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军一大早去了航站楼,路上碰见的同事都惊讶地问:

    贺机长,你不是休陪产假吗?

    他也恼火啊,这不是被临时喊过来飞一次特殊路线嘛。

    昨天下午,他正在家给刚出生的儿子冲奶粉,公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因为特殊原因,要开通昆明飞北京的临时航线,沿着青海、蒙古,绕一个大圈子。

    由于青海地形特殊,飞行条件相对苛刻,需要有经验的老飞行员,有时间又有飞行资质的人,就剩下贺军了。

    得,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反正就飞个来回,不耽误多少时间。他想了几分钟,也就答应了。

    贺军到休息室时,里面坐了两个年轻高大的小伙子,正在聊天,见贺军进来,陈昱尊敬地喊了句:机长,早!

    旁边皮肤白皙,面庞青涩的帅小伙,也跟着喊了句。

    贺军认识陈昱,这人儿不仅长得高大帅气,做事儿也机灵,说话幽默风趣,吐出的京片子能逗开心一机组的人,大家都喜欢和他共事,没想到他竟然也飞临时线。

   “早!小陈,你身边这位是?”他看旁边的小伙儿眼生,问了句。

    “贺机长,这是林高展,新来的实习生,也是我师弟。今儿第一次上飞机,所以您呢,没见过他。高展,来,认识一下贺机长,他可是我们这儿的传奇人物。”说着把后面站着的腼腆小伙推上前,介绍给贺军认识。

    “贺机长,我是林高展,树林的林,展翅高飞的高展,从小就想当一名飞行员,以后请您多指教!”说完他弯腰九十度对着贺军鞠躬。

    贺军一下子被他这呆愣的举动逗笑了,忙扶起他,“别,别,小林,可不能行这大礼,在机组里面,大家都是一家人,互相帮助,才能飞得安全。”

    “对,高展,你也别客气,虽然咱贺机长,看着是位黑壮大汉,心可细腻了,咱们近几年新上岗的飞行员,十个里面有六个是他带出来的,跟着他,保证你开眼界。”陈昱也帮腔,气氛顿时就活跃起来,没有刚才的拘谨。

    “你这小子,再吹,我不用坐飞机就能上天了。还有,你平时不都是飞贵宾专线么?今天怎么转性飞支线客机了?”贺军问。

    “嘿嘿,这不是师弟第一次飞么,我带带他。”

    “我们这儿的飞行员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说出来都是师兄弟关系,其他师弟实习时怎么没见你带。是不是看上这次乘务员中哪一个美女了?特意制造机会。”

    “机长英明,您休假的那几天,不是新来了一批乘务员么,里面有个妹子,我很中意,追了老久,这不最近刚追到手,就想着多待一起。”

    陈昱有些不好意思,他长相帅气,性格很讨女孩子欢心,但一直没有女朋友。也许是缘分到了,他对新来的乘务员苏小茜一见钟情,俩人在一起后,他就利用的自己原先的好人缘,调动值班表,争取跟小茜飞同一班飞机。

    他打算这次飞到北京后,带着小茜一起在老北京逛逛,陪她看看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

    三人交谈了一会儿,就起身去驾驶舱,这次飞支线客机,飞机比普通客机体形小一倍,贺军许久没有开这种小飞机,出于谨慎,比往常提前进入驾驶舱,熟悉情况。

    快到九点时,三位妆容精致、身着制服的空姐,拎着行李箱,婀娜多姿地登机了,为狭小的机舱增添几分亮色。

    乘务长是走在最前面的王安昕,长相温婉甜美,声音轻柔,但气质却十分英气,当了快十年的空姐,她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应急经验十分丰富,作乘务长也有四年了。

    剩下两位都是乘务员,一位是工作两年的马燕,另一位就是陈昱心心念着的苏小茜。

    贺军和王安昕是老朋友,他们俩也一起飞了不下百次,彼此之间配合也十分默契。

    王安昕带着两位乘务员先去驾驶舱跟飞行员打了个招呼,见来了一位面生的小帅哥,又出言调戏了一番,让腼腆的林高展闹了个大红脸。

    陈昱作为过来人,看到林高展现在的遭遇,就回想起自己被乘务员姐姐调戏的血泪史。所以他感同身受地安慰小林道,“调戏新人是我们这儿的优良传统,你别害羞,多被调戏几次就适应了。”

    说完,他拍拍林高展的肩膀,跟着落在最后的苏小茜一起出去。两人并肩走在狭长的过道上,两颗脑袋紧靠着,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

    贺军回望一眼,两个年轻人腻在一起的甜蜜样子,无声地笑了。

    俊男美女的爱情,是生命中一道美丽的风景,他可不想打扰这风景的宁静。

  

    十点半,乘客陆续登机,十一点十五分飞机起飞。

    王安昕站在飞机门舱处,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对每一个登记的旅客,柔声地说:乘客您好,欢迎您乘坐新城航空。

    十一点,通往机舱门口的栈道移开,机舱门关闭,空车客车A320的机舱内,只寥寥坐了八名乘客。

    咳、咳、咳……坐在经济舱右侧第三排靠近过道的李大胜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徐崃,神色紧张地盯着不停咳嗽的李大胜,观察了一会儿,低头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着什么 。

倪正行没有注意到徐崃异常的举动,他正坐在公务舱第一排右侧靠窗的位置上,低头看着手上的资料。这是今天一早出发前,徐崃给他的,全是李大胜住院后的临床记录和各种检测结果。他原本以为,徐崃会到北京后再把这些资料给他,毕竟昨天下午他才提出这个要求,没想到今天就能拿到整理好的纸质资料,徐崃果然是个细心稳重的小伙子。

1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