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一晃神的功夫,他却拉起了我的手,手指抚摸那枚翡翠戒指。

“太皇太后、皇太后和朕都赏了首饰,怎么一样都不见你戴?不喜欢?”

“首饰上面多少带些棱角,太子还小,怕伤着他。”

我垂下眼,努力不让自己去看那越来越靠近的人。

“嗯……”

他的气息从我脸上拂过,带着炙热,顷刻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模模糊糊听他似乎说了句话。

“……回头,传你额娘进宫来见见吧……”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他已经上朝去了,梳洗完了去看保成,发现他也已经醒了,正让奶娘给穿衣服,不由得松了口气。

小孩子忘性大,不过一天一夜,便再没了先前的一切烦恼。

就在这时候,李德全来了,又捧了个托盘,送到我面前。

“常在,这是皇上送给常在的。”

我奇怪于他的用词,“送”,不是“赏”。

掀开红布,里面只有一只碧绿的翡翠贵妃镯,两指宽,通翠欲滴。这镯子我认得,是以前皇后娘娘在的时候常戴的。

“皇上说了,这镯子圆润,让常在放心戴着。”

皇帝都这样说了,这镯子我是非戴不可的。谢过恩,拿起那只镯子套进手腕,保成在我怀里,伸出小手摸它。

“保成,等你以后成婚的时候,姑姑把它做贺礼,送给你媳妇儿,好不好?”

……

才过完年,李德全就跟我说,皇上让他安排我额娘来看我。我听了这话,只觉得脸烧得要炸开一般。心口,却隐约泛起丝丝的甜来。

因为有大总管的交代,这次额娘居然直接到了我的住处,给他引路的,是久违的苏培盛。他又长大了不少,虽然还穿着末级小太监的衣服,脸色却很不错,也精神,眼神里透出一股子精明干练的聪明劲儿,见了我,竟不喊常在,还是磕头叫姑姑。

“小盛子给姑姑请安。”

那声姑姑叫得,让人听着就觉得他是从心里透出来的高兴。我每次见到这孩子,都觉得有缘,如今看他这样好,也是开心。

我照例赏他银子,又让毓秀装了一匣子精致的点心交给他。

“我这里不得闲,既然你来了,倒想劳烦你帮个忙。”

“不敢不敢,姑姑有什么吩咐,尽管交待奴才去做。”

“好,这里有一匣子点心,你替我送去给大总管李德全,就说是我谢谢他,他自然明白。”

我看苏培盛小心地接过那盒点心,又交待一句:

“你拿去,要亲自送到李总管手里。”

苏培盛抬头看我一眼,眼神里满是感激,看来是明白我的意思了。我于是点点头,让他下去。

李德全是皇上身边的近侍,如果能入得了他的眼,今后自然平步青云,对于太监来说,这是最好不过的出路。苏培盛这样的小太监平日是没有机会接近这位大总管的,如今我出面替他铺了条路,后面怎么做,却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苏培盛走了,额娘才过来要行礼,却被我一把拉住了。

“额娘……”

本来打定主意,一定要笑的,可真看到她,只吐出两个字,我已泣不成声。

从进入这个身体,接替了德宛的生活,我如今,已是将她完全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依赖和信任。

“你这孩子啊……”

额娘长叹一声,将我搂在怀里,让我尽情的哭。

哭了许久,我渐渐收敛,平静了下来,拉着额娘坐下说话。

“消息是跟着皇上的赏赐一起传到家里的,我和你阿玛都吓了一跳。”

额娘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我的神色,见我没有任何不悦的样子,才接着说了下去。

“要不怎么说,这人的命,天注定。以前你小的时候,也有算命的跟我说,你天庭饱满,日后必定尊贵的。”

我不想听着种话,于是岔开话题。

“额娘,白启现在,好些没有?可还闹不闹了?”

“嗯,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

额娘一下子高兴起来。

“我和你阿玛商量着,准备最近什么时候给白启说门亲事。正好这次见着你,也听听你的主意。”

十五岁的男孩儿,定亲的大有人在,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

“他能肯吗?”

“想来不是难事儿。如今啊,我看白启倒是把那个宫女抛在脑后了。”

额娘越发兴奋起来,突然做出神秘的样子,凑近我低声说道:

“你不知道,咱们白启已经是大人了,他房里的丫头都……”

额娘掩口笑起来,我先一愣,随即领悟,不由得有些意外。

“他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也是那孩子的造化,才在宫里头当差没两天,竟认识了佟国舅家的长公子,还颇投缘,竟时常拉着他到处开眼界。”

隆科多?白启怎么会跟他凑到一起?

我心里千回百转,额娘却不知道,只欣喜于儿子的成长。

“起初,我和你阿玛也担心来着,怕他在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学坏了。可后来看看,这孩子倒是懂事不少,人也稳重了,早前那些个疯话也不再提了。”

“哦……”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心里却转开了念头。

隆科多,白启,卫小婵,这三个人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

卫小婵似乎舍了白启,想要引诱隆科多。谁知隆科多不仅没看上她,连带着把白启也拐得变了心思,她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隆科多为什么会跟白启有交集了?一个御前侍卫,一个护军营的兵勇……

“……你要是觉得可以,回去我跟你阿玛就把这事儿定下来了。”

忽听得额娘的话,我猛地回过神来。

“什么事儿?”

额娘看我一眼,似乎有些嗔怪,但还是又重复了一遍。

“额娘是说,白启的婚事,若你也觉得可以,回去咱们就定下来了。”

我听额娘把相中的女孩儿家描述一番,心里却没什么定论,沉吟一下,才说道:

“这事儿到底不小,我看还是先问问白启自己的意思才好。毕竟成家过日子,总是不顺心也不合适。”

额娘点头:

“还是你想得周到,只是这话,可得你来问。你们两个向来亲近,他最听你的。那家的姑娘我是见过的,绝对旺夫益子的面相。”

我答应了这事儿,让额娘回去往内务府递条子,她于是欢天喜地的走了。

额娘走后,我独自坐在屋里沉思不已。

白启跟隆科多拉上了关系,不管这关系是深是浅,他都和佟家挂上了钩。白启是我弟弟,隆科多是佟氏的弟弟,于是,我和她,如今都在后宫……

前阵子钮钴禄氏的话又浮上心头。他们如今的作为,是不是也有那层意思在里面呢?

难道,我真的无法置身事外不成?

20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