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就在这时,太皇太后的话锋一转:

“这几年事多,始终不曾大选,后宫里也许久没添个人了。如今我瞅着,皇上身边,也得有个知冷知热的妥当人伺候着才好。”

太皇太后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我的手背,她的手很暖,柔软而干燥,我却只觉得一阵寒气慢慢包围了自己,却不敢发抖,只能咬牙挺着,努力克制着不把手抽回来。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孙儿但凭皇祖母做主。”

我的心一点一点沉重起来,却只觉得无可奈何,恨不得昏过去才好。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从自己手上褪下一个碧绿的翡翠指环,却套上我的手指,然后举起来给皇帝看:

“皇上瞧瞧,宛常在的手指头又细又白,配上这戒指,多好看。”

“孙儿谢皇祖母。”

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都随着这戒指被套起来了,不会运转,不懂思考了。麻木地看着皇帝伸手握住我那只手,然后跟着他的动作,朝着太皇太后跪了下去,木偶似的磕头谢恩。

“奴婢谢太皇太后恩典。”

“嗯,好。”

太皇太后满意地点头。

“若没别的事儿,皇上就先回去准备准备吧,让宛常在陪哀家再说会儿话,一会儿定把人给皇上送回去。”

……

保成被太皇太后留下,说是让乳母陪着他在慈宁宫住一晚,我被慈宁宫的小太监护送回到乾清宫。

一进门,夏嬷嬷带着一院子的人,已经跪在那里迎接,齐声道喜:

“给宛常在请安,恭喜宛常在。”

这声“恭喜”,听在我耳朵里简直就是讽刺。

心里在哭,脸上却不能有任何表示。因为在别人的眼里,我无疑是幸运的。

虽然只是个比宫女身份高级些的常在,却是太皇太后亲赐的,连戒指都是她老人家亲手给带上的,这就是天大的荣耀了。

大总管李德全亲自带着人过来给我收拾了房间,竟是照着新房布置,不仅插上了龙凤蜡烛,更让人从桌布到帐褥一色换了大红。他不说,大家心里都清楚,没有皇帝的命令,他哪里敢这么做呢?

随后,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赏赐又到了。

太皇太后赏了一对玉如意,另还有些金银首饰。皇太后送了一个白玉盘,上面放着红玛瑙雕的石榴,裂开的红棕色石榴皮下露出一排艳红的石榴籽,惟妙惟肖。

“石榴多子,皇太后这礼真是好兆头。”

晚上,沐浴更衣后,夏嬷嬷在镜子前给我梳头,陪着我等着皇帝的到来。

“常在好福气,皇上,皇太后,太皇太后都心疼你,日后再生个皇子,就四角俱全了。”

从铜镜里看着她认真梳理我的头发,我的眼泪却开始往下淌。

“常在……”

“嬷嬷,别叫我这个。求您了,我没想……”

“你这傻孩子。”

夏嬷嬷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梳子,将我搂进怀里安抚。

“嬷嬷知道你没有那个心,可皇上看中了你,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看中了你,这就是你的命了。”

她拍拍我的背,给我擦干眼泪,又重新给我梳头。

“当初皇后娘娘也有过这念头的,跟我都说过,可后来看你确实不愿意,也就作罢了。如今到底还是成了事,可见这就是注定的。皇上待你,依我看,也是在意的,别的不说,你就看看这屋子的布置,心里想必也明白。你如今不必多想,顺其自然就好。”

梳通了所有的头发,夏嬷嬷又拿起香粉给我轻轻擦上,掩盖住刚才的泪痕。

“扣扣。”

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传来一个太监通报的声音。

“嬷嬷,李总管让奴才来告诉一声,皇上已经从御书房出来,正朝这儿走呢。您和常在可都预备好了?”

