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三分钟后,贺军看到飞机制定落地地点定位与沙漠中央,他自嘲地安慰陈昱,也安慰他自己: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飞一次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值了!

从飞机起飞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小时十五分,飞机上燃油还可以飞行两个小时,而飞往沙漠的航程是原航程的三分之二,他必须燃油耗尽之前,达到目的地。

倪正行见目的达到,坚持的身形顿时垮了下去,他决定回到客舱,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寻找到神秘病毒的蛛丝马迹。

王辅见倪正行从驾驶舱出来,经过身旁时,喊住了他。

“倪医生,告诉我,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他声音暗哑,全然没有了初次交谈时那种成功者的意气风发。

“飞机正在返航,大家都会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倪正行回答的模棱两可。

“你真的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病毒是什么?”

“我比你更想知道。”

倪正行说完就回到自己座位上,翻开李大胜的病历,继续研究,对一旁高烧的林高展也视而不见。

 冷明秋知道王辅生病了,知道机舱内很多人生病了,她也知道自己也会生病,所以在看到王辅神色异常的时候,她就摘下了粉色的口罩,主动抱着虚弱的王辅,神情安详宁静,好像死亡并没有在她周身徘徊。

人们在生病的时候,坚硬的外壳也会变得柔软,往日清峻疏冷的王辅心中忽地生出一股依赖感,他第一次对身边这个比他小十五岁的女孩产生这位微妙的感情。

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冷明秋不解。

我比你大十五岁。

我爱你。

是么?

从第一次相遇就爱上了。

明秋,我快死了,我们都要死了。临死之际,我不想听到谎言。你爱我什么呢?你不缺钱,你独立,你美丽大方,你为什么会对一个比你大十五岁的人一见钟情。

这就是爱情的神奇所在啊。

我追逐了一生,去追求世人眼中的成功。我不曾为物质担忧,更不缺女人的爱,我不爱你,是因为我嫉妒你,你为什么活得这样洒脱?

因为我只跟着自己的心走,世人标准那么多,那么善变,我应付不过来,不如以心为尺,问心无悔就好。

哈,问心无悔。你不怕死,还有什么能让你有悔。

于是,冷明秋便不再说什么,她咬紧牙,努力让口中腥甜的血不流出来,疼痛如丝蔓一点点侵蚀着她的身体。

这就是走向死亡的感受。真新奇,冷明秋想。可是想到能和一眼爱上的人死在一起,她又觉得十分浪漫。而王辅到死都不能理解冷明秋的浪漫,更没有认同她对待爱情的赤子之心。

王安昕靠着徐崃坐着,她也开始发热、咳嗽,于是本能地靠近医生,虽然身旁这位医生看上去太年轻。

“你知道吗?我怀孕了,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还没结婚。”

说完这番话,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周围的人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会是一名可心的女朋友,更会成为一名慈爱温柔的母亲。她美丽柔弱的外貌是第一层欺骗,她怡人心脾的嗓音是第二层欺骗,她待人亲和的态度是第三层欺骗,三层厚重的伪装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别人无法窥探到重重伪装下她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其实她从没想过结婚,对爱情也可有可无,身上唯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日渐衰老的父母,这世界上身为一个女人承担的东西太多,她的内心脱离红尘之外,努力工作只是因为贪恋机舱狭小的玻璃外那一片美轮美奂的蒸腾云海、湛蓝透明的天空还有深夜时星光闪烁的夜幕。有时一个人待在家里,远离高空时,她会冒出找一间寺庙了却此生的念头。

“嗯,中国堕胎不犯法。”徐崃木木地回答。

“我觉得今天的事情,是我应得的报应。我想杀死一个生命,所以佛祖这样惩罚我,要我以命换命。”

“你……别这样想,佛祖不杀生。”徐崃不知道如何告诉身旁的王昕,造成今天一切变故的罪魁祸首是他。

他早就发现了李大胜身体有异样。在李大胜出院时,他就发现李大胜的病情并没有痊愈,仍需要住院观察,但他没有坚守自己的诊断,屈服于汤勇华主任的决断,盲从地附和。如果当初,他坚持自己的观点,大胆把李大胜病情的含糊之处说出来,今天的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他们也就不会坐着等死。

