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不出的十年内,徐有年成功将半身修为渡到了幼子身上。道家真气蕴养着痴儿,他从最初的睁开眼睛,到现在可以自如奔跑在院落内,除了不会说话和没有七情六欲,与寻常孩童无异。徐安安静端坐时,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纯真无暇,脸颊雪白透亮,望见的第一眼,极易将他看作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女娃。

真气入体后的徐安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嚎啕大哭,徐有年虽没有喂养婴孩的经验,但想到他从出生到现在,三个月有余,若不是体内有浩瀚真气支撑,每日又蘸少许蜂蜜水润唇,他必定早已饿死。徐有年念了个遁地术,身影咻地消失不见,不一会儿,托着一盏温热的羊奶从屋外走进来。

银汤匙里盛着浅浅的羊奶,刚送到徐安有些干裂的唇边,他就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下,小嘴吧唧吧唧响声不断,一会儿后又嚎啕大哭,待第二口羊奶狼吞入肚,才止住哭泣。一盏茶功夫,一碗羊奶就被他全部喝下。徐有年心想,这皇宫中的食物果然对他胃口。从此,他便常常从启国宫膳中拿一些软濡宜消化的食物喂养徐安。

待他长至五岁,徐有年便开始让他扎马步,绑沙袋,练习吸纳吐气之功。徐安在宫廷御膳的滋养下,武学训练的磨砺下,渐渐长大,身量比同龄小孩还高出些许。

而徐有年却因半身修为流失,加之神思过度,一头乌黑润泽的长发,犹如冬雪覆顶,尽是皑皑白发。一个人竟然在短短九年内迅速苍老,好似靠吸食男人精气维持年轻貌美的妖精,不再吸食精气后,饱满娇嫩的肌肤如晒干的橘子皮干瘪苍老。

 

夜幕初临,徐宅安静如常,白日里练功辛苦的徐安,用过晚饭后,跳进卧室旁边徐有年为他开辟的温泉池内,与平日里一样,泡了足足一个刻钟后,才浑身软绵地从温泉池里爬出来,眼皮耷拉着,梦游一般跌进床榻上,倒头陷入酣甜梦乡。

此时,一盏明灯,随着执灯人,绕过回曲走廊,踏入幽深书房,在一墙书架旁伫立片刻。只听咔擦一声,铁质门锁窸窸窣窣地响动不停,伴着金鸣相击声,半面墙宽、四尺高的书架竟缓缓向后退去,仿佛陷入身后无尽黑暗的洞穴。明灯被举高至头顶,如探路的勇士身先士卒地跌进黑暗中,照亮了方寸空间,黑暗中隐藏的秘密暴露于人前,洞内高悬的牌匾在火光映衬中熠熠生辉,“藏书阁”三个金黄大字,看得清楚楚楚。

这便是徐有年收藏道家古籍的藏书阁。

他不知在里面熬了多少个日夜,曾经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板上星星点点布满了油灯滴落的油渍污斑,原先整齐有序地安放在檀木书柜中的古籍,如今被混乱地铺洒在地上,零散凄惶。透过古籍被蹂躏的惨状,可以看出,堆在洞穴西北角的书是被人翻阅后随手丢弃在一旁,高高堆成一座小书山,是四座书堆中最大的一个。西南角的书堆仍垒放在一起,边角对齐,看样子还未被翻阅。东北角零零散散放了五、六本线装书,瞥一眼封面,大多数是道家心法和武功秘籍。最后是并列放置在东南角的两本书。

一本是《徐福寻道》,另一本是《山河灵鉴》。

徐有年举着明灯,缓步慢行至东南角,微微屈身,将明灯放置在紧挨洞穴内壁的半人高檀木书柜上,然后蹲在身子,单手将两本书拾起来,摞在上层的是《徐福寻道》。他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拂去书面上沾染的少许灰尘,望着泛黄的羊皮封面,好似穿越了数百年悠长时光,回到了过去,回到那位叫徐福的人身上,透过绢书轻薄的页面,一字一句走进徐福的求仙问道之路。

