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德宛,求你救救我姐姐!”

这天,夏嬷嬷和奶娘抱着小太子出去散步,我正在屋里收拾他的衣物,春巧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噗通一下跪在我跟前,吓了我一跳。

“这是做什么?春巧你起来说话啊。”

我手忙脚乱地拉起春巧,才发现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先说说。”

春巧看来真是吓坏了,竟有些语无伦次,好一会儿才理清了头绪。

共事了这么长时间,我竟是头一回知道,刚入宫时,曾负责教导我的宫女毓秀,竟是春巧的姐姐。

“我们家里早就没落了,额娘死得早,阿玛就知道吃酒赌钱。姐姐七八岁的时候被我们阿玛卖给别人家做养女,因为那时候我还小,就留下了。我们额娘有个表兄弟,在索尼大人府上当差的,这事儿后来被他知道了,带着人来把阿玛打了一顿,把我接走了。”

说起幼年时候的事情,春巧就眼泪汪汪的。

“索尼大人抬举我,把我给了皇后娘娘做丫头,可我姐姐却再没了消息,买走她的那家人搬走了,表舅虽多方查找,却总没有音讯。后来我有幸随娘娘入了宫,却也不得随处乱走,跟表舅也渐渐少了消息。哪知道三四年前,我竟与姐姐在宫里偶遇,彼此相认,这才知道,买下她做养女的那家人后来竟又把她卖了,顶了人家女儿的名字进宫来当差,被派去伺候宁悫太妃了。”

我听了这话,心中也不由为这对姐妹唏嘘不已,却听春巧继续说下去。

“姐姐她顶了人家的名字,我们自然不敢相认,只能私下里偶尔通通消息,却不能声张。前几天,太妃薨了,宫里留下来的人,都要由内务府重新安排。我本想着,兴许这回便可放姐姐出宫,哪知才得了信儿,内务府的姜太监收了御膳房副总管的好处,要把我姐姐给他做对食。”

“怎么竟有这样的事儿?向来结对食都是你情我愿才准的,毓秀若不愿意,难不成他们还强逼她不成?”

若说毓秀是像秋妍那般,被她主子赏赐给别人了,这倒是无法反抗。可御膳总管和那内务府的姜太监都不过七品,那个副总管,只怕顶多八品,算得了什么?想当初那姜太监见到荣姑姑,还不是点头哈腰的。

“你从来只在皇后、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跟前儿,见的都是李总管那起品级高的人,自然不把那些个放在眼里。”

门帘子一掀,夏嬷嬷走了进来,身后奶娘抱着昏昏欲睡的保成跟着,朝我们行了礼便进到内室去了。夏嬷嬷等她进去了,才继续说道:

“你需知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姜太监那群人,品级虽低,却是直接管着办事儿的,瞒天过海偷天换日的手段多得是。对那没了靠山的宫女来说,他们是握着生杀大权的,要谁生就生,要谁死就死。”

春巧听夏嬷嬷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夏嬷嬷见她那样,也叹气,又对我说:

“这丫头听到消息,急得不行,跑来问我,我却帮不上忙,所以才让她来找你。说来惭愧,我虽活得年头久些,可在这宫里头,若要讲起脸面,却不如你。这话咱们实话实说,没别的意思,你也别多心。这事儿如今要解决,只怕需得你出面,才能办圆满了。”

夏嬷嬷讲得诚恳,春巧又泪眼朦胧地看着,我也不好再谦虚,只得点头:

“嬷嬷别这么说,我自进宫以来,毓秀教导我颇多,春巧也很关照我,若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在所不辞。”

夏嬷嬷满意地点点头:

“皇后娘娘看重你,果然是不错的。如今我想着,只怕还要劳烦你往内务府去走一趟,会一会那姜太监。”

她的意思我自然明白,想来是要拿我来压制那姜太监的。我不爱拿身份后台说事,毓秀于我却是有半师之情,说不得这事要插上一手了。当下拿定主意:

“既然这样,我这就去一趟吧。这事我尽力而为,若能把毓秀救出来,自然是好的。若真办不成,请嬷嬷和春巧姐姐大人大量,不要怪我才好。”

春巧和王嬷嬷自然连连点头,我也不多说,便回房去收拾了一下。临出门,想了想,又翻出些银子和值钱的首饰包了起来,带在身上。

一路走,一路想着到时候的说辞,走到半路上,灵光一闪,我便绕了个道儿,先去储秀宫找荣姑姑。

听了我的叙述后,荣姑姑沉吟了一会儿:

“毓秀还不到出宫的岁数,若是照你这么说,他们既然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那是断不能让她走了。即便你想法放她出去了,只怕前脚出了宫门,后脚就给绑去关进私宅了。”

我一听这话,毛骨悚然,忙求荣姑姑帮忙想办法。

“毓秀跟我说过,她家里早没人了。既然如此,出宫也没个依靠,倒不如你去把她讨来,只说是照顾太子的人不够,想来他们不敢不给你这个面子。”

我连连点头,当下又和荣姑姑商量了一番说辞,便告辞要走,却又被拉住了。

“你且等等。”

荣姑姑说着话,却起身朝床头的衣橱走,伸手拿出个小包裹,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叠银票塞给我。

“姜贵既然肯替那副总管办事,定是有好处拿的。你这么过去,他到嘴的鸭子飞了,就算当面不说,也难免心里头记恨,太监身上残了,对钱财就越发看中,你把这些银票跟你准备的东西一起送他,才好堵了他的嘴。”

我接过银票一看,竟有七八百两之多,想必是她这么些年积攒的体己,心下不由大为感动。荣姑姑虽然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心肠其实却是最慈悲的。

有了荣姑姑给的钱,加上我的那些银子和首饰,也将近一千两的价值了。我心里有了底,便告辞往内务府去。

到了内务府,可巧有个小太监在门口,便请他帮忙带路,他倒是热心,引着我去找姜太监。

“哎哟!今儿吹的这是什么好风,竟把宛姑姑从乾清宫吹到咱们这地方来了!”

这群宫里经年的老太监个个都消息灵通得很,自打将我们送进储秀宫,我便再没见过姜太监一见回,他不仅记得我,连我搬进乾清宫也一清二楚。

我抢在他打千儿前朝他蹲身行了个万福:

“姜公公,德宛给您问好!您吉祥!”

“哟哟!可不敢!”

姜太监忙回礼,脸上却已经笑得仿若一朵盛开的菊花,容光焕发的。

2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