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宛宛!”

胖嘟嘟的保成端坐在太皇太后的膝盖上,享用着一块菱角糕,突然扭头,朝我干脆利落地叫唤。

原本莺声燕语的坤宁宫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这位小祖宗。

自从他开始说话,这两个字俨然成了口头禅,每有要求,必定先叫这个。把我叫来了,却从不说到底要什么,连个表示也没有,只让人猜。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对这出戏最是喜欢,看得乐不可支。

“是不是渴了?”

“一准儿是热了!”

“可是要解手了?”

陪坐的后宫们七嘴八舌地猜测起来,努力表现她们对太子殿下的关心。就在不久前,皇帝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颁诏中外,加恩肆赦,正式册立皇子胤礽为太子。一岁半的保成,终于拥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字,以及一个辉煌的未来。

我走过去,先朝两位行了个礼,然后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一眼:

“请太子殿下张嘴。”

他得意洋洋地张开嘴,我一看,果然,有颗牙被糕点渣滓黏住了。

拿小玉签子轻轻挑下那块糕,小家伙立刻用力点了两下头,一副大爷做派。

“哎哟,原来是粘牙了啊。”

太皇太后乐呵呵地抱着保成轻轻晃了两下。

“咱们都猜错了是不是?还是你的宛姑姑最知道你!”

保成“咯咯”笑了一阵,毫不吝啬地给了他太奶奶香吻一枚,赢得一片赞赏喝彩,太皇太后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小孩子总是人来疯的,越有人起哄,就越爱闹。保成见自己的表现得到了欣赏,自然越发兴奋起来。突然扭身抓起一块点心,举在手里朝我叫:

“宛宛!”

“谢殿下,奴婢不饿。”

我答道。

他打出生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我怎不知那心思,他人小鬼大,别看话都说不清楚,却是什么都明白着呢,平时就最爱炫耀的,如今看有人对他的这个小游戏大为欣赏,自然少不得好好表演一番。

果然,听我这样说,歪着头,扯出一个“无齿”笑容,丢了那点心,却又拍了拍太皇太后的腿。

“谢殿下,奴婢不累。”

我暗中翻个白眼,太皇太后的大腿,他以为谁都能去坐吗?

“呼呼?”

“殿下午后已睡过了。”

“香香!”

“那个还早,要等夜里。”

“呵呵,这可真跟打机锋似的,咱们是一句也听不懂了。”

皇太后笑呵呵地抬手摸了摸保成的脑袋,眼睛转向我:

“你们才说的是什么?”

“回皇太后,太子体恤奴婢,问奴婢要不要吃点心,要不要坐着歇会儿,后来又问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洗澡。”

我低头垂手,毕恭毕敬地答完,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便一齐笑起来:

“瞧瞧,这要不是德宛,咱们谁也猜不出来的。”

“是什么事儿让皇祖母和皇额娘这么高兴?倒是让朕也乐和乐和。”

低沉好听的声音入耳,我却是一抖。

上次从御书房回去后,我便开始躲着他了。

这人太过耀眼,太过迷人,只要接近,就让人无法控制地被吸引。可他却又太高不可攀,我只是苟活在角落里的卑微蝼蚁,纵使再欣赏太阳的光和热,却也没有飞蛾扑火的勇气。

所以,我选择远离诱惑。

圣驾来了,众人自然忙着见礼,皇帝倒是很自然地凑过去,先给两位高堂见礼,然后顺手将保成抱了起来。

“我们正说啊,这保成跟德宛可真是亲,简直就好像心有灵犀似的。”

太皇太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孙子抱着重孙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皇祖母说得不错,在保成的事儿上,宛儿确是极尽心尽力,保成是一会儿也离不开她的。”

做父亲的一边说话,一边用手臂颠了颠他儿子,逗得他咯咯笑,自己也跟着笑咪咪的,那带笑的眼神送我身上滑过,我心里突突跳了两下,忙低下头去。

“宛儿……”

太皇太后品味似的把这两个字咀嚼一番,却是笑了出来。

“好久没听人这么叫她了。”

也不知为什么,听她这样说话,我的心突然悬了起来,一阵发慌。好在她并没有继续说什么,我才渐渐又定下心。

皇帝来了,后宫的佳丽们顿时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我此时已退回到角落里,看着她们努力想引起主宰者的注意,心里越发坚定了自己当初的决定。

也许,这位年轻的帝王魅力无边,有着无法抵挡的吸引力,但却如同河豚一样,美味无比,但也剧毒致命。争夺这块美食的鲨鱼已经够多了,我这条小杂鱼,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角落里比较好。

突然感觉似乎有人看我,我反射似的抬头,却对上了钮钴禄氏的眼。她坐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中间,安静高傲得仿佛一朵高岭雪莲。

我与她遥遥相望,片刻,她突然朝我高深莫测地一笑,却掉转了目光,不再看我。我有些茫然,看着她那里,却参不透她的玄机。就在这时,旁边的佟氏却看了过来。我在她探寻的眼神碰到我的瞬间低下了头,不和她视线相交。

也不知是不是上次金镯子的事情给我留下了太过强烈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我到现在见到这位甜美娇柔的佳人时,都控制不住地从心底排斥。那种感觉,不同于当初对皇后娘娘的敬畏,更多的,是一种近乎于本能的排斥式的惧怕。

皇帝被太皇太后留下用晚膳,后宫们却在皇太后的带领下,齐刷刷地行礼告退。我左右张望,试图和皇帝怀里的保成做一个眼神交流,让他对我投怀送抱。只要把太子殿下抱回手中,我便可以找机会也告辞了。

可惜保成大爷沉醉于皇帝的怀抱,对我置之不理。我到底还是没能逃脱,被留下来伺候当今最尊贵的一家子用餐。

本以为我只有照顾好保成就可以了,谁知太皇太后一句话,打破了我的希望。

“李德全跟着皇上也跑了一天了,怪辛苦的。今儿个哀家做主,你下去歇会儿吧,让德宛伺候皇上用膳。”

“嗻!奴才谢老佛爷体恤。”

李德全愣了一下,扭头看我一眼,谢恩下去了。

我此时避无可避,保成的奶娘已经被从乾清宫传过来,把他抱下去照顾了,我只得听命,上前给万岁爷布菜。

一顿饭,祖孙俩吃得其乐融融,我小心翼翼总算没出什么差错,等他们放下筷子,忍不住偷偷吁了口气。

伺候着皇帝漱口,净手,再递上温热的毛巾擦手、擦脸,最后送上新沏的茶水,用餐总算告一段落。

我正准备再次退回角落,太皇太后却笑盈盈地朝我招手,唤我到她身边去。

“过来,到哀家身边儿来。”

我别无选择,只得舍弃万分想念的墙角,走到她那里去。因为没有了后宫嫔妃,太皇太后与皇帝都随意了许多,两人分坐茶桌两边,离得极近。我走到太皇太后跟前,距离皇帝也就不过两步远。

“说起来,这孩子跟咱们皇家,渊源倒是极深的。”

太皇太后拉起我的手,轻轻抚摸了两下,却是扭头跟皇帝说话。

“哀家跟你皇额娘都是极喜欢她的,这就不用说了。当初你那皇后在的时候,也是多一会儿都离不开她,最后连太子都托给她,这份情谊得有多难得?偏这孩子也有担当,这么年轻,事事妥当,竟是没有人不放心的。”

皇帝连连点头,却是唏嘘。我听着自己被称赞,心里头却是一丝儿的欢喜也没有,只是一阵比一阵的慌,总觉得有事。

17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