为何他的孩子生下就是痴傻之状?这本书为他解开了心中疑惑。

“仙丹入体,神飞身轻,肌肤复新,体态亦盈,飘飘兮欲摘星辰,恍恍然如升天宫。”

这是描绘徐福服食“仙丹”后的感受,他感觉到身体变得比以往更加轻盈,肌肤也比平日白皙娇嫩,整个人像是返老还童,不禁心生手摘星辰、直飞九天的豪迈气魄。当时的王宫贵族,见“仙丹”竟能使人变得年轻快乐,不惜重金购置仙丹。后来,聚众服用仙丹俨然成为上层社会的日常消遣。但这种贵族风俗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因为人们渐渐发现,服用丹药后的贵族后人,竟生出许多痴傻小儿。

徐福因此啷当入狱,不久后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内郁郁而终。

写这《徐福寻道》的人,并不是徐福后人,而是一名杏林好手。此人精通医术,深受朝廷器重,王公贵族多产痴傻儿的事情发生后,当朝天子便命他彻查此案,一定要找出化解之法。他研究了徐福卖给贵族们的“仙丹”,发现里面多是朱砂硫磺等虎狼之物,轻微服用可以缓解病痛,对身体大有益处,但是服用多了,朱砂硫磺聚集在体内,阻碍了人体内自然真气的流通,因灵气不通,生出的孩子自是灵脉缺失的痴傻儿。于是,他提出的化解之法为寻得灵气充沛之物,让身中仙丹余毒的人服下,助其通彻百骸,使其灵气不再滞塞。考虑到小孩体弱身虚,需用至纯至净的灵气之物徐徐图之,切不可一次服用过多,多则消受不起,反而是害了孩子。

徐有年跟徐福没有任何关系,手中为何会有这本《徐福寻道》,徐有年早已记不清缘由。在他十八岁时,巧遇高人指点,遂入道家门,之后一直侍奉在高人左右,认他作师父,学会了炼丹药,也为道业速成,吃了几年自己炼制的仙丹,后觉身体疲乏愈重,渐渐估摸出仙丹也许对修道有益,但一定是以损害身体为代价。特别是当他的师父在四十余岁正值壮年时猝然长逝,无异与给他一个当头棒喝,从此,他再也不服用仙丹,而是云游各地,收罗各类武功秘籍,广学百家武功,强身健体,辅以道家吐纳呼吸的内功,竟修为大涨。不过数年之后,他便辟谷成功,靠吐纳功法吸食天地灵气,身姿愈发轻盈,体态更加矫健,容貌也维持在二十五六岁时的青年模样,不曾变过。如今,他已经一百二十八岁,虽憔悴了些,但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出头,能让人将他与百岁老人牵扯在一起的,只有那满头华发。

师父去世后,给他留下几箱古籍,往常他喜欢挑选一些讲奇门遁甲之术的古籍细细研读,对人物传记类故事没有丝毫兴趣。那日,等徐安入眠后,他又手持明灯,钻进藏书阁,希望能找到破解稚子痴傻病症的良方,埋头翻阅时,一本羊皮封面的古书从不知哪个缝隙掉落而下,刚好砸在他脚边,拾起后,发现是一本古体字撰写的《徐福寻道》。

他摩挲着手中历经沧桑岁月早已泛黄干燥的羊皮纸,好似被人牵引一般,竟放下手头之事,细细翻阅起来。书里面是细薄的绢帛,薄而不透,上面书写的文字虽因年代久远有些褪色变淡,仍可以辨认清楚。徐有年捧着《徐福寻道》,迷醉其中,不知时间流逝,等他走出藏书阁,外面天色已经初亮,东方一颗启明星高挂在灰白天幕上。

徐有年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自己当初服用丹药,才导致安儿出生时体内灵气不畅,七窍不通,成为如今这般痴傻模样。

