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倪正行有些楞神,李大胜奇怪的病症,让他感觉好似漂浮在云端上,抓不住,不真实。转念一想,他们确实漂浮在云端,乘坐在几十吨的庞然大物上,漂浮在轻若无物的云端之上。人类真是神奇的生物,能够征服自然,飞上九重天。

可是,李大胜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明明痊愈了!他体内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出院手续还是他亲眼看着汤勇华签下的。

对了,汤勇华说李大胜体内很可能携带有能够战胜H9N10病毒的超级抗体,他还笑称,李大胜就是移动的药库。

那现在的情况是什么?

病毒对他们医疗人员的嘲笑?

亦或是病毒对全人类的……反击。

倪正行见到李大胜样子的瞬间,思绪纷飞,表面上却看不出端倪。

他看着没有戴口罩的三位美丽年轻的女人,赶快让她们取下各自脖间系着的美丽丝巾,交叉叠成三层,嘱咐她们捂在口鼻处。而他则从口袋拿出一片,撕开戴在外面一层口罩外,准备妥当后,弯腰俯近,仔细察看李大胜的症状。

他的瞳孔没有发散,但眼球从内开始腐蚀,红黄之物应该是腐蚀的晶状体,看上去像影视剧中吓人的僵尸。鼻孔处、嘴角处开始有血液溢出,他张着嘴巴,艰难地呼吸着,有节奏地一起一伏,随着胸腔轻微的震动,嘴角出一滩血液越聚越多,眼看着浸满了他紧贴桌面的半边脸。他的手,依然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衣服。直觉告诉倪正行,他是想压迫肺部。

肺部?

他的肺部难道发生了严重的感染?

“小徐,出院时他肺部的阴影消除了没?”倪正行起身问身侧的徐崃。

“没有,在右肺叶的左下角,有一团小小的阴影。这个阴影在他入院第二天,各种病症消失时,就那么大了。之后拍片观察时大小和位置都没有变过。”

“汤主任为什么没有说病人肺部一直有阴影?”倪正行语气有些严厉。

“我跟汤主任反馈过这个情况,他,他说,病人有二十多年的吸烟史,老烟民肺部或多或少都有阴影,病人这个情况实属正常,所以,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倪正行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追究谁的责任。

“倪主任,我还发现了一个事情。”徐崃捡起掉在座位下面的笔记本,翻开一页,“病人今天早上开始咳嗽次数增多,我问过他,他说昨晚在厕所偷偷抽烟了。上飞机后,由轻微咳嗽转为剧烈咳嗽,我发现他不再咳嗽后,推了一下他,发现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病人之前也有咳嗽的症状?”

“有,一直有,但是不严重,都是轻微咳嗽,次数也不多,汤主任把这个现象,也归为常年吸烟的结果,所以没有关注,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就记下来了。”

“那他有没有发烧?”

“不知道,他没有说身体哪里不舒服。”

倪正行拧着眉头,沉思着。

“医生,这位乘客还活着吗?他的病会传染吗?”王安昕问出了心中担忧的两个问题。

“目前活着,但他应该没机会走出这架飞机。不确定会不会传染。”徐崃回答说。

“我要告诉机长,现在返航,乘客情况危急!”王安昕说着就往驾驶舱走去。

刚刚走到挂帘处,第一排的一对夫妻就抱着不省人事的儿子,嚎啕大喊:快救救我儿子,他在吐血。啊,我的儿子,你别睡,千万别睡。

距离最近的王安昕打算走近去看发生了什么,被后面的人一把推到一边,猛地撞到坚硬的机舱壁,她呆愣地望着那对痛苦的夫妻,一切都乱了。

推她的人,是倪正行。

倪正行一步跨过去,拨开紧抓着小男孩的手臂,小男孩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被勒紧的安全带卡住肋骨,勉强没有掉下。

小男孩已经失去意识了。

扒开他紧闭的眼皮,不出所料,里面的眼球开始腐烂,有脓液流出,皮肤发红,不可思议的膨胀着,鼻孔和嘴角有血水流出,症状与李大胜一模一样。

果然被传染了。

然后,倪正行眼睁睁看着小男孩急促地吸了一口气,却久久没有吐出来,他将手指贴近小男孩的鼻孔下方,沾上些许血液。

没有呼吸。

这个年仅8岁的小男孩死在了从昆明飞往北京的A320客机上。

他死了。倪正行宣布了诊断结果。

一旁呆立的王安昕不敢再停留,她跌跌撞撞地向驾驶舱跑去,猛按着门铃,嘴唇不自主发颤。

机舱内死了一名乘客,还有一名乘客神色恐怖,奄奄一息。

必须返航!

驾驶舱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贺军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门外的乘务长,但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时,顿时也神色肃穆起来。他了解王心昕,明天她飞行经验丰富,做事冷静有度,能让如此慌乱,肯定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怎么了,小王?”

“机长,我请求飞机立即返航,有乘客病死在机舱内,还有一名乘客正病重。”

“什么?病死了?!”一旁的陈昱惊呼。

“两个病人同时生病,这病会传染吗?”姜还是老的辣,贺军一下子抓住了事件的重点。

“目前不知道,机舱内有两名医生,看样子他们认识那位年长的病人。他没有说会不会传染,但是他给大家都发了口罩。”渐渐冷静下来的王心昕,有条理的说道。

贺军思索了两三秒,突然听到了机舱内一声闷哼,有人被打了。现在机舱内已经乱做了一团。

“好,立即返航!”陈昱呼叫空中管制员,请求返航。

“CN1314,呼叫8729,呼叫8729。”

“8729收到,请回答。”

“CN1314,发生临时事故,乘客病重,请求返航。”

“收到,请暂时盘旋,等待返航指令。”

“CN1314,收到。”

王安昕终于安心地吐了一口气:“机长,剩下就看您了。我去机舱内看情况怎么样了。”

 

紧挨着男孩的父母看懂了倪正行的投过来的眼神——请节哀。

不,他们不相信,上飞机前他们的儿子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死了?

一定是刚才他给的药有问题,他们的儿子是被眼前这个庸医害死的!

情绪失控的孙长河来不及解开胸前的束缚,挺着上身,直接挥拳打向倪正行的脸,浑浊的瞳仁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他恨不得扑上去将这个杀人凶手活活打死。

倪正行可以躲开这一拳,但他没有躲,狠狠一击,将他打到在地,发出痛苦的一声闷哼,嘴角当即出血,脑袋嗡的一响,有片刻的眩晕。

徐崃连忙上前按住了暴怒中的父亲。一旁的母亲,抱着男孩尸体痛哭流涕,沉浸在浓烈的悲伤中,顾不及找人寻仇,发泄失子之痛。

远远站着,互相搀扶的苏小茜和马燕,看着前方闹作一团的乱象,不知所措。

这是飞机,不是医院,为什么有人病死?为什么还有医闹?

年轻的两人不懂,对家属而言,生是正义,死是罪恶,理智在生死面前荡然无存。

倪正行不甚在意地擦去嘴角的血,爬起来,向机舱后走去,没有再看那位父亲一眼。

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更重要。

他是医生,他没有资格愤怒,没有时间仇恨,还有更多的生命在等他,在众多的生面前,少数的死不能阻碍他。

倪正行站在李大胜面前,李大胜抓着胸前衣物的手此刻已经无力地朝下垂着,他红的发亮的脸,渐渐变得灰白,像气球吹气的膨胀皮肤变得枯萎褶皱,这一切都昭告着另一个生命之火,已经熄灭。

李大胜死了,下一个会是谁?

咳、咳、咳……

是谁在咳嗽?

16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