”透过玻璃窗我发现那天跟潘志阳逛商场的女孩也在那边,两人不知道说什么,很是神秘,突然潘志阳一抬头正好看到我们。

 

“请坐。”潘志阳让那个女孩出去了,然后请白峰坐下来。

总体来说,他对白峰比我对我热情多了,也对,财神爷么。

“我去洗手间。”按计划我在五分钟后离开。

“出门直走右转。”潘志阳还算懂点人事指点我洗手间方向不过我是不会去了。

潘志阳在的公司主要做金融,也就是帮人投资什么的,他们被叫做理财师,我觉得其实跟我们差不多吧,主攻方向不一样而已,具体我还真的不是很懂,家里的所有投资都是白峰做的,他具体搞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只管花,反正花完了就当蛀虫好了。

“你有什么事吗?”跟潘志阳刚才在一个办公室的女人出现在我的眼前。

“洗手间在哪里?”看来这洗手间我是必须去了。

“这边,请跟我来。”她在前面带路。

“你们公司挺大的,你也是高级理财规划师?”我走得很慢。

“哦,我不是,我只是理财规划师,我一般是协助志阳。”她脸上飞速划过一种说漏嘴的情绪,“就是潘志阳,他算是我领导。”

 “洗手间在这边。”她非常慌乱地带我到了洗手间,恨不得我马上就进去,但是表面上还得假兮兮的关心着,“需要我一会带您回去吗?”

“不用,我记得路的。”我走进洗手间,“哦,对了,可以给我个联系方式吗?也许我会做个投资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没带笔。”她对我抱歉的笑笑。

“那这样,这个是我的名片,你回去发个信息给我吧,你叫什么?”我顺理成章的递上自己的名片。

 

等我回去的时候白峰已经和潘志阳聊的差不多了,白峰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你有什么收获吗?”白峰回去的路上问我。

“算是有点吧,那个女孩肯定跟潘志阳不一般,这点我得提醒下曾亚男。”我扣好安全带。

“注意分寸,我再提醒你下,你没有接受委托。”白峰看了我一眼,“不要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如果你很闲那多教阳阳点东西。”

“哪里闲,我很忙的,明天都约满了,不知道又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前天一对因为老公上班非拼车接女同事,昨天更奇葩,因为外甥哭不停自己老婆打了几下就要离婚的……”我摆着手指头给白峰数。

“最后你怎么解决的?”白峰开始笑。

“别提了,老太太真厉害啊,喊得我耳膜都快破了:我告诉你!打我单传亲孙子我弄死你!还敢说要弄死我大孙子,我先休了你!”我捏着嗓子跟白峰学,“最后么,我还动用外甥调解成功的,老太太不是疼孩子吗,那就让儿媳妇哄哄孩子好了,小孩哄高兴了自然把这事忘了,还抱着舅妈亲呢……”

 

一上班我就又接了一个神案,白峰真是说对了,我是奇葩吸收体,昨天那个因为外甥要离婚的事情我还没写好报告,这又来了一个,比那个还奇葩,完全是封建迷信惹的祸,老太太要是迷信起来真是可怕。

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