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钮钴禄氏是个恬淡安静的女子,当年据说也曾是皇后之位的有力竞争者。她喜爱文墨,很有才情,在满族女子中并不多见。不过,这样的女子往往高傲,即使内心极渴望,表面上也会淡淡的,好像不怎么在意,即使面对皇帝的时候,也是如此。

佟氏的长相明艳动人,据说弹得一手好琴。她本是家世就显赫,又是皇上嫡亲的表妹,亲上加亲,自然极得眷顾。偏她也聪明,性子温婉,平日里最会做人,越发在这宫里人缘好。

她们来,皇后自然不能怠慢,夏嬷嬷劝说无用,只好叮嘱我一定在旁边小心伺候,若看她实在累,说什么也要拦着。

我站在一边听三位主子说话,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那佟氏的眼神儿时不时就溜到我身上来了。

说了一会儿话,钮钴禄氏便提出来告辞,想必是看出皇后的倦色。佟氏见状,自然也不好再留下,却突然将话题转到了我身上。

“皇后娘娘身边这个德宛,倒真真是个妙人儿。怪不得皇后总带在身边,就连皇太后和太皇太后也喜欢得什么似的。”

这么一番话,却是有些莫名其妙,皇后不出声,我只好自己应对。

“这是奴婢福气好,得了主子的错爱,却让佟妃娘娘谬赞了。”

“听听,就只这话儿答的,可不就是个滴水不漏吗?”

佟妃娇声一笑,却伸手拉住我的手。

“怪不得这么讨人喜欢,倒让我那个傻弟弟念念不忘。”

这话一出,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佟妃是隆科多的姐姐,他也曾提过想求我去做侧室,难道……

果然,听佟妃这样说,皇后也不得不发问了:

“这话又是怎么说起?”

佟妃嘴上答皇后的话,手却还拉着我的不放。

“哎哟,皇后娘娘您是不知道啊,我那弟弟,乃是御前的侍卫,在宫里头碰见过德宛几次,就惦记上了,非要求了我来做媒。我想着,我那弟弟虽然不是什么人才,也还有几分出息,求德宛给他做个侧室,倒也不算委屈。”

说着,就看佟妃摸出个金镯子来,要给我戴上。

我不敢用力挣脱,忙跪了下去:

“佟妃娘娘厚爱,奴婢实在担当不起。奴婢身份卑微,不敢高攀。”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佟妃拿着镯子的手僵在半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怎么?姑娘这是看不上本宫的弟弟了?”

佟妃的声音一下子冷了起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一头磕下去。

“是奴婢配不上。”

我额头碰在地板上,脊背蹿起一阵凉意。

“佟妃妹妹别见怪,这丫头是让本宫给宠得不知道分寸了。”

就在这时,皇后轻轻笑了一声,慢慢开口。

“仗着在皇太后和太皇太后跟前儿也得了些脸面,心气儿高着呢。不瞒你说,前阵子本宫也问过她,想着让她伺候皇上,她一听,竟闹着要出家。”

停了停,又说:

“这孩子,也确实极合本宫的心意,若她能有个好归宿,自然是好的。只是如今这时候,本宫身边还真是不能离了她。”

我伏在地上,悄悄松了口气。有了皇后的话,我却是不必再担心了。听皇后这话,佟氏自然不好动气,笑了两声,将我拉起来。

“瞧瞧,咱们还没怎么着,皇后就心疼了。我也不是非要这会子就把人带走,咱们只先把事情定了,回头什么时候皇后娘娘点头放人,再让我那弟弟八抬大轿地来接了回去,岂不是两全其美?”

说着,却还是要把那镯子朝我腕子上套。

我哪里肯,这要让她硬套上了,就等于下了聘礼定了婚事,再也不能回转的。正较劲儿,却听钮钴禄氏悠然开口: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现如今也不成的,怎么也等皇后娘娘方便的时候,才好定夺。今儿不如咱们就先回了吧,让皇后娘娘多歇息。”

她说得云淡风轻,声音都不大,我却如听天籁一般,趁着佳氏一晃神的功夫,挣脱了她的钳制,退回到皇后身后去了。

“也好,本宫如今身子骨确实不如从前,等好些了再请两位妹妹来坐。德宛,替本宫好好送两位娘娘。”

皇后不动声色,笑吟吟的送客。

佟氏没办法,只好跟着钮钴禄氏一起行礼告辞,我低着头站在一边,等两人走的时候,却往钮钴禄氏旁边靠,离佟氏远远的。

待到出了门,我便蹲身行礼:

“恭送两位娘娘。”

佟氏目光灼灼,看了我两眼,一甩帕子走了。钮钴禄氏却落后了两步,清明的眼神打量我一下,却点了点头:

“你很聪明,看得清,很好。”

我不明其意,却听她又接着说:

“不过有时候,糊涂些也不是坏事。看得太清,苦的是自己。”

说完,也不等我再开口,便翩然走了,很有世外高人的出尘飘逸。

回到内殿,却看皇后斜倚在塌上,正出神。我也不吵她,走过去在脚踏上坐下,开始给她按摩小腿。

这段日子以来,她的腿浮肿得厉害,稍稍坐得久些,便会难受。

“宛儿,你心里可是有什么人了?”

突然,她问道。我手顿了一下,便又开始按摩。

“奴婢心里,自然只有皇后娘娘和快出世的小皇子啊。”

“你啊……”

她轻轻笑了一下,便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突然又开口:

“佟妃的弟弟,你当真不愿意吗?”

话出口,却不等我说,她又自己笑起来。

“也是本宫糊涂了,你连皇上都不要,又怎么会要他呢?”

我没说话,只是继续我的动作。她此时突然旧事重提,我弄不清她的意图,却不敢轻易开口。

“其实,现在想来,若你愿意伺候皇上,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娘娘!”

听到这话,我再不能沉默了。我一叫,皇后却横了我一眼:

“不过白说说罢了,又没真拿个金镯子套你,急什么?”

却是十足玩笑的口吻。

这么一来,我是什么话都不能说了,于是又闭上嘴,专心按摩。皇后也不再开口,闭着眼好像睡着了。就这样,又沉默了一会儿,谁也不再说话。

“怎么办呢?宛儿,本宫想你有个好归宿,可也舍不得你离开身边呢。”

好一会儿,皇后梦呓般开口。我于是也轻声答道:

“那奴婢就伺候娘娘一辈子好了。”

“一辈子……那是多久呢……”

她含糊地说了一句,便再没有声音,呼吸渐渐绵长,竟真的睡着了。

26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