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转眼到了年三十,宫里照例赐宴辞岁,一派歌舞升平。年轻的帝后携手伴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身边,一同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

我站在皇后身后伺候着,眼睛却忍不住朝底下看,这样的日子,他应该也会来吧?

“明珠啊,你家的大小子成婚也有阵子了吧。”

席间,太皇太后倒是很配合我的心意,真的开口询问。

“人老了,就爱看新人,喜气!把你家大小子跟他媳妇儿一起叫来,给咱们瞧瞧,也沾沾他们的喜气。”

纳兰明珠自然没有不愿意的,忙领懿旨下去叫人。不一会儿,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朝着御座磕头。

隔得太远,又都低着头,我看不清面目,只觉得他消瘦了许多,身上的衣服看起来竟空荡荡的,实在让人心疼。

耳边听到太皇太后让他们平身,他低着头站起来,却转手轻轻扶了一把身边的女子,体贴的动作瞬间刺痛了我的眼。

那是个一身命妇装扮的年轻女人,低着头,只看见乌发如云,就着他的搀扶,袅袅婷婷地起身,确实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

“瞧瞧,这小两口,多恩爱。”

太皇太后看得喜欢,开口就赏了一对玉如意。

谢恩谢赏完毕,仍回座位去,我却不愿再看,只低着头,盯着自己鞋子上嵌做蝙蝠眼睛的珍珠,那两颗小小的圆圆的,真像泪珠儿。

宴席过半的时候,我看夜风稍凉,便跟夏嬷嬷打声招呼,准备去坤宁宫给皇后取件稍厚的披风。

出了乾清宫,一直走到安静的花园里,把那热闹的气氛留在身后,我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宛宛……”

叹息一样的声音飘过来,轻飘飘的,却压得我再也迈不动腿。

走近看他,越发觉得瘦得厉害,两腮都凹陷了,我最爱的那双眼睛,都没了往日的神采。

“宛宛。”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我,终于手指到了我跟前,却无力地垂了下去。我看着他,眼泪就再控制不住地滑下来,随即自己用手背用力抹掉了。

“我……还没恭喜你呢,大病痊愈,又娶了贤惠的娇妻,三年后金榜题名,前途无量。日后再抱得贵子……”

每说一句,他便摇晃一下,倒像我不是在说话,而是在挥刀砍杀他。

“宛宛,别说了。”

他声音带着哽咽,仿佛在指控我的残忍。

我依言闭嘴不再说话,同时用力咽下口中的咸涩。

我残忍吗?你难道就不残忍?你可知,在大殿上,只那一下搀扶的动作,就足以把我的心揉碎了?

“宛宛,她……她这些日子照顾我,自己也染了风寒,我若不搀着,只怕她站不住,御前失仪。”

若说在这世上,有一个人最懂我,那必定是他无疑。不用我说,这人已经把我的心思知道得一清二楚。

可是纳兰,这世上最懂你的人,又何尝不是我呢?

“她为了你,不惜嫁入纳兰家冲喜,又这样尽心尽力地照顾你,这份情谊,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是不是?”

我的胸口很闷,每说一个字,心口就好像要裂开一样,嗓子里直发苦。

他固然全心全意地爱我了,可是面对一个为了自己甘愿奉献出全部人生的女子,他又如何狠得下心,弃之不顾呢?

我的纳兰,柔情得醉人,却也是多情得伤人啊。

“好好待她吧,卢尚书的千金,知书识礼,又这般一心为了你……”

手指在袖子里用力挖着掌心,用那疼痛提醒我自己,不能哭,不能哭!

“她这样的人才配得上你。”

纳兰盯着我,眼睛一片通红,嘴唇抖个不停,好一会儿,才开口:

“宛宛,是我配不上你了。今后……”

我摇了摇头,不让他说下去。

“我在宫里如今也很好,今后怎样,不过是命罢了,由不得自己。”

叹口气,掏出一直藏在胸前的那个香袋,递回给他。

“人再强,总强不过命去的。”

时也,命也。

戴铎说过,我俩注定了不会有结果,强求只会让人受伤。我曾经不肯放弃,结果却眼睁睁看你在鬼门关前徘徊。如果能让你活下去,便是今后再也见不到你,又何妨呢?你曾说,纳兰成德今生唯德宛一人,如今你也算是死过一回,不算违背了誓言,我……也该知足才是。

“纳兰公子,出来久了,只怕夫人要担心的,还请快归席吧。”

我退后两步,低下头朝他蹲了蹲身。

“奴婢也要去给皇后娘娘取披风了。”

就此告别吧。

从此以后,你只是公子纳兰,我仍做宫女德宛,大家互不相干。

不等他再说话,我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长出一口气。

我本以为,若有一天失去了纳兰,我便活不下去。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我的心,似乎比想象的,要坚硬许多……

……

过了年,便预示着春天的到来,可是康熙十三年的这个春天,对于整个清王室而言,却是很难熬的。

西南的战事如火如荼,吴三桂将整个云贵牢牢控制在手中,却指挥着手下的将士一路北上,进攻常德。

二月,广西将军孙延龄起兵叛乱,自称安远王,响应吴三桂。太皇太后下令颁内库银犒赏平三藩前线将士,以定军心。

三月,福建的耿精忠叛,自称总统兵马大将军,分三路出兵,并邀台湾郑经助攻广东潮州、惠州。一时间朝中哗然,下诏削耿精忠爵位,并收禁其在京兄弟。

战事越来越激烈,皇上的心情自然不能太好。皇后虽然看起来在深宫之中养胎待产,可我却清楚地感觉到她的不安。尽管我已经很努力地劝解,并试图用别的东西分散皇后的注意力,她的情绪却还是越来越紧张。不仅仅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孩子,还因为这不怎么让人乐观的局势。

四月初,同样有孕在身的马佳氏突然早产,折腾许久,生下个羸弱的男婴,当天就死了。那个如昙花一现的孩子,却有个华丽又寓意长久的名字——长华。

长华的夭折给了皇后莫大的刺激,她为了腹中的孩子,越发紧张莫名。尽管我和夏嬷嬷努力开解劝说,似乎仍没有多大的作用。

产期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经常在半夜被噩梦惊醒。有时候梦见孩子夭折了,有时候又梦见自己死了,总是些不吉利的梦境,弄得人越来越憔悴。偏偏她又是个要强的,自己已经精神虚弱,却不肯歇下来,虽然已经免了每日请安,宫里的事务却还是要过问,若有别的嫔妃来访,也总是支撑着应酬。

这天,钮钴禄氏和佟氏结伴来探望。

后宫里面,如今除了皇后,地位最高了便是这二位。

1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