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九)

毒贩被扣上手镣,戴上黑色面罩,一个个耷拉肩膀轮流被推推攘攘进了警车。

有几个毒贩不甘心,挣扎了几分,顿时被警棍打得在地上乱爬乱叫。

顾南躺在地上,斜着眼瞧了瞧那些人。

哼,垂死挣扎!

有人走近他,脚尖轻轻踢了踢他的膝盖,是余队。

“喂,死了没?”

顾南不动,依旧躺在地上看着余队。他咧嘴一笑,这个队长啊,关键时刻还是不靠谱,怎么就没发现自己不对劲呢?身手没以前灵活,刚才那一枪,愣是没躲过,给人当靶子了。实在是疼得厉害,话都说不了。

“喂?”

余队连着喂了三四声,终于意识到躺在地上的人很不对劲。

(十)

后来顾南抢救醒来后,对余队的第一句话,便是朝他破口大骂。

“你喂个屁啊!”

余队也很委屈,“我这不是以为你在‘胜利式傻笑’吗?谁知道你这特警第一人会躲不过?”

顾南白了他一眼,“你去卧底三年试试。整天跟着他们后头混混,身手早生疏了。”

“很不错了”,余队笑了,“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正中红心?”

顾南点点头,这不废话吗?!李遂被逮的时候,自己在他正前方三米开外,十足十的红心靶。只是自己没想到,李遂居然死前不忘拉个垫背的。

“距离心脏不到一寸”,余队突然冷下脸,“李遂这一枪算是与我们结仇了。你放心,老方正好在里面,我已经给他去了电话,让他在里面好好练练李遂。”

(十一)

老方以前在道上是有名的“施行人”,专为买卖人排除异己,并不折手段让对方亲口说出严守的秘密。因此经常是看守所的老朋友了,偶尔也会为这边出谋划策。

曾有同事很反感老方,觉得他的方法与逼供没什么区别,让他来帮警局,这要是传出去外面人还怎么想?

谁知老方听到这句话也不在意,末了才点了根烟在警局门口抽起来。

他说,“还区别?哪有什么狗屁区别?不就是觉得我这人上不了台面吗?!外面人怎么想?想什么?警局就没有老鼠屎啊?指不定里面被谁给啃光了,不能见人了!再说了,外面人怎么想的,他们还不清楚?笑话!”

说归说,队里有什么不好出面的,依旧让老方代替。

这世界能有几个非黑即白的存在。

比如说这次,李遂算是运气了。不给他弄出个半残不残的,老方还真不好交差。

(十二)

谁也不知道李遂竟然会逃出来,他出逃的时间是一个月后,余队在医院帮顾南收拾行李,顾南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没找到?”顾南皱着眉。

余队摇摇头,眉头紧锁。他说,“朝着东南方离开了,有目击者说当晚看见他劫持了一辆黑色现代SUV。”

顾南说,“那怎么就没线索了?”

余队因为这件事正头疼得很,“没人报警,估计是被威胁了,怕报警之后会被报复”,余队吸了口烟,“而且,总觉得哪不太对。”

顾南放下叠好的衣物,“他是在转移的路上逃的,时间在半夜,而且恰好是在国道103”,顾南笑了笑,“一条废弃了的公路?”

“应该不是”,余队看了他一眼,“这么多年都没事。”

顾南冷下脸,“那为什么李遂会发现小悦的照片?偏偏在我刚拿到手的时候”,他坐了下来,“他哪来的能耐会将校车给爆了?!”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顾南立马坐起身,“余队,最近有人在内部系统查过我吗?”