“我不怕死,可我不能死,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死了,他们怎么办。我不能死在他们前面,我不能。”徐崃的话没有安慰到她,想到年迈的父母,王安昕崩溃大哭,悲切的哭声在机舱内回荡。

 

苏小茜意识渐渐涣散,她瘫倒在飞机过道上,周遭的一切离她渐渐远去。

刚才还对她避之不及的马燕,压抑着涌上喉头的血腥,努力拽着她的双臂,将她安放在椅子上,但小茜的身体像面条一样往下滑。

马燕只好将安全带寄上,这才将苏小茜固定在椅子上。做好这些,她感觉喉头的血腥味更重了,连带着吸入肺腑的空气也少了许多。

苏小茜刚开始上机飞机时,马燕是带她的老师,年纪相仿的两人在一块,很快像姐妹般亲密。

马燕很后悔,她刚才甩开小茜手臂的行为。

原来在生命面前,她如此自私。

如果小茜能醒过来,她……

没有如果,如今她们都要死了。

     眼泪再也忍不住,马燕压抑地哭起来。

     哭声,犹如情绪的催化剂,机舱内所有人的情绪在死亡阴影下明目张胆地崩溃。

除了倪正行。

他仍在翻阅李大明的所有资料,想要找出飞机上突然爆发的传染病是由何而来。

时间在一分一分流逝,贺军看着飞机渐渐越来越靠近终点,远处金黄色土地越来越清晰。

突然,野生穿山甲的字眼又闯入倪正行的视线。

李大明感染猪流感病毒后,治疗方案与正常病人无异,饮食也十分正常,只有前期偷吃野生穿山甲这一项变数。

野生穿山甲?

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脑中形成。

倪正行立马喊坐在后排的徐崃过来,神色紧张兴奋,与周遭死亡笼罩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徐崃应了一声,拍拍抽噎不止的王安昕,无声安慰一下,朝倪医生走去。

未等他坐下,倪正来就急忙问道:小徐,前段时间在云南边境缴获的野生穿山甲,你们有没有检测出什么病毒?

徐崃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倪医生会突然问他一个不相干的问题。楞了几秒后,才思索着回答:那批穿山甲已经被剥皮,从它们身上发现确实几种病毒,除了几种在野生动物身上常见的病毒,发现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型病毒,目前在由汤院长的学生小杨负责,据说他要写一篇关于穿山甲携带的新型病毒的论文。

话音刚落,飞机开始剧烈颠簸。

机舱内没有人惊呼。

这个无人命名的传染性病毒占领了整架飞机,活着的人已是它的俘虏,在它的淫威下苟延残喘。

徐崃的话印证了倪正行的猜想,他来不及跟徐崃解释,立马奔向驾驶舱,他要把心中推测告诉地面上的人。

贺军没有阻拦他,反而把飞机速度调低,为他争取更多的时间。

倪正行接过耳麦,清了清喉咙,艰难地说:“这次神秘病毒的爆发,我怀疑与病人发病前期偷吃野生穿山甲有关。检测发现,病人偷吃的野生穿山甲体内携带有新型病毒,该新型病毒极有可能与猪流感病毒结合,形成了超级致命性病原体。建议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公开穿山甲新型病毒DNA结构,便于医学界研究。还有……”

说道此处,他脑海中突然闪过出发前沫沫与他的对话。

爸爸,怎么样才能让大人们知道吃穿山甲是不对的?

“我有一个女儿,她很喜欢穿山甲,她,”提到女儿,倪正行声音哽咽了,“她曾问过我如何让更多人知道吃穿山甲是不对的。我当时没有回答。现在,飞机正在飞向沙漠,登机时十四条鲜活的生命,无人返航,重回亲人身旁。大自然以一十四条生命做代价,告诫人类。我们不应该……”

嗞——信号突然中止。

北京航空管理局接收中心,随着信号中止,陷入一片宁静。

时刻注视着飞机动向的管制员,摘下耳麦,起身转头对站在背后的各位领导,眼睛通红,“报告领导,CN1314坠机爆炸,地点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时间是下午1点28分。飞机上共十四人,无人生还。”

周围零星响起低啜声,压抑的悲伤,最为痛苦。

17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