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人李女士和老公张先生是网上认识的,认识的相当迅速,1个月网恋,2个月领证,3个月准备闹离婚,起因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你说,你妈是不是有病?”李女士一提起来这个事情就气的不行。

“你妈才有病呢!”张先生狠狠地白了她一眼。

“啐,你妈有病!”李女士转头抓着我不放,“我不就是买了个白色连衣裙吗,你没看他妈那个样,说我买个孝裙子打算咒死她!”

“你嘴放干净点啊?”张先生一拍桌子站起来。

“我说什么了?有一个脏字吗!”李女士一挥手还挠了我一把。

“停停停,我觉得现在你们需要分开聊。”我捂着手示意阳阳再帮我找个会客室让这俩人分开。

 

“我真没咒我婆婆的意思。”李女士在安静下来之后说。

“就有白裙子能怎么样呢?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嗷一声就跳起来了,从来都没有过。”

“你跟你婆婆之前关系怎么样?”我打开本子,这种的应该是之前就有矛盾。

“挺好的啊!上礼拜还一起逛街呢。”

“真的?”那我就想不通了,到底白裙子怎么了,老太太反应那么激烈,“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特别的事情?”

“特别啊……哦,我婆婆前天把体检报告拿回来了,然后就跟让雷劈了一样。”李女士想了想跟我说。

让雷劈了,我在心里翻白眼,你会不会说话,是没脏字,但是怎么这么难听,怪不得闹到我这里来了。

 

“张先生,我听李女士说您母亲拿回来一份体检报告是不是?”我到隔壁跟张先生聊。

“好像是。”张先生想了想。

“那你仔细回想下,是不是拿了体检报告之后您母亲就不太高兴?”我好像知道有什么事了。

“对对,拿回来那天我妈看什么闹什么,还砸了俩碗,我爸都给骂跑了。”

 

“阿姨,您看,您这个是正常的,您看错了!”下午我跟着张先生和李女士回了家。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体检报告的问题,老太太可能眼神不好了,把一项结果看差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难过又震惊,也不敢跟家里人说,自己憋着,还以为自己要死了。正难过呢,李女士买了条白色裙子,老太太立马联想到这是要出殡啊,就开始闹。

“没什么事就好好过吧,不过李女士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我建议你来我这边和沟通专家聊一聊,学一下。”我临走的时候把后勤部的简介单给了李女士,他们一家人站在门口送我。

 

刚出了小区我就看见商轶正站在小区门口跟我笑。

“你跑这边干嘛来了?”我仔细看了看四周才敢走过去。

“接你啊,今天我生日哎,你不陪我吃饭吗?”他笑眯眯地拿过我的包。

哦,对,今天是他的生日,去年我们一起过的,真快,这都又要过一年了。

“别去太远的地方,我晚上要早回去。”我实在忍不住不去吻他。

 

那天在潘志阳办公室的女人叫张韵,现在她正坐在我面前,还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让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商轶平时总跟我说,要注意委托人的眼神,如果委托人把眼睛挡住了,那说明他已经是无法忍耐了。

“你能帮人离婚?”她在喝了一杯水后问我。

“对,我主要负责离婚和分手委托。”我笑的很职业。

“那天你应该看到我了吧?严格说,我是潘志阳的前女友。”她隔着镜片看着我。

“是吗?”我装傻。

“不是这样,你没必要特意给我张名片。”

“没错,那我们就直说吧,你跟潘志阳什么关系?你应该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吧?”好吧,你这是先撕破脸了。

“当然知道,没有我同意他也不能结这个婚。”

“你有没有兴趣讲讲?”我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前女友也许是掀开一切秘密的关键。

 

张韵和潘志阳是大学同学,两人好了很多年,双方也见过了父母,杜丽十分喜欢张韵,因为她和潘志阳真的实在太相配了,简直金童玉女。

“一年前我们就应该结婚的,后来我爸爸得重病,潘志阳不得已拿了公司客户一笔钱,一半给我爸爸治病另外一半拿去炒了股票,想多赚些做以后的治疗费,顺便给结婚攒点钱,但是没想到,我们居然这么倒霉,一入市就开始狂跌,一开始赔的不多,我们还能拿积蓄补,而且志阳总想博一下,然后就失控了,他越拿越多……”

“因为拿得太多,有些客户发觉了开始撤资,我和志阳没办法开始借钱,没想到讨账的人去了他家里,这事被他爸知道了。然后他爸大骂志阳不孝,还记恨上了我,觉得就是因为我,不然潘志阳不会动公家的钱,开始一边逼他分手,一边想办法给他筹钱,这些全是瞒着志阳妈妈的,主要她身体不好脾气也爆,怕她出事。”

“后来他爸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找上了曹勤,想看在以前的关系上能借点钱,没想到曹勤她那么无耻趁人之危,要志阳跟曾亚男结婚。我承认当时我们太需要钱了,所以,我出了最恶毒的主意,先是假意跟志阳分手,然后让他和曾亚男结婚,志阳答应我,等着钱拿到就离婚,然后再慢慢地把钱给曹勤。”

“本来一切都是计划好,但是我没想到曹勤这么贼,她只肯给我们十万块,还要瞒着曾亚男,还跟我们说剩下的要等志阳和曾亚男做了真的夫妻才给,志阳都快要崩溃了,他一头觉得不能对不起我,一头又真的不想伤害曾亚男,可我真等不了,这样下去我都快疯了!明明志阳爱的是我!可我现在到成了不能见光的小三,而且曹勤还跑到公司大骂我,把我打成这样!”张韵一下子站起来,摘下墨镜,她的眼旁一片青紫。

我简直不能再震惊了,居然还能这样!这就买了个女婿啊,还带划价的,怪不得,潘志阳总是那么苦恼,怪不得潘志阳从来没有碰过曾亚男,这下一切都说的通了,可是,世上真的能有这种事情么。

“志阳就在楼下,我知道你可能不信我,说真的我也不信,跟电视剧似的。”张韵擦了擦眼泪,“我把他叫上来你们说吧。”然后她举起了电话,趁着她打电话的空挡,我叫阳阳快把白峰喊来。

潘志阳在2分钟之后就上来了,白峰也把自己手头的事情放下来找我,然后我们又听了一遍这个奇葩的故事。

“曹勤不是不给钱,她要求我跟曾亚男生一个孩子。”潘志阳用手使劲地拍着桌子,“这怎么可能!我根本对她没感觉!我爱的只有张韵!”

“对,我们是想骗钱!但是我没想到会这样!我承认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太渣,从头到尾我没有碰过曾亚男一个手指头!”

“你现在到底欠了多少钱?”白峰在旁边听的下巴都快掉了。

“40万,后来曹勤给我还了10万,被我拿去跟客户说是分红,暂时把这事抹过去了,但是剩下的30万迟早都要还的,所以我现在也在拼命的拉客户。但是曾亚男受了她妈的指使越来越可怕了,她开始对我提出生理需求,我实在忍不了了,就对她说我有病,然后她开始埋怨我不是男人,我真是……”潘志阳捂着脸痛哭流涕。

“后来曹勤对这个根本不信,所以就跑到公司大闹,认定我跟志阳还在纠缠,大骂我是狐狸精,小三,她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曾亚男才是小三!”张韵接嘴说下去,然后两人抱在一起痛哭。

我跟白峰就一起傻呆呆地看着他们哭,这事已经完全脱离我的理解能力了,真的,好刺激,我干了这么多年委托师从来没见过这种案子,这婚是离好还是不离好啊?离吧,曾亚男好可怜,不离吧,张韵招谁惹谁了……

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