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从拱门出来的弯道排了一溜的豪车,都是酒店门口准备离去的宾客们的座驾。尽管慈善宴会结束,站在门口准备离去的各种人物们还是寒暄到最后上车前的那一刻。姜一可和纪梓森一前一后的靠着弯道内壁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她一眼就看见陈嘉义和陆尚东扶着的程凯,看样子是喝醉了。

姜一可见状赶紧上前,而陈嘉义和陆尚东倒是像见着了救星似的。

“可总算来了,这家伙被老领导们灌倒了。明明就是一杯倒的功力……”

陆尚东忍不住对她吐槽道。

程凯酒品是好的,姜一可也是见识过的。之前在程家吃过几次饭,尽兴的时候他们总喝酒,而程凯喝醉了也只会睡觉,其他什么也不干。

兴许是周围的人多说话声变大,程凯在陈嘉义的肩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她,嘴里含含糊糊地叫她的名字,然后眼睛又闭上睡过去了,但方向却不由他自己控制地要朝她扑来。

姜一可本来眼看着就要接住程凯这一个结实的“拥抱”,但是一眨眼就看见纪梓森双手撑住程凯的肩膀,中间留着一大段的空隙。

尽管周围的人都各忙各的,但是一旁的陈嘉义和陆尚东都看在眼里,于是识趣地一个看天,一个看地。

“他车是哪辆?我扶他过去。”

纪梓森抓住程凯的肩膀问她,半扶不扶的样子其实看得陆尚东和陈嘉义觉得好笑。

姜一可刚说了个大概,顾太太就来了。

“怎么全在这儿?”

于是陈嘉义和陆尚东一同问了声顾太太好,纪梓森喊了声干妈,而姜一可则是微笑着叫了声顾姨。

顾太太一边答应着他们,一边说拉着姜一可的手,仔细上前一瞅才发现纪梓森拉着的是喝醉的程凯。

“哎哟哟,这不是程凯吗?怎么醉成这样了?”

“所以正要把他送回去。”

纪梓森回答的时候脸上却是带着一丝不耐烦看向程凯。

“这可怎么好,那一可你是怎么回?”

姜一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今天来的车是坐造型师的车,自己没开车来。明白过来了才转而却对顾太太笑笑。

“没事儿,我打车,或者…可以跟我学长他们一起走。”

但谁知道她话刚说完,陈嘉义就使坏地笑起来,慢悠悠地说道:“不巧,我和陆尚东待会儿还要一摊要走。”

说完还特意给了一个眼神给纪梓森。

顾太太点点头:“这样啊……你一个人打车我可不放心,既然他们俩有事,就让梓森送吧。我这个干儿子可不比程凯差喔,让他送你我放心。”

姜一可再抬头,就看到陈嘉义和陆尚东都低着头在笑,而纪梓森倒是云淡风轻地跟没事人似的。

“顾姨…这不好吧,我…怕他待会儿有事。”

“梓森你待会儿有事吗?如果有事的话我让淮郁送也行。”

纪梓森在一边懒洋洋地笑,顺道还看了一眼姜一可。

“没事儿,特别闲。不然也不会这儿扶着程凯了。”

他说特别闲的时候还可以拉长的重音,笑得促狭。

“嗯那就这样了,你们也早点散了啊,挺迟了现在。尤其是你啊纪梓森,赶紧送一可回家。”

顾太太一手拍着陆尚东的肩膀,一手轻推了一把纪梓森,嘴上还不忘再念叨这几个孩子几句。

纪梓森拖着程凯一边往前走,一边跟老太太应答了一句“嗻”,走没几步回头发现姜一可还愣在原地,于是挑了挑眉叫她。

“姜一可,你还走不走?”

就只是那一声,她站在台阶上,看着台阶下的他,真的恍如从前他等她的时候,心底的那股心酸是真的挡不住的。直到顾太太在后背推推她,她才反应过来,微笑着与顾太太告别,相约下次出来再聚聚。

于是三个人诡异的组合就这么前行,让姜一可觉得有说不出的尴尬。本以为这已经是尴尬的极限了,没想到等他们俩把程凯送上车,司机也把车开走了以后,尴尬的气氛再次升级。

“我车在那边。”

已经往前走了几步的纪梓森回头看她。

“姜一可,你能别老站着不动。”

那状态过于自然,像极了他们在一起的从前。所以,兴许觉得尴尬的人只有她自己吧。于是抬起脚步往前走的时候不免觉得这境况太好笑。

但是他们之间无言的状态在车上也是如此。车上放的是电影《冷山》女主人公Ada弹的钢琴曲,是她之前给他听过的,但他那时候睡着了。她告诉自己这也并不能意味着什么,他只是恰巧也喜欢而已。

当姜一可看见汽车要驶入自己家小区的时候才忽然发现自己刚刚并没有跟他说过地址,但是他还是开到了这里。等车停稳在楼宇前的长道时,姜一可才轻声说了声谢谢准备下车,但是他却一把抓住了她的左手。

姜一可被他的动作一惊,看向他的时候却是他自己低头自嘲的一笑。

“我都觉得自己跟性骚扰的流氓似的,但是……”

他说到但是两个字的时候说不下去了,抬头看向她,却在看向她的那一刻再次无言。

紧接着又是一段对视中的沉默。

姜一可真的不想在一天里多次挑战自己的心理承受压力,于是在对视中闪躲起来,想开口打破这样的僵局。

“我……”

