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至晚上,断肠楼便很不一样了,与晌午下午都不一样的。热闹哄哄,也井然有序的。居善再次摸进了断肠的几重门,这次他是悄无声息的,远远听见高堂中央果然有个说书的人。

他这次没敢妄动,没靠近那人,那人讲的内容也全然不是他今日下午讲解的东西,他讲的一些实在不堪庸俗,所以居善瞧他整个人亦显得十分粗鄙猥琐。然而众人坐之于前,十分投入心思,听至高潮处喝彩叫好,甚至当场掏出银钱交给身边小厮的,亦有。

居善矮身穿过一楼的花厅游廊,他发觉这一层楼只游廊便好几层,并设得全然不一,他从说书人的对面向西而去,却立即遇上了一堵花墙,他只好转身右走,又立即遇上一处不该遇上的窄门,他也只好穿过那道小窄门……如此摸来走去,他已不晓得自己走至哪里,处处是一样的花墙,处处是仅容一人进出的窄门,且花墙之上根本没有一扇可以看清别处的透气儿窗户,所以,他根本无法通过看清外面的景色来判定自己所处的位置。

这完全是处预设好的迷宫了。

似肠子一般曲曲折折的迷宫。

 

“居善你好。”

身后传来一句冷冷的话,使得居善打了一个极冷的哆嗦,转身向身后看去……

“不,或许我该叫您太子。”

相距数尺之外,一身乌金色的隽升在最黑暗处淡淡的瞧着他,隽升化了妆,右手举着一个高脚烛台,烛火使他的身影打在墙壁上,是巨大的黑黑长影。

可隽升的脸色是那样明媚,他的眼皮儿涂了红色的眼影灿若桃花,他的皮肤又涂了细白的珍珠粉与铅粉,他的眉毛涂了极淡的远山黛色,居善看着,竟然入了痴。

都说女鬼好看,是因他成了鬼,有了一股子邪气儿;隽升如此,令人忍不住生疑,自己是见到成了鬼的隽升。

隽升今日是尤为好看。

大概专程赶见故人的罢。

“今日这迷宫走向是我专门为你一人设的,只有你能走到此处。为的是让你见到我。”

隽升怎么会知道……

“我今日下午便在九重楼上俯身见到你,只是不方便出面见你。”

居善有千般的话要质问他,然而他却只是对着居善笑,伸出宽袍大袖掩着嘴儿笑,即使是在黑暗中,他的眸子亦能发出越过光火的明亮……

“随我来罢——”

隽升从宽袍大袖伸出白皙到可怕的素手,来招呼他。

 

居善低头,随他向前行去,成年的隽升比幼时更带了一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还有适才初见时的邪气,以及未及消退掉的幼年孩子气……

可这九重断肠……分明就是他的,他分明已是这藏污纳垢之地的幕后老板。

居善低头看隽升的金丝祥云黑色绣花鞋,于地板上一步挨着一步的走,他前行过后的风似乎都成了香风,云里雾里,飘飘渺渺,如梦似幻,如痴如醉。

有一刻居善都几乎沉醉于此,沉醉于这令人迷幻的香风之中……

 

一路走去,看昔日旧友成了这般模样,居善内心是止不住地跌宕起伏,看来今日下午那说书人所说确字字属实,他不敢问,也不必问了。

他忍不住心疼哀叹,隽升到底是遵从了皇帝的意思,开了这档子甚么“断肠楼”,替皇帝掩人耳目。他本就对那人无甚么感情,但那人居然做出这种事,并且是对隽升,与他息息相关的小隽升。

这简直是毫无王法天理。

 

约有半柱香的时光,他便随隽升来至一处房间。

这是隽升的普通房间而已,只是他们刚才走的并非对外正门。

隽升的房间——这是本僧头一次描述隽升的房间,隽升的房间内却是十分鄙陋,令人眼镜大跌。除了衣箱内有百十件子从未穿过的这几日才做好的新衣物,圆桌上有一粗陶茶壶与几个茶盅外,没有甚么除了家具之外的任何东西。

居善亦很震惊,只是他面色不改仍如常态,凭隽升所穿所用,断肠的装饰用度,都让他以为隽升的房间必奢饰金贵、堂皇光明。

隽升将灯缓缓放下。

“太子。”

“不必叫我太子。”

居善的声音比起隽升来,尤为阳刚冷冽,然而他却依稀记得隽升当年的嗓音,比他要阳刚,比他要好听。

但他讲完之后便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太莽撞、太粗鄙了些,他应当温柔一些的同面前的隽升讲话,他应当温温柔柔的对待面前的,这十分可怜人儿的小隽升。

“嗯,还是叫我‘居善’罢。或者是……‘善’。”

善?

隽升从善而如流,勾住了他的衣袖:“善哥哥。”

当年的隽升,怎的就会成了这般模样?

隽升前后的差距实在令人觉得窒息,居善不免面露土灰色,悲从中来,他差一点惊呼出声儿来,他也坐下了,只是如坐针毡。

他的手不觉靠近了隽升,只是难以触及,他只得询问他:“隽升,你有没有再回过某地?”

隽升也坐下,似个小孩子一般,两只手臂在桌上交缠在一块放着,他瞅着眼前明晃晃的烛火,今夜风好大。

“从那年进京赶考始,已三年有余了,还未回乡一次。”

“我这鬼样子,还有甚么脸面对家人?”

居善猛然抬头看他的脸,只见有两重泪水顺着他的双颊猝然滑下,就着腮的红,滚成了血色的泪水,与血亦无差别。

 

“其实也没甚么好说,尽是些无趣的东西。”他复又站立而起:“罢了,不说它。”

“我是太子,我是他的亲生儿子。”居善亦站起,追上身影去:“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玩弄你。”

他终于抱上了隽升的脊背,双臂拢了过去:“我会帮你。”

“不要。”

但是隽升没有挣脱。

他回身过去,吻上了居善的嘴唇:“善哥哥,你很好。”

19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