心中之惑解开,破解之法书中描绘得亦十分清楚,对于徐安的痴傻之症,需找出至纯至净的灵物,让他吸食,可以慢慢化解。

至纯至净的灵物……

 

抽回飞到前尘往事中的纷繁思绪,徐有年将《徐福寻道》搁置在半人高的檀木书柜上,重新将注意力汇集到手中这本《山河灵鉴》。

《山河灵鉴》,是道家不为外传的至宝,里面详细记录了盘古开天以来,所有在人间现世的山河灵气。山河灵气,顾名思义,是山川河海受日月精华蕴养,焕发出的至纯至净的灵气。

当这份灵气稀薄浅淡时,灵气不会凝结成实体,而是如烟如雾般笼罩着滋养它的地方,若有人将骸骨埋入此处,百年后他的后代必达天子尊位,因为山河灵气乃天地结合的产物,能涤荡凡人命格,使其拥有天子之相。这类山河灵气现世最多,也最为被人尊崇,不过一般凡夫俗子哪能看到未化形的山河灵气,不过将它们当做山岚云雾罢了,但他们识得蕴养山河灵气的地形地脉,往往错误地将其视为改变天命的根源,称之为龙脉。

另一类山河灵气也为人所知,并且常被提起。在街头巷尾,说书先生喜欢讲书生艳遇的故事。进京赶考的书生,夜宿在荒凉无人、杂草丛生的破庙中,夜中时分,四周静谧无声,忽地外面传来女子娇美动人的笑声,如银铃叮当,悦耳动听,半梦半睡的书生被笑声迷惑,不顾寒夜露珠深重,走至破庙外,将一个衣不遮体的美丽女子揽入怀中,抱进破庙内,欲成好事。

紧要关头,一把桃木剑幌入眼帘,直指身下的美人,那美人也未曾料到会有人横插一脚,慌忙中肩头挨了一剑,发出一阵尖细的惨叫,细细听来,竟不似人声,更像是狐狸的嚎叫声。书生低头再看时,身下哪里还有娇滴滴的美人,一只尾巴翘得老高的白色狐狸从床榻上跳了下去,仓皇而逃。书生这才明白,美人竟是狐狸精幻化的,连忙对前来求助的道士作揖表示谢意。

那只灰溜溜逃走的狐狸精便是山河灵气。未曾形的山河灵气被当做龙脉,受人敬仰爱护,已成形的山河灵气蕴含的能量比之高出许多,却被人当做妖物,四处驱赶,视为不详之物。这其中关系,还要回到山河灵气初成形时说起,它初成形时,没有意识,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是非黑白,一切都是未知,连它化而成形的样子,也是仿照身边存在的活物,若化形时,刚好有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走过,它便化成狐狸的模样,在山林行走,像一只真正的狐狸那般捕猎生存。若让它看到人类的模样,它便由狐狸化作人类,学习人类的生活习性。它一直在学习、在模仿,当它拥有人类的智慧,便可以在动物和人类两种形体之间自由切换,活得潇洒肆意。

这些自由切换人身与动物身的山河灵气,人们往往称之为妖。

最后一类,是不曾化作其他动物之身,未成形时便具备神识,一化形便是人类之身的山河灵气。这类山河灵气能力最强,也最为珍稀,一般存在于传说中,很少有人能够看见,称之为魅。

魅,见到的人很少,多半是因为纵然人们看到魅,也无法将其与普通人区别开来。所以,能够认出魅的人,不是普通人,最起码是修行百年以上的高深道士。因《山河灵鉴》是道家秘传至宝,里面不仅收集了九州大陆上,龙脉所在之处,妖类常居之地,还详细地描绘了两只被人类道士收服的魅。

