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痛失爱子的夫妻沉浸在巨大到可以将他们淹没的悲痛中,放声哀嚎着,浑然忘了这是五千米的高空,他们不是在自家舒适的客厅中,而是狭小的飞机客舱内。

一声微弱的咳嗽在哀嚎声中并不突出,但这声音仿佛拥有神奇的魔力,周遭的一切因为它的出现,悄然静止,像喧嚣的电影画面被突然静音,痛哭的夫妻哀切的表情无声地狰狞着,有一种滑稽感。

徐崃听到了那一连串咳嗽。

紧接着他听到脑中绷着的弦,砰的一声,断了。

有人被感染了。

弯着腰,用手捂着口鼻来遮掩咳嗽的苏小茜抬头,发现两位医生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目光,愣愣地盯着她,似乎她下一秒就会倒地身亡。

“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样看我?”她怔忪地问。

倪正行望着这个正值人生最绚烂年华的美丽女孩,深深吐了一口气,一下秒要出的话,让他难以开口,但不得不问。

“你有没有感觉胸口发疼?身体发热?眼睛有灼热感?”

接连的询问让苏小茜摸不着头脑,她很健康啊,闲暇时她会连续跑五六公里,还经常参加半马拉松比赛。

怎么会?怎么会?

站在她身旁搀扶着她的马燕,听到倪正行的询问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手下接触的手臂,透过薄薄的布料,传来惊人的热度。

她正在发烧!

一瞬间,她看着带着口罩的俩个人,想起了之前乘务长询问倪正行的话。

他的病会传染吗?

当时倪正行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现在机舱内连续死了两个人,还有一旁身体素质最好的苏小茜竟然也在发烧。

这病会传染!

恐惧顷刻俘获了马燕,支配着她的行动,她甩开搀扶着苏小茜的手,一个大跨步,躲到倪正行旁边,待在医生旁边能够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

被猛然甩开的苏小茜身体不稳,高烧让她的反映比平时慢半拍,还没搞懂马燕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异常的举动,她已经倒在机舱通道内平铺的短毛地毯上。

对面站立的三人,静静地望着茫然不知所措的苏小茜,没有一人上前,将她从地毯上拉起来。

 

王安昕告诉机长必须返航后,默默在通道处平静了情绪,告诉自己不要慌乱,过了许久,才挪动僵硬的身体往经济舱走去。

路过公务舱时,王辅喊住了她。

“乘务长,请问……”他向后瞥了一眼,向她示意自己要问得是什么事儿,“发生了什么事?”后面哭闹的动静太大,他零星听到有人在哭喊自己的儿子。

“您好,经济舱有位病人突然病重身亡,我已经要求机长现在返航。给您造成的不便,请您理解。”

“什么,病重身亡?谁死了?”一旁的冷明秋诧异地问。

“一个小男孩。”

“上飞机时,我看他挺健康的呀,不像生病的样子,怎么就死了?”冷明秋继续发问,事情太奇怪了。

“我,我也不知道,事情太突然,我去经济舱看看,你们两位好好休息。”王安昕不能解答她的困惑,抛出的问题让这个冷静自持的乘务长招架不住,又担心后面的情况,匆忙离开。

王辅听到有人病重身亡后,就陷入了沉思,他喜欢逻辑思考,许多看似无意的事情,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他正在从一团看不清脉络的乱团中理出头绪。

刚才有个年轻的小伙,来找过旁边的倪医生,他神情慌乱,好像对小男孩的病情十分恐惧。不多久,这个小伙有过来,说是口中说的病人好像换了人,而这个病人应该是和他们时一起的。

现在,小男孩死了,死因不明。

王辅沉思了一会儿,解开安全带,对一旁的满脸问题的冷明秋说,你在这里,哪里也别去。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说完,起身往后走去。

 

王安昕走进经济舱时,看到三人站立着不动的背影,将通道堵得严严实实,看不清他们身前发生了什么。

她拨开马燕的身体,走到前去,便看见苏小茜佝偻着身体,坐倒在地上,身体因为要压抑不断涌上的咳嗽而不住地颤抖。

王安昕立马附身要将她拉起来。

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臂,制止了她的行动,回头一看,是那个将他撞到在机舱壁上的医生,好像姓倪。

“你干什么?”她生气的问,说着使劲拨开他的手,没拨动,他的手掌坚实有力,她的力量根本不能够与他抗衡。

“她被感染了,你不能过去。”冷静到无情的声音。

感染?王安昕听不懂他的话。

缩在一旁的马燕,也伸手拉住了挣扎的她,带着哭泣说:“王姐,小茜被传染了,你看那个乘客,他也死了。”

王心昕随着她的手指望去,看见之前面容恐怖的李大胜,已经气绝,如枯萎的气球,坍缩在桌椅上,只有嘴角猩红的血渍略带一丝色彩。

他死了!王心昕忍不住惊呼出声。

第一排哭泣的父母,此刻对死亡十分敏感,他们短暂地从悲痛中抽出思绪,往后看去,四个人神色惊恐,随着他们的目光向下望去。

紧靠在孙长河后面的那人正满脸死气的趴在桌上。孙长河猛然近距离的看到他的死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啊的惊呼一声,立马抱住头,像鸵鸟将脑袋扎进沙土里,似乎这样,死亡便离他很远。

张文娟被眼前的死亡惊吓到失声,她抱着儿子的尸体,死亡如幽灵从四面八方缠上来,一时间呆若木鸡。

机舱内一片寂静,比墓地的清冷还要冷上几分。倒在地上的苏小茜这是已经不再咳嗽,她费力地支撑上半身,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她感到肺部有一团火在灼烧,氧气被这团火吞灭,她要呼吸不上来了。但没有人发现她在垂死挣扎,她无力地垂着头,柔软纤长的手指按着胸口,看不情她痛苦的神色。

王辅走进时,正是这样一片寂静如无生命的场景。他看到了小男孩的尸体,也看到了李大胜的尸体。

在飞机上遇见乘客病重身亡的概率有多大?遇见两个乘客病重身亡的概率有多大?遇见两个乘客病重身亡且死状一模一样的概率有多大?

他大跨步走到倪正行身前,眼神中蓄满了怒火,抬手就是一拳。

倪正行没有摔倒,一旁的徐崃及时扶住了他。

一旁的人看着王辅莫名其妙的暴力行为惊讶得说不出话,今天变故太多,似乎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

“是你把病人带上飞机的,你明明知道他有传染病。是你害死了那个孩子,你还想做什么?想害死大家吗?”

王辅咬牙切齿地盯着面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身高,身材却单薄许多的男人。这个看似儒雅的男人,却有着比恶魔还邪恶百倍的行径,他明明知道病人患有恶性传染病,还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就将他带上飞机。

咳!咳!咳!倪正行猛烈地咳嗽,他原本白皙的面庞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露,这阵咳嗽来的突然,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似乎要将他单薄的身体撕个粉碎。

徐崃扶着他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心中升起可怕的念头,向来沉稳低垂的目光失去往日的淡薄宁静,发出野兽受困时惊恐的光芒,口中喃喃自语。

“你也感染了,连你也感染了,我们都会死在这就飞机上。”

声音虽小,但是站在他四周的四人都听清楚了他的言语。

王安昕不安地来回打量着倪正行和徐崃,不安的目光中充满了探寻,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出这一系列可怕变故的根源。

王辅受不了他猜哑谜般的喃喃自语,伸出强健的手臂,一把将徐崃从倪正行身边抓过来,对着他粗吼:“你疯了!什么一起死?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10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