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叩,门外有人敲门。

咳咳咳,我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然后去开门。

“刚睡着了。”我给了白峰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么一会你也睡得着。”他微笑着进来,但是我还是看出来,他在不动声色的仔细观察这个房间,“晚上陪爸妈吃个饭,不要跟妈怄气了,事情说明白,她就知道了。”

“不想去,谁叫她还没弄明白先骂我的,想起曹勤那个神经病我就烦。”我佯装不高兴。

“别倔了,快去换衣服。”他把手里的购物袋给我,“这是你上次想买没买到的裙子,刚才出去办事看到了。”

“还是你最好。”我拿着衣服去了洗手间,开门之后通过镜子我看见白峰朝里面望了一眼,我对着镜子里面的他笑了笑,他也淡定地回应我。

这真是太惊险了,我靠着洗手台大喘气,还好有商轶,要不是他一共包了两间长期包房,我就死定了,这间包房就在我们长期包房的隔壁,太可怕了,不过白峰来查了一次他应该会放心了,论耍心眼我还是小学生啊……

 

“现在你明白了吧,到底是谁有病。”我翻着白眼跟我妈讲了一遍曹勤是怎么给闺女买女婿的,我妈现在嘴张得老大。

“她这是何苦呢。”我爸忍不住插嘴。

“谁知道啊,反正上次闹过那一次之后我再没见过曾亚男,到是曹勤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告诉潘志阳离婚可以,先生个孩子。”我对白峰撇撇嘴。

“那不行吧,以后养孩子不是更麻烦。”我觉得我妈这次是彻彻底底的震惊了。

“可能是想有个孩子,曾亚男离婚之后还有个依靠吧。”白峰还是比我淡定,他还能细致地去剖析曹勤的心理,我当时挂了电话之后脑海里面就三个字,神经病。

“所以说,曾亚男必须离婚,不离婚这样耗下去吗?听风就是雨的还骂我。”我把头转到一边去,白峰轻轻地碰了我一下。

“我这不是不知道吗。”我妈现在特别的后悔自己耳根子软。

“现在知道啦,我刚看见你买了鸡块,一会炸了我带走当夜宵。”我趁机提条件。

“就知道吃,好不容易瘦了,没几天就叫你又吃胖了。”我妈斜我一眼端着碗去了厨房。

 

回家之后我就把下午的可怕事情忘了,把炸鸡啃得的咔咔响,正啃得高兴,商轶打来了电话。

“没什么事吧?”他又用怪里怪气的女人声音说话。

“嗯嗯。”我忙着吐小骨头。

“吃什么呢?你真是,这又不是下午对我实施暴力的时候了。”他的声音变了回来。

“炸鸡啊,我下午跟你说那事不许忘了。”我一边嘬手指一边说。

“地主家的长工也不是这么使的吧?吃喝玩乐你负责,提心吊胆我来搞是吗?”

“这是主子对你能力的肯定嘛,不跟你说了,我去洗手。”我把电话挂了。

 

上班之后我偷偷把曾亚男案的资料扫描了一份,存到了商轶的网盘,密码就是我的名字还有身份证后四位,他居然把这个都记下来了,我以为他说自己记得我的全部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把资料发完之后,我又开始一天鸡毛蒜皮的工作。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了。”我在会议室看着一个长胡子的男人跟我哭,嘤嘤嘤的哭的梨花带雨。

“你有完吗?死娘炮!”旁边的委托人李女士一个巴掌拍过去。

拍得好!

我看了她一眼表示赞许,这男人太烦了,从进门就在嘤嘤嘤的哭,还翘兰花指擦眼泪,好可怕。

“你看他这个要死的样子!我真是受不了,帮我离了,快点。”李女士拍着桌子喊,“我就没见过这样的男人,逛商城比我还能逛,还唧唧歪歪的。前天他非要跟我逛商场,我想也没事,就逛吧,然后我们把商城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他说哎呀没什么好看的,我说那就去旁边的商城吧,他又说哎呀,这就走了啊,还没逛呢,最后就在商城一遍一遍又一遍的走。”

“我就是想你轻易不跟我出来逛,我多看看啊。”胡子男泪眼婆娑地看着我,特别可怜。

“你还是男人吗!你个死老娘们!”李女士彻底疯了,开始狂扇胡子男。

“别这样,别这样,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我赶快拉开他,然后喊阳阳把胡子男拉走。

“气死我了。”李女士气的不行。

“不过我觉得你俩的性格其实很互补的。”我翻开李女士的档案吓一哆嗦,原来她是散打冠军,怪不得……

“但是我实在受不了他那个死样子。”李女士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也就是他能容忍我,可是看到他就想揍他。”

“您这不是挺明白么,其实你有没有试过调整下自己?”我开始一点点的劝,这种还是挺好处理的,反正两人根本没想离婚,就是个互相调整的问题,小case,还是曹勤的那种来的刺激,也不知道曾亚男怎么样了,是不是出院了。

两个小时后李女士带着胡子男走了,刚才我帮他们练习了下相处的方式,他们还是需要回家慢慢的练,毕竟这俩性别错位很久了,不过还是可以调的。然后我约了两个人三天后再来一次,看看情况,如果还是不行,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处理好手上的工作之后,我开始做回访,这是白峰要求,这几天新委托处理好,我就忙活这些事情了。先是给麻辣烫夫妻打了个电话问问他们的近况,麻辣烫说现在过的挺好的,准备要个小孩了,后面我又给几个委托人打了电话,孙女士已经生了,现在baby和猫猫相处的很好,沈萌妹和中性女已经和平分手了,而且还可以当普通朋友坐下来一起吃饭,熊孩子外甥现在和舅妈关系非常的好天天缠着舅妈玩……

这个其实是我最喜欢这个工作的地方,每次回访到能听到各种好消息,特别有成就感,没有我,他们还在很苦逼的过日子呢,我多伟大,好开心。

 

“你自己可以搞定吧?”白峰在吃早餐的时候一直跟我唠叨,潘志阳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曹勤要跟他聊聊,本来白峰想和我一起去的,但是他那边有一个重要的大客户要白峰亲自上门,我偷偷地翻过档案,那可是个厉害的人物,以前就在电视上看见过了,阳阳又突然重感冒请假了,只好我自己去。

“没问题,你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再说约在咖啡厅,公共场所,曹勤要脸,肯定不会打我的。”我嘴里塞满了吃的,论做饭还是白峰做得好。

我当然觉得没问题,商轶已经把曹勤的性格分析报告发给我了,他很精细写出了要跟她怎么去接触什么地方是雷点不可以去问,什么地方还好,但是要注意技巧地去问,把文档搞得花花绿绿的,看得我眼直晕。然后他还顺带分析了下曾亚男和潘志阳的性格,曾亚男还好,她真的是个好人,除了惧怕她妈以外,剩下没什么问题,潘志阳是很明显的优柔寡断,所以这件事其实我才是他的主心骨,如果我叫曹勤占了上风,那他就会慌了。

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