一只是天地灵气自然化成,一位年轻道士寻找龙脉时,无意中发现了她,见她貌美异常,便动了俗心,带回城中道观。初生的魅大约只有人类三岁小孩的神智,年轻道士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还送来各种眼花缭乱的礼物和珍馐美食,纵然她不用进食,也觉得十分开心。渐渐地,魅习惯了这种相互方式,两人愈发如胶似漆,顺利结为夫妇。几年过去了,年轻道士因从小修习道法,自然有固颜之术,但他发现妻子,一个从未修习道法的人,竟然也容颜永驻,不曾衰老,光滑弹嫩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心中逐渐有了怀疑。于是他修书一封,寄给远在终南山闭关修炼的师父。不久后,他收到了师父的回信,空白的纸上,只落下四个字:魅,爱杀之。

所谓爱杀,就是让一只魅死心塌地的爱上人类,然后自愿放弃永生的神力,散尽满身灵气后,成为一个会生老病死的普通人,然后在漫长岁月中枯萎老去。以爱之名,夺其性命。

没有人能夺走魅的力量,除非它主动放弃。

狡猾的人类太多,引诱的手段又层出不穷,让一只魅死心塌地爱上人类,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年轻道士已经让魅爱上了他,下一步就是如何让魅自废灵体,他想到了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日,年轻道士外出巡游,回来时竟满身是血,周身修为被人尽数废去,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了魅的身边,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暗哑出声:“夫人,我已经时日无多,除非神仙来了,为我输入十层灵力。但这只是我痴人说梦罢了,可惜要留你一人在这孤单尘世,我放心不下你啊。等我死后,你一定要把我埋在我们初识的地方。”

说罢,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魅这些年被他娇惯宠着,哪里懂什么人心险恶。听到灵力可以救丈夫,但又不知道十层灵力是多少,散尽自己周身的灵力给他够不够?

她担心输完灵力后,丈夫仍是活不过来,便使了个术法,瞬间回到他们初遇的地方,心想着,如果救不活他,两个人一起死在初遇的地方,也算了却他临死的心愿。她一面惴惴不安地担心着自己的灵力不够用,一面将双手掌心与他相对,一股脑将累积了千余年的灵气统统输到他的体内。

磅礴浩荡的灵气从她体内倾泻而出,一些流入了年轻道士体内,但他毕竟资质太弱,一时间容纳不下如此浩瀚的泱泱灵气。灵气便像决堤而出的洪水,向四面八方奔腾流淌。

后来魅成了普通人,三年之后,死在一座不知名的道观内,那时她的丈夫已经娶了天子女儿,成了史上地位最尊崇的国师。

第一只魅的故事告诉了世人,如何杀死一只魅。第二只魅的故事则是告诉世人,如何造出一只魅。

或许是第一只魅散发的灵气在某处汇集,不多久,又有一只山河灵气要化形了。当初的年轻道士,如今已经贵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量法边国师,他觉察出偏西南方的山河交汇处有灵气聚顶之象,很可能有山河灵气出现,便寻了一个借口,捏个口诀,瞬间到了山河灵气化形的现场。

只见空中一团白雾盘绕旋转,外面裹着一层透明气流,保护着中间那团白雾。周边的灵气随着白雾的转动渐渐聚集到气流周边,像是虔诚的信徒,跟着旋转舞动。

不知过了多久,那团白雾渐渐凝结出实体,先露出一截毛绒绒的尾巴,再伸出一只粉嫩的爪子,似乎白雾中的灵力不够充沛,凝结出的实体维持不久又呈透明之状,令在一旁观看许久的国师担心不已。他伸出一掌,直直拍向空中旋转的那团白雾,灵体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倾数汇进白雾内。过了片刻,白雾旋转速度突然加快,刚才若隐若现的尾巴和爪子也消失不见。

国师心中十分担心,难道自己好心办坏事了?

思量间,白雾外层的透明气流陡然消失,白雾如一团浸满了水的棉花,径直从空中坠落,砸在了国师怀里。他低头一看,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她便是第二只魅,本来应幻化成妖,因国师出手相助,直接化成了人,虽然是个看上去不足一岁的小娃娃。至于她的结局如何,书中没有提及,但想到又是落入那位心狠手辣的国师手中,结局也是难逃一死罢。

1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