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如今都知道,东暖阁的宛常在恩宠正隆,不仅离圣驾最近,还养育着太子,背后又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撑腰,一般的妃嫔见了,都要客客气气地陪个笑脸。因此,我见白启的事情安排得很快。

额娘说得不错,白启比上次见的时候,确实成熟了许多。

“额娘和阿玛有意提你安排一门亲事,来问我的意思。我想着,你岁数还不大,这事儿倒不必急,却不知你自己怎么想的?”

“不就是个女人嘛,门户相当,娶回来能过日子就行了。”

白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种好像买东西那么随意的论调让我有些不悦起来。

“你当初死活要上战场,挣得功名求娶卫小婵,也是抱着这心思?”

白启愣了一下,似乎无法理解我为什么突然提起她,又可能是他不能明白为什么我的语气突然变得那么冲。

“怎么好端端的又提她呢?你们……你们不是都不想我跟她好吗?”

白启无辜地看着我,眼睛眨啊眨的,好像在谴责我的反复无常。我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于是胡乱找个理由:

“你为了她闹得天翻地覆,把阿玛气成那样,要进宫来找我评理。这才几天啊?你就变心了?”

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对卫小婵产生了同情。

“这怎么能说是我变心呢?是她先不愿意要我的!”

白启显然不能接受这个指控,跳起来辩解。

“天涯何处无芳草,以前我没见识,只当她是仙女儿般供着。原本难得见一回,可她还整日里拿捏着,端着架子,倒像有多尊贵似的,正眼都不瞧我。我如今也开过眼界了,这世上漂亮的女人可不止她一个,我堂堂男子汉,好歹也是个爷,还被她嫌弃不成?”

言语间,竟已是对卫小婵不满了。

这世上从来不缺漂亮女人,尤其是勾栏院里,那里的女人美丽且风骚,又懂得笼络男人,白启这样的少年自然是抵挡不住的。他已经见识到外面世界里的姹紫嫣红,品位过温香软玉的娇声奉承,体验过被翻红浪的销魂快感,那看得见摸不着的卫小婵,自然就没什么吸引力了。

可叹,可笑。

卫小婵想以自己的美色和肉体作为筹码,博一番富贵荣华,却没想到最后却是败给了其他女人的美色和肉体。咎由自取,但也着实可怜。

不过,白启方才那番话,却着实让我听出了另一个人的风格。

“这些话都是隆科多跟你说的吧?”

白启嘿嘿笑了两声,用手摸摸后脑勺。

“隆大哥懂得东西真多,我跟着他,长了不少见识。”

“哦?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了,就是讲他当年怎么助皇上擒鳌拜的事儿,还有些御前侍卫的事儿。剩下的,也就是跟我聊聊你的事儿。”

这话让我心里突突一跳。

“我的事儿?他干嘛跟你聊我的事儿?”

“咦?你们不是很熟吗?”

白启看了看我,竟有些茫然起来:

“不是你拜托他关照我的吗?他说跟你相熟,是你把我托付给他的。他知道不少你的事情,阿尔泰也认得他,先头还替你来家里报平安……”

“那你都跟他聊了些什么事儿?”

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拉着白启追问。

“没什么了啊,都是些咱们小时候的事儿……”

白启愣头愣脑地摸着自己的头顶,突然,脸色一变。

“阿姐,我……我好像有回喝醉了,跟他说起过你跟成德哥以前的事情。不过那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应该不会有事吧?”

一听这话,我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人险些昏倒。可看着面前慌慌张张的白启,我却不能放任自己,好容易稳住心神,摆摆手让他冷静。

“这事儿我自有主张,你再不许跟别人说起,尤其是额娘。”

我把白启叫到面前来,仔细交待。

“阿姐,我是不是说错话,给你惹麻烦了?我没想到你会嫁给皇上……”

白启哭丧着脸,惴惴不安起来。

“阿姐,我错了,今后再也不喝酒了。还有那个隆科多,我也再不理他了。”

白启拉着我的手,赌咒发誓。我拍拍他:

“倒不至于,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别怕。”

