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皇后看我抱住了孩子,便又将头转向皇帝。

“皇上,咱们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咱们的太子,叫保成,可好?”

年轻的皇帝面带悲戚,却又强自忍耐着。

太子……

圣喻出口的一瞬间,我感觉到皇后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

“保成……保成……”

皇后喃喃地念着这名字,充满了无限眷恋。

“真是个好名字。宛儿……”

说着,又却将脸转向了我。

“太子……就托付给你了……”

我吓了一跳,手一抖,险些抱不住怀里的孩子。

“娘娘,奴婢……”

皇后摆摆手,不让我开口,眼中已然泪光闪闪。

“宛儿,替本宫照顾好他,看着他长大成人,看着他读书习武,看着他娶妻生子……”

声音渐渐弱下去,终于不再听到。苍白的手无力地垂下,四周顿时哭声四起:

“皇后娘娘宾天啦——”

“哇——”

怀里的孩子感应似的哭了起来,我忙搂紧他,轻轻晃了晃,安抚一下。然后,抱着他一起朝床上的皇后磕下头去。

皇后娘娘,德宛答应了。从今后,一定尽心照顾着孩子。不管他是不是太子,德宛,定会全力护他周全。

……

康熙十三年,我十四岁。这个时代,一般女孩在十四岁的时候做什么,我不清楚。反正,十四岁的我,随着太子和乳母一同搬入乾清宫的东暖阁里,随同而来的还有夏嬷嬷和春巧,总算让我不至于孤军奋战。

按说,一群人里,数我年轻,资历又浅。但因为皇后的关系,反倒显得我高出一头来,别人尚且靠后。

夏嬷嬷曾是皇后的奶娘,从来都为皇后命是从,自然不会有异议。

春巧其实却有些冤枉。原本她和秋妍跟着皇后陪嫁入宫,是最亲近的。偏偏秋妍不安分,趁着皇后有孕的时候弄出些事故来,想要高升。虽然后来她被遣嫁了,却连带着把春巧也连累,被疏远了不少,如今反而要给我打下手。

不过,春巧自己倒也不曾有过什么不满的表现,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事。

我安静地在乾清宫里住着,对外面的事情不闻不问,每天见得最多的,便是本朝太子、皇帝、皇太后、太皇太后。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似乎成了最接近王朝中心的人。

人年纪大了,都会格外喜爱孩子,太皇太后也不例外。尤其这是她的嫡重孙,每每抱在手里亲个不住,再有苏嘛拉姑和皇太后在一边凑趣,越发显得热闹。

其实,说是我照顾太子,但喂奶换尿布之类的活计都有奶妈子去做,我不过是在边上看着她们做事罢了。说到底,十四岁的女孩儿,又怎么懂照看婴儿呢?

我还曾经猜想着,太皇太后会不会不放心我这毛丫头带孩子,索性将这孩子带在自己跟前照顾算了?毕竟,就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胜任。哪知她似乎对皇后临终的安排极放心,竟从不曾说过半句。

皇帝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脚步来看一眼熟睡的孩子,然后静静地坐上一会儿,不说话,也不动,过一会儿,站起身来,便又离开了。

我看得出他的辛苦。

二十出头的年纪,在什么时代,都还是很年轻的,可他因为在那个位置上,尊贵自然不必说,可要承受的压力却也是可想而知。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才经历了丧妻之痛,不等他缓过来,各地的告急文书就跟雪片似的传来,逼得他喘不过气。

日子久了,即便我不怎么与人打交道,与乾清宫里各处的人也渐渐熟悉起来,尤其是皇帝的贴身太监李德全,因为总见面,倒也能说上几句话。

过去看那些电影电视,总觉得这些个宦官必定都因为自身的残缺而心理变态,是以总爱兴风作浪。可这人不同,身为大总管,又是皇上身边的人,他的态度却总是很平和谨慎的,对主子固然毕恭毕敬,事事妥帖,对底下的人也从不见他颐指气使。

偶尔小太监犯了错,他说两句便算了,不疾不徐,就事论事,大太监打骂小太监在这宫里是常用的事,却从不见他对谁动手。有时候新人不够惊醒,出了差错,若是不严重,他还会帮着遮掩一下,事后再教训说句,也就过去了。

做人其实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声嘶力竭地要震慑别人,却不一定收到效果;和风细雨地讲道理,反而让人敬服。

“嬷嬷,梨水可还有?”

秋天气候总是很干燥,白天秋老虎晒得人头晕,到了晚上太阳下去了,风一吹,又是一阵一阵的凉意。这样的天气,人最容易嗓子难受,夏嬷嬷经验丰富,早叫人预备了冰糖梨水,给大家解秋燥。时不时的,李德全伺候皇帝进了御书房,自己没事,也过来讨上一碗喝。

春巧端来糖水,不等放桌上,已被他一把抢过去灌进嘴里。我们见他着急的样子,都笑个不住。

“瞧瞧这大总管,一碗糖水竟急成这样了。跟着皇上还能少了您的吃喝不成?”

“夏嬷嬷,您可别拿奴才打趣儿了。”

李德全喝完了糖水,长出一口气,擦了擦嘴,坐下来歇息。

“才被太皇太后传过去问话,走了一脑门子的汗。偏慈宁宫里头凉快,进门儿的时候正碰上一股穿堂风儿,咱家这嗓子眼儿就开始痒痒。”

李德全在我们这里的时候总是比较放松,也能说笑。

“回太皇太后话的功夫,就想咳嗽,硬忍着到现在,可憋的我啊。”

“这可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竟要咱们大总管亲自去回话啊?”

夏嬷嬷跟李德全最熟悉,年纪也大些,说话随意得多。

“还不是为了后宫里的那些事儿吗。”

李德全将嘴里的绿豆糕咽下去,才开口。

“自打皇后大行了,皇上到现在,哪一宫都还不曾去过呢。如今后宫里头似乎已经有些怨言了,还传到了太皇太后那里。原本,今年该选秀的,皇上也下旨说免了。春秋正盛的年纪呢,太皇太后想来是担心了。”

“哦……”

夏嬷嬷沉吟了一下,不再说什么。

正巧这时候,屋里面睡着的太子醒了,哼哼唧唧地叫人,我便掀帘子进去照看。

摇篮里,小小的太子正天真地一边吐着口水泡泡,一边舞弄手脚。抱起他在怀里轻轻摇了两下,太子殿下立刻高兴得咯咯笑起来。我给他整理了一下身上明黄色的小衣服,不经意地,脑子里却映出那个高大的、明黄色的、尊贵的身影。

小保成啊,你那个妻妾成群的父亲,真是出乎我意料的长情呢!

21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