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送走了家人,我一边往乾清宫走,一边脑子里却乱哄哄的。

一会儿怪白启太痴心,一会儿又恨卫小婵有意引诱,一会儿却又把心思转到了纳兰那里,只觉得五味杂陈。

正走着,眼睛却看前面两个人正拉扯,男的一身大内侍卫的衣服,背对着我,女的却正是惹出许多事端来的卫小婵。只见她正小心翼翼地说着什么,手里捏着个荷包,似要送给那男人的样子。

男的好像不耐烦地推开了她递过去的东西,转过身来,看到我,却是一愣。

我也一愣,竟是隆科多。

自打上次不欢而散之后,也有一年不曾见过他了。如今再见,却只觉得越发的魁梧威严,原本狂傲张扬的气息却内敛了许多,真真是成熟了不少。

“大人吉祥。”

我见了他,便想起那天佟妃硬套镯子的作为来,心里便有几分不自在,又看他跟卫小婵搅合上,越发觉得别扭,心里头闷闷的,于是也不多说,朝他略蹲身行了个礼,迈步就想离开。

哪知他却几步抢到前面,拦住了我的去路。

“丫头,你等等。”

我被他拦着,走不得,只好低头站着,却不愿意看他。偏他拦下我,却也不再说话,傻站着不动。等了一会儿,我却不耐烦起来:

“大人可有什么吩咐?若是没有,奴婢就告退了,小皇子那里还要奴婢赶紧回去伺候呢。”

“丫头,我……我姐姐那事儿,不是我的主意,你别生气。”

隆科多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憋出一句,却是我最不愿意听的。

“奴婢却不知大人说的是哪一件事。佟妃娘娘是主子,奴婢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生主子的气。”

我硬邦邦地回了一句。隆科多半天没说出话来,末了叹了口气:

“算了,那事算我错,可我的心思,你总要明白才好。我还在当差,不好再耽搁了,这个,你收着。”

说着话,一样东西递到面前,却是一把精雕细琢的白玉梳子。

我盯着那梳子,却不接,他见状,便拉起我的手,硬把梳子塞给我:

“下个月你生日,我要跟着万岁爷去祭陵,到时候怕是赶不回来给你祝寿,先送给你。”

停了停,又道:

“那事你既然不愿意,全当我没提过。只是我的心意,你却该明白,今后你若没那心,我也绝不再说这话了,咱们还跟原来似的,好不好?”

听他这么赔小心,我心里却忍不住叹息。

隆科多,你这话,是安慰我,还是安慰你自己呢?那一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了,我们还怎么恢复过去那样轻松的相处?

见我始终不说话,隆科多终于还是只能叹口气,走了。

我待他离开,抬头,却看卫小婵竟还远远地站着,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我,眼神很是古怪,一时间竟看不透她的心思。

也不知刚才说的话,让她听去多少。

我心里思量着,回想一番先前和隆科多的对话,其中倒没有什么不妥的,才稍稍放心。见我看她,卫小婵竟然朝我笑起来,又慢慢凑了过来。

“姐姐好福气,入宫才一两年的功夫,竟是处处都有脸面,连一等侍卫都和姐姐交情这么好。”

我见她笑,却想起白启那亮晶晶的眼睛,心火却是一阵一阵上涌。

“福气?我倒没觉得自己有福。才我弟弟才被人挑唆了,闹着要去参军呢。”

她听我这话,居然面不改色。

“白启兄弟有上进的心,姐姐该高兴才是。我虽然没见他几次,却也觉得他是个实心实意的好人,打从心里盼着他好。”

盼他好?我看倒是盼着人家能让你过得好吧!

“他今儿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以后有机会关照你一下。”

我眯起眼睛,朝着卫小婵扯出一抹假笑。果然,她眼睛一亮。

“我就说,他是个好人,总惦记着我。不过姐姐也向来是最有善心的,大家姐妹一场,自然都不忍心看妹妹在洗衣局里受苦。”

“宫里的人事调动,却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冷笑一声,吊足她胃口。

“姐姐如今的本事,相信这点小事断难不倒您。”

卫小婵绽放出艳丽的微笑,炫目得如同火红的罂粟。美丽,却有毒。

“白启总说,姐姐与他最是亲近,什么都替他着想,想来也是舍不得他到了前线也不安心的。”

威胁!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

我气得攥紧了拳头,免得一时克制不住,一巴掌扇到她脸上去了。深吸两口气,压下火气,我才又开口:

“你在洗衣局里受苦,他自然不安心。不过我要是把你弄出来,让你四处给御前侍卫送荷包,只怕他更不安心,倒不如还是呆在洗衣局里的好。”

卫小婵大约没想到我竟舍得下让白启失望,一阵错愕。我看她的样子,不由得快意,只觉得出了口恶气,却越发克制不住自己,竟凑到她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过你放心,这声‘姐姐’也不是白让你叫的。回头姐姐自会替你打点,以后只让你在洗衣局里呆着,断不会劳动你在宫中各处跑腿了。你就安心在那里,等白启立下战功,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再来求娶你吧。”

卫小婵被吓呆在当场,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理她,丢下她站在那里,自己走了。

一边走,一边就忍不住笑起来。眼睛又涨又涩,却始终没有一滴泪流出来,嘴里的苦味越来越重,苦到我想要呕吐。可偏偏这样,我心里却又觉得可笑。

原来,我也会耍弄心眼的。拿话把自己弟弟糊弄住,让他乖乖按我的意思行事。

原来,我也能算计心机的。跟卫小婵虚与委蛇,言不由衷,却在话里挖坑给她跳。

原来,我也懂仗势欺人的。用身份压制,用权力迫害,只想让不喜欢的人抬不起头。

纳兰,纳兰,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单纯、没心机、直来直去的宛宛了,现在的我,你一定不会喜欢了吧?

……

回到乾清宫,吃饱喝足的保成正在精力十足地折腾。他如今走路虽还不稳,爬得却是快,一不留神就不知钻进哪里去了。偏太皇太后却不让拘束了他,只命人把地上各处收拾干净,凡是能磕碰着他的物事一应收起来,就随他爬去。

见我进来,他立刻笑呵呵地朝我爬过来。我弯腰将他抱起,顺手整理他的衣服。

“宛……”

突然一个细细软软的童音冒出来,我便是一愣。四下看看,却见周围毓秀和夏嬷嬷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这边。

莫非……

我慢慢将目光调回到保成身上,他黑黑的眼珠子正盯着我,突然抬手摸到我脸上,咧开嘴狡黠地一笑:

“宛宛!”

毫无预警,眼泪就夺眶而出,我抱着小皇子,哭得稀里哗啦,不仅把夏嬷嬷她们弄得摸不着头脑,连我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说不清,到底哭的是什么。

20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