我心里其实也没谱,但却不能在白启面前露出来。到底,我还是愿意相信隆科多的为人,他这人,总还是光明磊落的。

“我看他对你,也并没存什么坏心思,很不必那样。只是,如今你既然已经有了房里人,就是大人了,凡事自己留个心眼,说话办事前,都细想想再行事。做事要有个分寸,喝酒要有度,小饮可以怡情,喝醉了却是要误事的。”

白启点头不迭,眼巴巴瞅着我。

“至于你的婚事,额娘相中的那位姑娘,你若是喜欢,就娶了吧。若是不喜欢,就跟额娘说,再去找别家,也不好误了人家女孩儿的终身。只有一点,你定要记牢,回去跟阿玛和额娘也说清楚。”

我想了想,声音压低了些:

“不拘什么门第或者家境,只是不能跟钮钴禄氏或者佟氏扯上半点关系。若是可以,最好连纳兰氏也别沾。你跟阿玛两个,如今这样就很好了,于仕途上,很不必太要强,守着自家安分过日子才要紧。”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却看白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看我干什么?我才说的话,你记住没?”

“阿姐……我……我怎么觉得有点儿认不得你了呢?”

“又说傻话呢。你叫我姐,却又能不认得我了?”

“不是那意思。”

白启很认真地选择自己的措辞。

“我是想说,你现在给我的感觉,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歪着头,白启思考了一下,然后坚定的点头。

“真的是不一样了。你以前说话做事,都是干干脆脆,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想什么就说什么,噼里啪啦就过去了。可现在,你却能对着张太监那样的人说好听话。你知不知道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显得小心翼翼的?说一会儿,停下来想想,再接着说。过去你在家的时候,笑起来多响亮?多好看?阿玛总说,你笑起来的时候最漂亮。可现在,你笑得一点儿都不好看了。”

白启靠近我,拉着我的手,盯着我。

“姐,宫里的人都这样吗?不想笑的时候也要笑,不喜欢的也要说喜欢,总这么时时刻刻陪着小心,多累啊?你天天都得这样吗?额娘说你如今是尊贵有福的了,可要是你每天都这么活着,我宁可你还跟以前似的,虽然不够尊贵,可至少那时候你开心。”

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想告诉白启,其实我还是快乐的,却被他用手捂住了脸。

“你别这样笑,我不喜欢看。”

白启皱着眉头,手按在我脸颊上,轻轻揉了两下。

“难看死了。现在你们都这样,你也是,成德,不是,性德大哥也是,笑起来都好像戴了个面具似的,不是真心的。”

我是真的变了,变得连最迟钝的白启都看出来了。

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锤子重重的敲了一下,疼得眼泪历时滚了下来。我在眼泪涌出来的瞬间,用力拥抱住白启。把脸藏到他背后,不让他看见我哭。

“人总得长大,长大了就会身不由己。白启,我如今,已经注定一辈子要关在这宫里头了。看起来我是一个人在这里,可我身上,却系着咱们全家。我要在这宫里活下去,要你们在外面也好好的,就得照着这里的规矩来。成……纳兰公子也是一样,他身上,系着他家族的荣誉,他妻儿的未来,这些,都不轻松。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代价也就越高。我们如今都已经失去了随心所欲的资格,只能带上面具活着。”

如今我的成德已经不在了,这世上只留下一个纳兰性德,再跟我没有交集。我们,都没有选择,不得不改变。

此时脸上的泪已经干了,我才放开白启,双手扶着他的手臂,让他和我对视。

“你回去,跟阿玛和额娘说,咱们家如今就很好,和和美美的,也没什么烦心事,这比什么都强。我在宫里过得很好,并没有别的念想,让他们一定莫要动不该动的心思,你们都好好的,便是帮我了。”

白启看着我,若有所思。我知道要他一下子想明白这种事情不容易,也不说话,让他慢慢琢磨。

就看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突然醒悟似的,脸上阴晴不定,猛地,他一抬手,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发疯啊!”

我吓了一跳,忙拉住他的手,去查看被打的地方。

这小子手劲儿真大,打自己都这么没轻没重,一巴掌下去,顿时红肿一片。

2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