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那一晚之后,他再来看孩子的时候,便也会跟我说几句话。

有时候他会说外面的局势,说他的对策,以及他对双方强弱的分析。有时候则只是问我些闲话,比如可识字?某个典故可知道?可读过哪本书?若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他就慢慢讲一会儿。

通常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听着,他若不问,我绝不发表意见。因为我觉得,他其实只是想有人听他说话,仅此而已。

我觉得有些惊讶,惊讶与这位旷世帝王向我展现出来的一切不同风貌。

他深情,竟为了结发妻子的逝去半年不曾踏足任何一位嫔妃的房间,还写下多首诗句悼念她,虽然我的品味不足以体会其中深奥的内涵,却也能感觉到里面包含的思念。

他慈爱,虽然平日里忙于政务,他却还是尽可能地抽时间来看孩子。他曾透露出一些对于今后皇子教育的安排设想,很是详实。

他精明强干,二十岁的年纪,运作着一个国家,面对种种问题,他始终表现得举重若轻,镇定平静,偶尔发怒,也能很快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果断坚毅,除了那一次表现出了些许的犹豫和彷徨,我再不曾见他质疑过自己的决定。

同时,他也接受反对的声音,并且能够认真的思考。我不止一次听他讲到奏折里的不同意见,然后看他来回踱步,反复权衡比较,直到最后定论。

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雄厚,吐字不疾不徐,稳稳当当,声音不大,却每一个字都不容你忽略。

他很博学多才,各种典故诗篇,地方风物,信手拈来,娓娓讲述,却只听得我如痴如醉,恨不得身临其境才好。

我尤其震撼于他知识的丰富,以及那种勤奋好学的精神。数学、几何、天文、地理、历法、外语……即使在我这个“未来人”看来,他也几乎是无所不知的。应该说,他不仅知道,而且都很精通。

渐渐的,晚上守着太子的摇篮成了我最喜欢的工作,我开始隐隐的期待那抹明黄色的身影出现,期待他带来的新的见闻和感悟……

……

冬去春来,过了三月,天气就渐渐热起来了。

“德宛姑娘,阿哥睡了没有?”

李德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忙抱着保成迎了出去。虽然当日,皇帝在皇后面前亲口承诺,这孩子将是太子,但一日不得册封,我们也不敢明着叫,仍以“阿哥”呼之。

“没睡呢,今儿在太皇太后那儿吃了不少点心,怕他积食了,不敢现在让他睡。”

“那正好,皇上让奴才来看看,若是没睡,劳烦姑娘带阿哥去书房见见。”

“嗯,奴婢给阿哥套件衣裳就来,谙达稍等。”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将手舞足蹈的保成放回床上,给他穿外衣。

从年初开始,皇帝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只能看到儿子睡着的样子,有时候白天得到空闲,便让李德全来传我们过去,在御书房待一会儿。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看到皇帝坐在龙书案前哄孩子的。威名赫赫的康熙大帝,抱起孩子的时候,也不过是个慈爱的父亲罢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任由那孩子拨弄书案上的纸笔,却也有趣。

他对这个孩子,真不是一般的宠爱啊。

御书房的东西,不可以随便乱动。

这是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李德全特意交代了又交代的。

不是怕弄坏了东西,而是里面很多军机要事,兴许你随手碰着的哪个折子里头,就是重大的机密。

“九年的时候,御书房原本有个宫女,平日里也很聪明伶俐,就好摸摸弄弄的,万岁爷的书啊什么的,都敢拿出来翻。说起来,也是她的机缘,有一日打扫书房,却偷偷翻皇上的书,可巧皇上下朝回来的早,竟看见了。那日也是心情好,并不追究,还跟她聊了两句。那丫头嘴巧,倒是哄得皇上挺高兴。”

李德全慢慢说,我知道他是在教我,于是用心听着。

“咱们做奴才的,主子给个笑脸,这是荣耀,却不能自己不知分寸。向来伴君如伴虎,一点儿都疏忽不得的。后来,皇上命都察院纠察大臣们的端行,那都是密折,她却也去翻弄,结果雷霆大怒,直接就让人拖到大牢里去了,后来听说给赐死了。这就是自作孽了!”

李德全说着,叹口气,摇了摇头。

我听着李德全唏嘘,脑子里却胡思乱想起来。

书房……看书……邂逅……

多熟悉的桥段?莫不是穿越的前辈吗?

若放在哪个大户人家,书香门第,这一招兴许就成就了一段佳话。可放到国家最高办公机关里,却行不通了。

可惜……可怜……可叹……

“哎哟,小祖宗,这个可不能吃!”

耳边李德全的声音传来,我回过神,就看他正小心翼翼要从保成手里把一本奏折拿走,对方却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抓着那黄色的本子不放。李德全不敢用力,只好僵持着,小心地哄保成放手,孩子的爹却作壁上观,乐呵呵地看热闹。

我看李德全弓着腰在那里,汗都要下来了,便过去给他解围。顺手拿了一块枣泥糕,朝保成晃了晃:

“阿哥,吃块点心吧。”

其实小孩子都是一个样子,他看李德全要拿他手里的本子,就定要跟他抢,拿个别的分散一下注意力便好了。

果然,保成看了看香甜松软的糕点,又看看手里那硬邦邦的折子,两相对比一下,放开了手。

李德全忙捧着折子退开,去一旁整理书案。我看皇上没有让我抱开保成的意思,只得到跟前蹲下身子,将糕送到他嘴边。

糕到了跟前,保成却不吃了,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盯着我,突然狡黠的一笑,将我托着点心的手一推,我手臂一晃,那块枣泥糕就送到了皇上嘴边上。

我的眼顺着点心转过去,正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正看过,一下子愣了,想缩手却又觉得不合适。

“呃,嗨哟,瞧瞧咱们的皇阿哥哟,多孝顺,这么小就知道有点心要先孝敬皇上呢!”

到底还是李德全,呆了一下立刻醒过来,忙拿话调剂。我被他一提醒,也醒悟过来,正想找个小碟子把这块糕装上呈过去,那人却已张口,就着我的手咬了一口。

“咯咯……”

保成看自己父亲吃了点心,立刻高兴起来,笑个不住。我却是脸上烧得发烫,忙抽回手。本想赶紧退开,哪知对面那小祖宗却还嫌折腾得不够,拉着我的手不放,非要坐在自己父亲的腿上吃点心,我只得目不斜视地蹲在那里伺候这大爷细嚼慢咽,却总觉得有一道压迫感十足的视线一直在身上,让我脸上的火热始终无法消退。

“宛儿……”

突然,皇帝叫了我一声,轻柔的,好像叹息一般,我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脖颈,忍不住轻轻战栗了一下。

“皇上。”

眼角瞟到他的手朝我伸过来,我忙一侧身,低着头跪伏下去。

“差不多到阿哥午睡的时候了,让奴婢带阿哥回去吧。”

皇帝盯着我的头顶许久,沉默着,过了一会儿,轻轻嗯了一声:

“去吧。”

1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