余队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神情严峻。

“有人去过了”,余队突然后脊发凉,“上面有你的一切信息,包括住址.....还有家人。”

(十三)

之后的事自然而然便发生了。

顾南没有猜错,所谓的“目击者”根本不存在。“他”于无形中,只有许久未用的公用电话来电提醒顾南,那晚的确有人打了电话,为警方提供了“那个人劫持了一辆黑色现代SUV,朝着东南方逃走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顾南想过,李遂很有可能留在本市,或者附近的村庄,躲在村里的几率较大。

现在这个时间段,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仅余下老弱病残在家。老人小孩都不喜欢在大房子待着,时间一长大房子成了空房子。虽然贵重物品早就收了起来 ,或放在银行,但这些空房子不失为一个流浪者的好去处。

(十四)

“早说过要重点排查那些地方!”顾南突然烦躁起来,扬起手将墓碑上的勋章挥落在地。

他跌坐在地,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眶一下子红了,继而很快用左手擦了擦眼睛。

是啊,有“目击者”说李遂离开了。但是因为自己的坚持,队里给他时间与人员,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进行排查。结果呢?没有结果。没有一丝迹象表明李遂还在市区,还在这。

“怎么可能?!他不要命了?还敢留在这?!”

时间拖得越长,队里的人越发没好语气。若不是看在余队的面子上,估计早在他面前抱怨了。

他们不知道李遂是什么样的人,但是顾南知道。

两星期之后,能外出排查的人员寥寥无几。余队也开始动摇了,问顾南,李遂会不会真的已经离开了。

记得那天他两在街头,顾南蹲在菜市场入口附近,余队就站在他身边。两个人就这么站着、听着。

李遂的通缉令在区内引起不安,同时上面的举报金额却让人眼馋。

“你想知道的消息,两个地方最有可能出现。酒桌、赌场。”

这句话是孙队曾对他说的。那时自己年少气盛的,也经常与孙队对着干。

“还有一个,女人多的地方。”是他当时回敬孙队的。

所以这次他与余队来到了菜市场,一天中女人聚集最多的地方。

可能是时间太长,也可能是人们太过恐慌,几百位女人在一起,竟没有几位谈起通缉犯,偶有几人挤眉弄眼朝着粘着通缉令的柱子瞧去,待顾南不经意走近,听到的也是彼此之间的讨论。

他可能在哪?但是没有人猜测,通缉犯会在她们附近。

“这不是找死吗?”

一天下来,几包烟已经空了。趁着顾南去买烟的时间,余队在路上与他分析分析眼下的情况。

“要不去那边看看?”

“那边”是李遂的故乡,正好在东南方向。

“呵”,顾南冷笑,“我与李遂打交道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

余队将手中剩下的半根烟,深吸一口,浓烟呛得他直咳嗽。

“那他想干什么?”

顾南掏出零钱的手一抖,“他想报复,就像对孙队一样”,他抬起眼看着余队,“报复我,杀了我老婆跟孩子。”

“你不是早猜到了么?”

余队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愿意承认。早在顾南出院时,他就知道了。

怎么去承认?承认他们的公敌已经朝他们发了战帖,但是他们没有丝毫头绪?敌暗我明,最麻烦。

“阿关与小悦已经被保护起来了。”

“你们当初对孙队也是这么做的。”

(十五)

很多时候,人越怕什么就会越发生什么。

顾南不愿意想起那天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当他回到家时,门外已经聚满了围观人员。

回到家时,芯俞死了,小悦被送到了手术室。

他记得芯俞死前对自己说的话。

她说,“不要自责,你要保护好小悦。你要记得,我们一直爱你,很爱很爱你。”

她知道的,她什么都知道。她从嫁给他那一刻起,就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临。只是,他们相处的日子太少了 ,都不够她时刻来回忆,

(十六)

夕阳西下,顾南将刚被授予的勋章从胸前摘下,放在墓碑前。

“对不起,我来晚了。”

半年前,他曾答应妻子,等抓到那个混蛋他一定退居幕后,不再卧底毒帮。

现在,他已经准备辞职了,他只能相信自己,相信自己会将小悦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他摘下警帽,放在墓碑前。

远处有小孩朝着他跑来。

“阿俞,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小悦,我会亲手杀了他。”

25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