“就好了,就好了。”

夏嬷嬷忙答应一声,转手却拿起胭脂,给我的嘴唇和脸颊擦上少许。然后,她深吸一口气,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

“德宛,这话,嬷嬷只说一次,你听好了。”

夏嬷嬷的声音很低,口气却非常的严肃,一如她的表情。

“嬷嬷是过来人,知道你心里有个人。这人是谁,咱们且不论。可你要记得,不管你过去多喜欢他,多念着他,从今晚开始,你得把他忘了,要忘得干干净净的。以后,你心里,眼里,想的,念的,只能是皇上。”

我突然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想要说话,嘴唇却抖得吐不出一个字。夏嬷嬷看我这样,用力晃了我两下。

“嬷嬷不是吓唬你,你定要忘了他才行。若是忘不掉,想想你自己的性命,想想他的性命,想想你家里人的性命。你命中注定要做皇上的人,那就得认命。皇上就是天,逆天,是没有好下场的。”

敲门声又起,太监在外面急声催促:

“嬷嬷,好了没?皇上就要到院门口了!”

“好了!”

夏嬷嬷拉起我到床前,按着我坐好,打量一下我的样子。

“嬷嬷得出去了。刚才的话,你记好了。”

说完,轻轻摸了摸我的脸,叹口气,开门出去了。

我独自坐在那里,瞪着手指甲上被染上的鲜红颜色,却只觉得好像是我心头的血。脑子里突然响起太皇太后在慈宁宫里跟我说的话。

“德宛啊,知道哀家最喜欢你什么样子吗?”

送走了皇帝,我回到太皇太后身边,等她训示。可她却只坐在那里品茶,好一会儿,才说了这么一句。

“奴婢不知。”

“哀家啊,最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简直就像草原上的太阳那么灿烂,好像能把屋子都照亮似的,任谁看了,都会跟着高兴起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起这个,只好沉默着等她的下文。

“可是,从哀家把你给了皇上,你就一丝儿笑脸都没有了,可是不高兴?”

“奴婢不敢。”

“不敢?那也不是高兴的啦。”

太皇太后轻轻用盖子刮着茶叶,慢条斯理地说话。

“也难怪你,哀家知道,你从来都没那攀龙附凤的心。”

盖子和茶碗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哀家喜欢你这种性情,有自知之明,守本分。可也就是因为你没有那心思,哀家才选了你。这后宫里,从来都不缺野心勃勃的女人。”

面对我的沉默,她一点也不在意。

“后宫里那些女人,个个背后都有家族,个个心里都有算盘,皇上在她们那儿,也是不能省心的。皇上如今很辛苦,哀家想让他有一个能安心休息的地方,你是最好的人选。太子喜欢你,皇上也喜欢你。你没野心,你家里人也没什么野心。你又够聪明,能知道皇上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样,皇上去你那儿,才最舒坦,最轻松。”

我低着头,听着她的这番好像货比三家的论述,似乎在论证为什么我雀屏中选,心里却是一片麻木。

“德宛,哀家跟你说这些,不是在跟你讲道理,也不是在说服你。只是让你知道,哀家选了你,是要让皇上开心的。”

话锋一转,太皇太后的语气郑重起来。

“哀家不在乎你愿意不愿意,高兴不高兴。哀家在乎的,只有皇上和大清朝。皇上高兴了,大清才能稳定昌盛。”

这位大清国最有权势的女人站起来,走到我跟前,用套了护甲的长手指抬起我的下巴,强迫我与她对视。

“所以,记住了,哀家要皇上开心,要大清昌盛。哀家要你,用最灿烂的笑容去迎接他,去给他安慰,去让他舒心。”

门口传来响亮的请安声,房门被推开,明黄的龙靴迈进来。

我慢慢抬头,看着这位大清的主宰朝我走近,在他伸出手的一瞬间,我笑了。

戴铎又说对了,不管我怎么挣扎,怎么努力,我终于还是逃不过所谓的宿命。我的前程在宫里,我注定了要做皇帝的小老婆。我的命运轨迹,到了这时候,已经很清楚了。

我,乌雅氏的德宛,今天的宛常在,日后的……

……德妃……

 

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