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打第一眼见着您,奴才就觉着不凡,如今瞧来,果然是不错的。嘿!小子,还愣什么呢?赶紧的,给你宛姑姑上茶!可别用宫里配的那些茶,去拿我新得的那罐瓜片儿沏,听到没?”

小太监答应着,忙不迭地跑了出去,姜太监又请我入座。

“您如今可是皇上、太皇太后、皇太后跟前的大红人,难得来咱们这地方,有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哦,蓬荜生辉!是不是?今儿您可得赏脸,且试试我的茶。”

我点头答应着,落了座,应和姜太监说些场面话。

那小太监很快又端着茶进来了,小心翼翼地短期一盏要朝姜太监的茶几上送。

“没规矩!”

姜太监见状,立刻将脸拉了下来,用力一拍桌子。

“贵客在,哪有头杯茶敬给我的道理?教你的东西都吃进狗肚子里去了!”

那小太监吓得顿时全身发抖,一盏茶端在手里几乎要泼出来。我看着可怜,忙开口替他解围:

“这原也不算错!”

我迈步过去,将茶盏从小太监手里接过来,亲自捧给姜太监。

“若是客人,头杯茶自然要敬客人。可德宛哪里算是客人呢?德宛能有今天,全靠您老当初的提携,叫你声师父都不为过的。您既是长辈,这第一杯茶自然该是您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姜太监接过茶盏,笑得合不拢嘴,瞥了那小太监一眼,又哼一声:

“哼哼,算你好狗运,宛姑姑替你说情,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

小太监又是一抖,低着头不敢动弹。我于是又说:

“公公您消消气,喝口茶,待会儿德宛我可还有事儿求您老帮忙呢。”

姜太监一听,忙挥手把那小太监打发走了。

“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我一笑,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跟公公您这儿求个人。”

姜贵眼珠子转了转,却不松口。

“嗯?倒是个什么人,这么大的面子,要您亲自过来要?”

“这人说起来,公公您肯定知道,就是才去了的宁悫太妃宫里头的宫女儿,叫毓秀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察言观色,眼看姜太监脸色变了变,忙抢在他开口前又接着说道:

“若只是自己的闲事,德宛是断不敢来打扰姜公公的。您也知道,如今我在乾清宫里照看小皇子,事事都要小心,身边若是没个妥帖的人是不成的。所以我就去求荣姑姑,想请她今年有新宫女的时候替我留心一番,找个合适的来,也好帮帮我。荣姑姑听我一说,就跟我荐了这个毓秀。我一想啊,可不是吗?我才进宫的时候,就是她手把手的教我的。手又巧,心也细,实在是个再妥当不过的人。新来的宫女,毕竟还手生,没个三五个月教不出来。乾清宫那里却真真是等不得的,眼瞅着皇子一天天的大起来,若是有她帮手,真是再好没有了。看好了小皇子,皇上、皇太后、太皇太后高兴,咱们做奴才的才有好日子不是?”

这正是在荣姑姑那里商量的说法了,可谓软硬兼施,在情在理,滴水不漏。我偷眼看那姜贵,眼珠子正咕噜噜转个不停,想来是在“拿副总管的好处”与“卖我个人情”两厢权衡,摇摆不定。我见状,又加一码,拿出准备好的银钱来。

“公公,德宛也知道,毓秀这样的人,必定是各处都抢着要,少不得也有别人跟公公求来着。还请公公看在这片孝心的份上,疼德宛一回吧。”

“嗨!这是干什么呢,多见外啊!”

姜太监扫了那些东西一眼,眼睛顿时一亮。嘴上客气着,手却已经将东西揣进了怀里。

“你的事情,就是再难办,咱家也定然放在心上的。得了,且安心回去等等吧,今儿晚上,一准儿把人给你送到乾清宫去。”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不怕他再出尔反尔,于是道声谢,告辞离开。

回到乾清宫那边,跟夏嬷嬷和春巧交待了声,她们两个自然也高兴,兴冲冲去给毓秀收拾屋子。

用过晚饭没多久,果然有人来通报,说是内务府派人送了个宫女来。

春巧见到姐姐,激动得几乎不能自持,我怕她露出来,便打发她带毓秀先去安顿一下,又使眼色让夏嬷嬷跟过去看着,免得她一时忘形,失了分寸。

待她们都走了,我一看,送毓秀来的那个小太监还站在门口,于是摸出一小锭银子打赏他。

“辛苦小公公了,这些请你买果子吃。”

谁知那小太监却不收,反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什么也不说,先磕了个头,倒是唬了我一跳。

今天别的没得着,就被人下跪磕头了。

“可是有什么事吗?”

那小太监跪在地上,头也不抬,声音却很是响亮。

“下午的时候多亏了姑姑替奴才说话,免了一顿罚,奴才这时候才来谢姑姑的救命之恩已是不该,怎么能再收姑姑的赏赐。”

我听他这样说,再定定神,借着廊下的灯火仔细看了看,才认出这竟是下午在姜贵那里见过的小太监。

“原来是你啊。那事本也不是什么大错,以后你警醒些就是了,我这里却也不必这么放在心上。”

“姑姑救了奴才是姑姑的心意,奴才爹娘自幼教导,受人恩果千年记,奴才受了姑姑的大恩,无以为报,给姑姑磕个头也是应该的。

“好了,你头也磕过了,青砖地上凉得很,别跪了。”

我不让他再跪,他依言起身,却恭恭敬敬地低着头,很是懂事。我领他进屋里呆着,又拿了点心果子给他吃: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什么时候进宫的?”

“回姑姑话,奴才今年六岁,去年入宫的。在家的时候爹娘给起了名儿叫苏培盛,后来进到宫里,大伙儿都叫奴才小盛子。”

他很乖巧,小口地吃着点心,听我问话,忙咽下去,才回话。

我看他比我家阿尔泰也没大两岁,小小年纪就被迫净身进宫为奴,很是怜惜,又看他说话条理清楚,吐字利落,便又添了一层喜欢。

看看时候,却也不好一直留着他,于是捡了些点心给他包起来带走。临走时,还是给了他那锭银子。

“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不愿意要这钱。但你师父回去定会问的,到时候你就把这银子给他,也好有个交代。别为了这个,再累你吃他的排头。”

他很可爱地歪着头想了想,点头收下了。

我看他跑远,这时夏嬷嬷也回来了,见我站在廊前,就问我干什么呢。

“没什么,陪着毓秀过来的那个孩子回去了,我送送。”

我说着,转身掀起门帘子,请夏嬷嬷先进。她看我一眼,突然笑起来:

“你自己也才多大?开口闭口叫人家孩子。”

我愣了一下,恍然想起,自己如今也不过十四岁,不由也笑起来。

细想想,从我入宫到现在,前后算起来,不到两年的光景,却已是物是人非,曾经的种种,好像很久以前的梦似的,就连心,都沧桑了许多呢。

29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