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夜晚,第三个献祭者,窒息。

顾雯雯是被人勒死的。经过初步查看,在尸体的颈项处有一道明显的勒痕,痕迹约有一厘米粗细,这次总算是没有见血,但顾雯雯在半个小时前还生龙活虎,转瞬便已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的确令人惋惜。

在勒痕的四周,魏雨晨发现了一些细碎的黑色痕迹,有些像墨汁留下的印记,她疑惑地反复看着这道勒痕,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浴室的淋浴器已经被我关上了,其余的人则继续留在302室里,大家都不想在这种时候分开,已经是第三个人了,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去的会是谁。

“好奇怪啊,这道勒痕怎么像是被人拖动过?”魏雨晨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道绳索留下的勒痕除了有一些黑色的残留物外,明显有拖动的痕迹,就像一个人从颈后勒住另一个人,在最后时刻将绳索抽走而在皮肤上留下的摩擦痕迹。而顾雯雯的头部正好在浴室的出口方向,也就是背对阳台的方向。

“绳子呢?”尚未完全离开浴室的许明远低声沉吟了一句,惊起了我一身冷汗。

很奇怪,我一直觉得这间浴室里少了什么,但一时又说不出来到底少了什么。

我环顾四周,302室的所有窗户都关得死死的,在我们踹门进来之前这个房间是被顾雯雯自己反锁了,也就是说,302室又是一个完整的密室。我焦急地用手电扫视四周,试图找到一个可以让凶手进出的出口,可惜的是,除了在浴室与阳台之间有一个十厘米见方的小型通风口外,这个房间竟然没有一个对外的出口。

在浴室内部,应急灯关闭着,可能顾雯雯为了洗澡不被人看见,在开始洗澡前便关上了它,我们将它点亮后,发现在浴室里充斥着一阵刺鼻的味道。

“这是什么东西的味道?”我诧异地说了一句。却又遍寻不着气味的来源,但总觉得这种气味在记忆中异常熟悉。

“她为什么要开着浴室门洗澡?”魏雨晨自言自语似地说道,手中的电筒却在浴室上空不断摇晃。

“没有其他出口,浴室也是完全封闭的,连浴霸上的天花都完好无损,应该不会有人从这上面溜走。”

她格式化地重复着自己观察的所见,我明白她是在念给我听。

顾雯雯的尸身背对着浴室的出口,而浴室的出口又对着阳台大门,阳台大门上方有一个十厘米见方的小孔洞,假设她尚在站立淋浴的情况下,她的背后就是阳台方向,小洞、淋浴器和她本人几乎在同一个方向上。

颇为精巧的密室杀人布局。

我在心里暗自想到,但勒死顾雯雯的绳索去哪了?它又是怎么从这个密室里消失的呢?

“咦,这个是什么东西啊?”许明远忽然说了一句话,双手已经好奇地往墙边一个金属物件上摸了上去。

“你别乱动……”魏雨晨没说完这句话时,只听得“叮咚”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一个手柄样的东西闪着寒光落到了地板上。我定睛一看,这是一个放毛巾的金属把杆,原本是成“U”字形扣在墙壁上,没想到经过许明远一阵轻抚这东西竟然掉了下来。

在我的浴室里也有这样的物件,就在淋浴器的正对方向,如果我在淋浴中(正对淋浴器),我的左右两个后方会各自有一个这样的金属把杆,高度大约比我的肩膀略高,一个在门侧,一个则在正对阳台方向的墙壁上。

终于,我在浴室的门楣两侧发现了一团油污似的东西,而这团油污恰好又和两个金属把杆几乎在一个平面上,这样我更加迷惑了,凶手明显是放弃了恶灵杀人这个幌子,因为今晚根本就没有响起鬼船的钟声。而如此精巧的密室布局,一时半会我竟然看不出凶手是如何杀死顾雯雯的。

“松节油?”魏雨晨忽然抽动了两下鼻翼,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的确,这是松节油的味道,而我在门楣上发现的这些油污便是松节油。可为什么在这里会出现松节油,我百思不得其解。

顾雯雯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在场,郁唯紫和许明远在庭院附近闲逛,其他人在会客室,胥斌和李小末则在302室外守候。这又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都不具备完全的作案嫌疑。

冒失的许明远碰掉了金属把杆后吐了吐舌头,退到浴室外去了,而我则衔着手电草草地在随身带的笔记本上画了一个草图,以标示浴室里的情况:

 20171218e79fb5874ca28d65fe0b77b899edc5a3

 

我在笔记本上飞快地画着,这时我感到气氛有些紧张,魏雨晨独自在浴室内侧检查顾雯雯的尸体,许明远在阳台附近呆立着,而剩下的人——胥斌、李小末、郁唯紫、段鸿飞则木然地站在房间里,大家好似都没了主意,进退维谷。

许久之后,魏雨晨长吁了一口气道:“她是被人勒死的,眼球有出血点,舌骨断裂,现场没有凶器。看尸体倒卧的方向,估计是被人从背后勒死的。”

“怎么可能!”牛贲忽然有些激动地说道,“你看看这里的情况,门在我们进来之前是反锁的,到处的窗子也关上了,就剩下这巴掌大的一个小洞,鬼才信有什么人能闯进来。”

“你的意思是说,又是恶灵?”胥斌忽然从嘴角发出一阵不满的闷哼,“或者她自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牛贲哆哆嗦嗦地站到墙角去再也不说话了。

我当然无意相信这是什么恶灵所为,但这个密室比之胡维达遇害的那个还要奇怪,我明显能感觉到凶手是在仓促之间布下了这个密室,但却无从解释那段消失的绳索和如何封闭这个密室的手法。魏雨晨在顾雯雯仅剩的衣物中找到了302室的钥匙,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302室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密室。

第三天还没结束,已经有两个人死于密室,一个人死于当时所有人不在场的房间里,这太不符合常识了,我根本不相信这个凶手是会穿墙术和隐身术的凶灵,隐约中反倒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告诉我:他就隐藏在我们中间,甚至在心里笑嘻嘻地看着眼前的惨状,颇为享受。

2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