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四月底,皇后的产期越来越近,整个坤宁宫都紧张起来。

此时,前线的战事也越发严峻了。即使在后宫中,也能随处听到相关的议论。

吴三桂的军队打到了荆州,朝廷下诏书,处死了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和孙子吴世琳。

任命顺承郡王勒尔锦为宁南靖寇大将军,统率八旗劲旅前往荆州,与吴军隔江对峙。又命安西将军瓦尔喀率骑兵赴蜀,大学士莫洛经略陕西;命康王杰书等率师讨伐耿精忠。又命副都统马哈达领兵驻兖州、扩尔坤领兵驻太原,以备调遣。

那些战事什么的,我听听也就算了,更多的注意力却还是在皇后那里。太医也说了,产期大约就是这几日了。

五月初三,皇后临产。从清早开始阵痛,一直折腾到傍晚,终于生下一个男婴。也不知是因为先前难产憋得久了,还是皇后之前紧张的情绪造成的,这孩子从生下来就牙关紧咬,任接生嬷嬷怎么弄,就是不哭,眼看着气息就弱了。

接生嬷嬷吓得不行,忙不迭跟着夏嬷嬷抱了孩子到偏殿去见太医们,我则留下来照顾皇后。

对于那新生儿会如何,我并不怎么关心,他是未来的太子或者什么的,于我看来没什么干系。我更在意的是眼前的皇后,这个已经于我朝夕相处了近一年的女人——据说年纪轻轻却死于难产的女人

我看皇后脸色虽还苍白,却安详地昏睡着,呼吸平稳,且并未见大量出血的症状,心中不由升起些侥幸,猜想着也许她能逃过这一劫。

“宛儿……”

正看着人用水给皇后清洗的时候,她悠悠醒转过来,第一句就是问孩子。

“宛儿,孩子好吗?”

“娘娘放心,是个小皇子呢。夏嬷嬷抱去洗澡了,等一会儿就来给娘娘看。”

我一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参片给她含住,一边轻声说。却不敢告诉实情,只得含糊其辞。

“我怎么没听见孩子哭呢?”

到底是做娘的,一问就是重点。我于是又说谎:

“哭了,方才娘娘累极,睡着了,没听见而已。”

“那就好。”

她满足地微笑,任由我给她擦去满脸的汗渍。

“宛儿,你知道吗?方才本宫心里其实很怕的。”

喝了小半碗燕窝粥后,她精神还很好,和我闲聊。

“就怕保不住这孩子,对不住皇上。好几次都想吩咐你跟产婆说,若有个万一,先保孩子。只是那时候太乱,又疼,竟分不出神来。”

这话出口,我心里顿时猛地跳了两下。

“娘娘快别说这种话了。娘娘跟小皇子,都是福泽深厚的,自然是母子平安,断不会出什么事情。”

“你不懂的。”

皇后又喝了口粥,摇头示意不再要了。

“没生过孩子,不会明白做母亲的心的。这个时候,什么尊贵,什么福气,都不重要了,只要孩子好好的,便是用命来换,也值得。”

她声音渐弱,似是昏昏欲睡。我偷眼打量,脸色似乎还好,不像有事,便放心安顿她睡下。

床上四周围起了挡风的布幔,内室四角摆着保暖的炭盆,春巧正带着宫女太监们收拾整理,我便走窗前,将窗户推开透气。

窗户推开的瞬间,一阵婴儿的啼哭之声顿时冲入屋内,紧接着欢呼庆贺的声音铺天盖地的传了进来。

皇上的嫡子,正精神十足地向外界宣告他的到来!听那有力的哭声,谁也想不到出生时那样的奄奄一息。

不安的感觉开始在心头萦绕,我的手抖得厉害,回身就想去皇后那里。

才迈出两步,只觉得心脏好像被大锤子敲了一下,接着就如同被只手攥住了脖子,竟喘不上气,也动弹不得,两腿直发软,就要朝地上倒。

“德宛,你怎么了?”

春巧看我不对,忙过来扶我。我心慌意乱,只发着抖,却说不出话来,挣扎着摇摇晃晃朝皇后的床边去。

娘娘……

一把掀开帐子,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刚才还好好的人,这会儿却脸色青白,眉头紧皱,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

“娘娘?娘娘?”

春巧也发现不对,忙叫了两声,她却没有反应。

我再也顾不得礼节,伸手掀皇后身上的被子。大红撒花的被子被扬起,底下露出来的,却是一片更加触目惊心的红。

“快来人啊!传太医!皇后见红了!”

外面的人听见动静,都冲了进来,一时间竟把个内殿挤得水泄不通。我脑中已是一片空白,茫茫然被挤到了角落里,插不上手。

那一片不断扩大的鲜红还在眼前,分外的刺眼。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

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真有那样冥冥中的力量掌控着,本已止血的皇后竟在小皇子被救活的同时血崩……

“我们不过是掉进了时间缝隙的蝼蚁罢了,如果妄想改变历史车轮的轨迹,结果只会是痛苦。”

戴铎的话在耳边响起,震耳欲聋。

腿一软,我跪坐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巧合……

身边就是燃烧着的炭火,可我却被寒意渐渐包围。

如果不是巧合……

“德宛,快过来!皇后娘娘叫你!”

恍惚间,耳边听到夏嬷嬷的叫唤,我才回过神来。就看皇后床边已经空出许多地方,那些太医、接生嬷嬷、还有宫女太监们跪了一地,只有皇上抱着小婴儿,坐在床边。床上,脸上惨白的皇后正朝我轻轻招手。

我忙起身想要过去,却发现腿软得站不起来,只能手脚并用的爬行。

跌跌撞撞来到床边,就听她正用虚弱的声音叫我:

“宛儿……”

“娘娘,奴婢来了。”

我磕头,旁边夏嬷嬷已经在抹泪了。

“宛儿,你靠近些。”

皇后的声音很轻,好像随时消散的轻烟般飘渺。我此时也顾不得别的,忙又靠前了一些。

皇后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转头看向一边的皇上:

“孩子……”

皇上忙将手中的婴儿递到皇后跟前,她却轻轻摇头,拉着我的手往孩子那里送。我会意过来,伸手接过那小小的身体,抱在怀里。

2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