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嗯,一个道德经,一个金刚经,虽来处不一,放在一起倒也合得上。”

我一边拉着马,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突然就听保成大叫起来:

“宛姑姑来骑马!”

只见坐在马背上的保成,正探着身子朝我伸手过来。我忙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怕他一下子失去平衡。

“太子坐好,小心摔了。”

“上来!”

“奴婢骑得不好,不敢骑。”

“上来!上来!”

“太子别乱动!”

“上来!上来!上来!”

正纠缠,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了起来。我惊叫一声,身子一晃,就被人托到了马背上,正坐在保成身后。

我惊魂未定,却听一阵大笑夹杂着孩子的童音。再看,却是那对天下最尊贵的父子,正在前仰后合,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模样。

“皇阿玛也来!”

保成越发得意起来,提出新的要求。正好皇帝的马也被牵来了,他于是答应一声,翻身上马。

“宛儿,你带好保成,咱们慢慢走一圈儿。”

我用手臂圈着保成,拉起缰绳,跟在皇帝的马后面,看着纳兰让到一旁,垂手肃立,随着马的前进一点一点退后,终于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一错眼,却看另一边一个男人在不远处的帐篷前,正在整理马具,猛地抬头,却是隆科多。他浓眉下一双虎目,炯炯地看着我,毫不遮掩。莫名的,我心头却是一阵发虚,竟不敢正眼看他,一夹马腹,快步走开了。

……

第二天,围猎正式开始。随着一声长长的号角声,皇帝率先打马扬鞭冲了出去,八旗将士跟在后面,一时间,尘土飞扬。

我带着太子,跟着其他嫔妃们一起在帐篷里陪着太皇太后与皇太后看热闹,旁边还有一群亲王大臣们的福晋凑趣儿。

纳兰氏带着大阿哥也来了,小哥俩一起玩儿得极好,一点儿看不出日后会明争暗斗得你死我活。

今日的主要目的,不过是八旗兵马陪着皇帝跑一跑,展示一下勇士们弓马娴熟,顺便看皇帝射些猎物,算是讨个头彩。只见猎场上,一身战甲的皇帝一马当先,身后的骑兵侍卫摆着阵型跟着,井然有序地疾驰,瞧着也是很威风。

突然,不知哪里蹿出一匹枣红的小马,带着个一身红衣的人儿,直冲进马阵里,顿时将整个阵型破坏,猎场上便有些乱起来。后面的人看前面不对,忙策马冲上去,又有御前侍卫过去把皇帝围起来保护住,一时间,好好的马阵七零八落。

猎场里乱得莫名其妙,我们在外头看得也是摸不着头脑。

若说是行刺,这单枪匹马的,实在成不了什么事儿。何况马是小马,骑马的人,任谁都看出来了,是个女人。可哪里就冒出来这么个不知该说大胆包天还是没头没脑的女人,竟敢在皇上演兵围猎的时候擅闯呢?

很快,枣红马被制,骑马的人也被押住,可演兵到底被破坏了,气势磅礴地开始,灰头土脸的结束。

突然,帐篷里惊叫一声:

“天哪!”

大家转头看过去,却是裕亲王福晋,瞪着眼,捂着嘴,全身抖个不住。

“这是怎么了?”

太皇太后一问,那福晋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一迭声地请罪。

“臣妾罪该万死!”

“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嘛!”

太皇太后到底还是镇定,稳稳地坐着,问道。

裕亲王福晋跪在地上不起来,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那闯马队的,看身影,像是臣妾娘家的侄女儿。那丫头从小骄纵惯了,最爱胡闹。前儿厮磨硬泡地缠着臣妾带她来开开眼,臣妾被她烦不过,就带来了。今儿早上起来,她说肚子疼,没跟来,臣妾叮嘱她好好呆在帐子里的,哪知一错眼儿,她竟跑去闯下这样的大祸!是臣妾管教不严,罪该万死!”

这里请罪的功夫,那边皇帝已经回来了,沉着脸,一言不发。他身后跟着裕亲王、索额图等近臣,看起来脸色也都不太好。

裕亲王大约也认出那女子的身份了,猫着腰跟在皇帝身后,一头的冷汗,等皇帝落座,便忙过去在自己福晋身边跪下,夫妻俩又一齐请罪。

“放开!本格格自己会走,不用你推!”

一声娇喝,火红的身影跟着进了帐子。

我看到裕亲王的身子又是一抖,马蹄袖攥得死死的,想必气得不轻。

来人是个年轻姑娘,看起来有十七八,神采飞扬,到了这时候居然也一点不怕,看那眼神,似乎还颇兴奋。

御前侍卫押着她在皇帝和太皇太后跟前跪下,她也满不在乎,得意洋洋地磕头请安,倒好像自己立了大功。

太皇太后也不知是见惯了平日里我们这群人恭恭敬敬的样子,乍看这么个胆大妄为的丫头,很是新鲜;还是有心给裕亲王夫妻俩留面子;或者就欣赏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总之是不见生气,笑眯眯地问那少女:

“你是谁家的丫头?叫什么?多大了?”

“回太皇太后,臣女是西鲁克氏的女孩儿,名叫宝竹,今年十七。臣女的阿玛是剌丰,玛法是明安图,裕亲王福晋是臣女的亲姑妈。”

“嗯,瞧这小嘴儿,干净利落的,咱们这么多人,她一点儿都不怯。”

太皇太后夸奖了一声。

“哀家问你,你闯马队做什么?”

“回太皇太后,臣女不是想闯马队,只是看着皇上率领将士们策马的雄姿,心中仰慕,所以才想加入其中。”

“住口!一个女孩儿家家的,不知道检点,这时候了还在胡言乱语!这是阅兵,哪容你胡闹?”

裕亲王气急败坏,忍不住开口呵斥。可惜这位宝竹格格并不买他这姑父的账:

“女孩儿怎么啦?咱们满族的儿女,个个都是马背上的英雄!凭什么女人就不能参加阅兵?谁说女子不如男?”

裕亲王福全是个性情忠厚的人,口舌上总是吃亏的,被她一说,一时间竟也词穷,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谁说女子不如男?说得好!”

太皇太后大乐,于是众人跟着赔笑起来。那宝竹格格越发得意起来,跪在地上,昂首挺胸,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我看着她,心里却升起些不好的感觉。

她的态度,语气,尤其是最后那句“谁说女子不如男”,都太让我熟悉了。

难道,又是穿越来的?

 

2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