“你……”

只是开口了之后却又跟他撞在了一起。

她垂了眼帘,语气轻轻的。

“你先说吧。”

纪梓森看了她很久才再次开口。

“你今天很漂亮。”

姜一可本来以为他要说的是什么,但是没想到是这样的一句话,低着头的时候笑了一下。也就是在她笑的那会儿,纪梓森的手上加了劲儿地一拉,整个人身体往前,一个吻便袭上姜一可的唇。

猝不及防的她第一时间是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以后的本能是用力地推开他。但是她越是挣扎,吻她的力度就越大。那种汹涌的感觉一切都与记忆中的没差,她忽然想起来在初回S市的那一个月里,她对他的想念明明是无法阻挡的。

真的太久了,纪梓森真的压抑太久了。而姜一可依然没放弃对他的挣扎,她双手一直抵在纪梓森的肩头,她不停地想说放开她,但最后却只能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呜咽,而这些呜咽在纪梓森听来却是一种引诱,于是他松开了她的嘴唇,不断向下,匍匐在她颈窝的时候,她听见他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在问她:“他也是这么吻你的吗?”

她的心脏几乎一滞,复苏过后却依然还是无法言喻的难受,鼻尖的酸意连带着眼眶里慢慢流出一些温热,最后落在她的锁骨上。

他的吻落在了脖子,再后来是胸口,每一寸吻的都轻柔但却触动她的心。姜一可知道自己挣脱不了他手上对自己压制的那些力道,她是真的累了,于是停止了挣扎。而他伏在她的胸口,用舌头舔着那滴顺着锁骨继续往下的泪滴,温柔而小心的。

“纪梓森,放开我……”

这是她最后的请求。听到了她的哭腔,纪梓森才慢慢冷静下来。

“对不起……”

他理智过后,坐正在驾驶座上,右手揉了一下脸。

只是姜一可还是没能止住那些眼泪。

“…你把我当成赵若语了吗。”

她说完以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等她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纪梓森掏了上衣胸口口袋里的手帕递给她。

姜一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慢慢在沉默中擦去那些扰人的泪痕,等她已经不再哽咽的时候感觉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在沉默的空气中突然开口。而说完的那一声轻轻的叹息在安静的车厢里清晰可闻。

“说起来也挺好笑的。”

他把双手撑在方向盘上,说完是一阵自嘲的轻笑。

“我在这个地方,看见两次你和程凯接吻。说实话,一次都够让我嫉妒的了,又尤其是在和你分别这么久以后。结果你还问我是不是把你当成赵若语?你对我来说,当然不是她。但对我来说,她却是你。”

姜一可听完愣了一下,才慢慢想起一个礼拜前的那个夜晚,停在程凯车前的那束照得她睁不开眼的汽车大灯。原来那个人也是他。那个一个晚上她其实遇见了他三次,但是其中的两次她都浑然未觉。

“所以,那个晚上,真的都是你…”

她意识到整个事情经过之后木讷地低着头看着前方的储蓄柜,喃喃地说。

只听见他在一片寂静中用鼻尖轻轻发出一个嗯,令姜一可听起来觉得有些不真切。

“在美国的时候,我有无数次想放弃学位来找你的冲动,但是真的不知道到哪里找你。只知道你总是在全世界到处跑,看新闻的时候才知道你这次又去了哪里,远不远,危险不危险。”

“你在曼赛赫拉受伤回国的时候我看见新闻就回去了。我觉得我那时候应该比你还难过,因为连你面都没见着,只知道你伤得很重。所以这四年…姜一可,我真的无法理解你做的每一个决定。”

他的语气缓缓的,好像在讲述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一旁的姜一可始终在听,没有说话。她忽然觉得今天经过了这么多内心的波澜,心脏似乎已经难受到麻痹。

“对不起。”

姜一可只能默默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除了这句,你真的没有其他话要对我说的?尤其是在这么多年以后?姜一可,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他看着她的眼睛有着格外闪烁且认真的目光。她当然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但却是她现在无法再给他的。

“你也说了,我当时不负责地离开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在伤害了一个人以后再去伤害第二个人。我不能离开程凯。”

她说完以后,纪梓森却是在笑。

“所以你就真的可以把我所受的伤置之不理。”

“对不起。我真的…祝你幸福。”

这样的对话对姜一可来说,好像一个走不出去的迷宫,她走得好累了且还的不停地走,漫无目的,跌跌撞撞。

纪梓森再次开口,语气冰冷。

“谢谢你,我会的。”

这样的对话终于终止。

姜一可在下车的那一刻明白了自己终于走出刚刚那个困住自己的迷宫,她也许应该感到高兴,但是心里却藏着很多她故意无视掉的悲伤。

她已经心口不一很久了,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那些无法满足的愿望,那些所有无法达成的委屈,姜一可以为自己都可以掩藏的很好了,已经可以不用在意了。只是在那个夜晚,在姜一可打开公寓房门并关上的那一刹那,她常年累积的眼泪像决了堤一样地涌出。

她蹲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刚刚用力关门的那一刻,姜一可几乎觉得这就是一扇可以把所有迫使着她选择的力量隔绝在外的门,只有在家她才能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在心里重复一遍又一遍想要的选择。

但讽刺的是,不管她内心的想法在这个空间里多么响亮,第二天清晨她也依然要选择踏出这个门,面对工作,面对生活,面对那些未知的事和不想见的人。

1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