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又没说错。”

白启谄媚地笑着,凑到我跟前来,伸出一只手。

“阿姐,弟弟成亲了,你送我什么大礼?”

“羞不羞?哪有伸手跟人要礼的?你的贺礼,我不是早打发内务府送去了吗?还好意思再要。”

我笑骂一句,打他手一下,心里却难掩欢喜。看白启跟他媳妇这样,想来还是合得来的。

“那不一样!”

白启笑嘻嘻收回手去,晃晃头,一脸的肯定。

“阿姐你一准另备了礼给我。”

还真让他说中了。

我笑着瞪他一眼,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却朝弟媳妇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你们两个的喜酒,阿姐没福气喝到,今儿见了你,心里也是喜欢的。”

看她低眉顺眼小心翼翼的,我只好自己说话。

“先前那些,是大面儿上的东西,贺你俩新婚,这个,是阿姐送你的。”

我将一个首饰盒子递给她,里面是我挑选出来的几样金首饰。

“样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多少是我的心意,不拘怎样,你就收着吧。”

弟媳连忙又行礼谢恩,我还是拉起她来,不让跪下。

“自家人,在这儿就别讲这些虚礼了。以后这一家子,老老小小的,少不得要你操心受累,我在这儿,先谢谢你。”

听弟妹细声细气地答应一声,再瞧她看向白启时那含羞却又温柔的眼神,我越发放心起来。

以后,家里是真不用我操心了。

我还住在乾清宫,皇帝对我,说不上专宠,倒也从不曾冷落过。

除了我这里,他还常去钮钴禄氏那里,他喜欢跟她谈论诗文甚至政治,不得不承认,她的学识和见识,在这后宫里,无人能及。

另外,他也常去佟氏那里,那是他的妻妾,也是他的表妹,血缘和婚姻的双重联系,让他们两人分外的亲密,而且,没人能够替代。

还有纳兰氏,郭若罗氏,马佳氏,李氏……

时不时的,在他不来的日子里,我就会忍不住猜想,今晚,他是在哪所屋子里过夜呢?然后,一边压下心底涌起的酸涩,一边惊醒自己。

他是皇帝,是天底下最不可能专一的男人。

我……决不能对他动心……

平时的日子里,我只一心一意守着飞快长大的太子保成。

不到三岁的孩子,精力却已经十分旺盛了,每日里变着法儿地扑腾,几个大人都被他弄得疲于奔命。

他早已有了响亮的大名,叫胤礽。可我还是宁愿叫他保成,自欺欺人的认定,他是我用心呵护的宝贝,而不是今后那个苦命的太子。

康熙十六年二月,皇帝于南苑围猎。

他这段时间心情很好。

去年十月的时候,耿精忠终于气数耗尽,朝廷逐渐收复了浙江、福建、陕西等地。

几天前,又有喜报传来:吴三桂部总兵官关世荣等率官兵家口一万余人至赣州投诚;郑经部总兵赖鄂球率官兵一万余名投诚。

与三藩的对持局势逐渐扭转。

这次围猎的规模不小,形式上接近阅兵了,连内大臣、大学士、学士这类文臣都领命穿上了护甲皮衣。

满族虽然入关多年,平日里也多讲礼教,但到底崇尚的还是彪悍之风,现在出来围猎,后宫的女人们,除了有身孕或孩子太幼小的留在宫里陪皇太后,其余的都跟了来。大臣们大多也带了家眷,一时间,南苑猎场上莺声燕语,童音袅袅,好不热闹。

头一天到达,诸多事宜要准备,并不曾真的开始打猎,我没什么事儿,便带着保成四处溜达。

“宛姑姑,保成要骑马!”

经过许久的纠正,他总算不再叫我“宛宛”,如今穿着专门为他制作的猎装,倒也似模似样的,指着一匹高头大马,充满渴望。

我自然不敢让他去骑那一匹,忙让人牵了匹温顺的小母马过来。

保成并不介意马的大小,只要能骑上去就好。可他如今实在不轻,再加上厚厚的衣服和皮盔甲,我竟抱不动他。

“让臣来服侍太子上马吧。”

旁边有个声音插进来,我的心微微一抖,却还是平静了。

“那就有劳了。”

我退开两步,看他一双手托起保成,轻松地将他送上马背,保成欢呼不已。

已经有多久没见过他了?算起来,差不多四年了吧,日子过得真快。

我看着他小心地扶着保成在马上坐好,顺手为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动作极熟练。猛地忆起,他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呢。

嘴里泛起一股苦味,又被我咽了下去。

“宛姑姑,看保成!驾!驾!”

保成骑在小马背上,兴高采烈。纳兰在一边拉着马的辔头,防止它乱动,眼睛却朝我这边看过来。

“看到了,保成真威风。”

我随口哄着保成,眼睛却看他。

四年的时间,并不曾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那一双眼睛,我最爱的两泓秋水,却似乎干涸了。

纳兰,不知在你眼里,宛宛可是也变了许多?

“皇阿玛!”

保成突然叫了一声,我心里一惊,转过头,就看皇帝穿着一身骑射服,正大步走来。

“皇阿玛,看保成骑马!”

保成忙不迭地炫耀,惹得皇帝大笑起来,转头吩咐身边的人,叫人去把他的马也牵过来。

我和纳兰也都见礼,皇帝心情极好,先过来把我拉起来,又叫纳兰起身。

“性德啊,在侍卫队里,可还习惯?”

“谢皇上关心,臣一切都好。”

“好!”

皇帝朗声大笑,一手揽着我,一手指着纳兰道:

“宛儿可认得他?当年和你一起为皇后送嫁的金童,如今咱们大清有名的才子,纳兰性德。”

我勉强扯出个笑脸,却觉得别扭,忙到马跟前去照顾保成。纳兰立刻让开两步,同时朝着皇帝说:

“皇上过誉了,臣不过一介庸人,实不敢当。”

“你别谦虚。如今天下,谁不知你的纳兰词?朕可是听说了,天下文人名士,都以能与纳兰容若结交为荣!”

皇帝用力拍了拍纳兰的肩膀,哈哈大笑。

“不过,朕倒是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这‘容若’二字,是出自什么典故?”

纳兰低头抱拳,躬身行礼:

“回皇上,那并没有什么典故,不过是来自臣心爱的两句话。”

“哦?那你倒说说,却是哪两句?”

“有容乃大,上善若水。”

我的心猛地狂跳,忙低下头掩饰,怕身边那人觉察出什么。

皇帝揽着我,沉吟一下,立刻找到了出处。

19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