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明曼贞抓着香囊上的五彩丝绦,在他面前晃了晃,只见一片金色锦缎从眼前飘过。明清尘尚未看清香囊上的花纹,她就匆匆缩回,手掌将香囊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留尾端点缀的系有百结的珠宝流苏,晃晃悠悠,荡在半空中。

今日子婧难得来一趟澜沧国,不用说,这香囊肯定是送他的礼物。原来她口中的良缘,是姜子婧。哎,他现在对她是唯恐避之不及啊。

清尘下意识地拒绝,“好妹妹,我什么也没看到,你手里的良缘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

“不想要啊,那好,丢掉便是。”曼贞满不在乎地随手一抛,香囊从他头顶飞过,直直落入灵泉殿西隅的池塘中央,溅起细小浪花,咕咚沉入水面,片刻后又呱唧浮至水面,静静飘着。

明清尘俊逸的脸上显出一丝裂痕,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荡起一圈圈涟漪的池塘。

她,她,她真的丢掉了子婧的礼物?!

这下可坏事了,不把香囊退回去,子婧一定认为是他收下了。万一以后两人见面,她缠着自己要香囊,那可怎么办?告诉她,因为他不要香囊,所以被曼贞丢池塘里了?不行,肯定不行。实话告诉她,她肯定会气得哭鼻子。想到子婧拿着长枪,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画面,明清尘觉得,还不如现在一头扎进池塘里,来得爽快。

哎,女人真是麻烦啊!

湖心荡起的涟漪尚未波动至池畔,明清尘撩起衣摆,施展轻功,飞至池塘中央,飞快掠起水面上飘浮的香囊,欣长身形在池塘中央晃悠几下,眼看要坠落水中,吓到曼贞差点喊人过来。未等她出声,清尘已扭转身姿,绷直了脚背,脚尖猛打水面,借力一跃,终于安全落地。

他捏着湿哒哒的扁如纸片的香囊,无助的望着曼贞。塌做一团的香囊,如何复原成圆滚滚的样子?他一个大男人,根本不会啊。

哼,还说你不喜欢子婧表妹。

明曼贞一颗心落到肚子里,又暗暗对他方才故作高冷的行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慢悠悠从怀中掏出另一个香囊。

两只香囊均是腰圆形,金色锦缎缝制,尾端垂着同样色泽的珠宝流苏,咋一看,确实有八九分相似。然而,若将两只香囊并排放在一起,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她手中的这只香囊,比明清尘从池塘里捞出来的那只湿哒哒的香囊,表面绣制的图纹更粗糙,针脚歪歪扭扭,两只缠做一团的不明生物,在另一只香囊的提示下,依稀可以看出一丁点鸳鸯的影子。

原来,明曼贞跟姜子遇告别后,走至晓灵殿大门口,忽地想到什么,又从衣襟深处掏出香囊,站在原地,仔细看了几眼。这一幕正好被子姝撞个正着。

无为殿的血祭礼,姜子姝因身份特殊,不能像子婧那般,光明正大地坐在大殿内,但她也好奇得紧。子婧左手掌掌心有一道疤,母后说,那是她满百天时,为了行血祭礼划破的。这是姜子姝第一次知道血祭礼,如今,曼贞姐姐亲自行礼,她当然不能缺席。于是她悄悄换了一身侍女的装扮,大摇大摆地立在姜子遇身侧,趁着为他布菜倒酒的间隙,不停瞄向正殿中央高台上,鲜血浇灌的完齿㒸石像。

姜子遇因见到了虞幽若,一直神魂不定,竟然没有认出身旁的侍女正是乔装打扮的子姝。姜子姝也乐得不告诉他,后来,仪式结束,明曼贞将要离殿时,她发现二哥一直跟曼贞姐姐打手势,又看到子婧望向他们两个人时神色紧张,执银头长枪的手紧紧握成粉拳,料想到他们之间有猫腻,便留了一个心眼。

姜子遇离席后,她悄悄跟在他身后,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这不,果然被她抓到了。

明曼贞以为她没有发现香囊,慌忙藏在怀里。子姝眯着眼睛,盯着她藏香囊的胸口,神神叨叨地说:“别藏了。是子婧让你给清尘的吧?哼,定是怕被我知道后取笑她,特意给了子遇哥哥,让他悄悄转交给你,再由你给清尘。曼贞姐姐,她是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千万别告诉我?”

曼贞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微张开,显然是被她滴水不漏的猜测惊吓到了,转念想到子遇临别时的嘱托,又赶快收拾好表情,犹自垂死挣扎,匆匆解释:“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子遇哥哥给我的贺礼。”

“哦,是我猜错了。”子姝爽快认错,好似真的相信了她蹩脚的谎言,点点头继续往前走。明曼贞暗自舒了一口气,放心地收回护在胸口处的双手。可是,手刚从胸口放下,错身而过的子姝背后长了眼睛般,猛地转身,长手一伸,一招猴子捞月,敏捷地从她怀中抢走了香囊。

待曼贞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单手举着香囊反复欣赏,看了许久,好看的眉毛一挑,嘴角上扬,了然道:“子遇哥哥会送你针线如此粗糙的香囊做礼物?曼贞姐姐,你就别骗我了,这就是子婧亲手为清尘哥哥做的。”

好吧,香囊都在她手上了,曼贞也不再遮掩,将子遇嘱托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姜子姝圆溜溜的黑眼珠转了几圈,想到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她招招手,曼贞弯腰将耳朵贴到她嘴边,听她叽里咕噜说了一堆。

“啊?哥哥不是不喜欢子婧表妹吗?怎么会……”明曼贞对她的计划不敢苟同。

“相信我,如果清尘一点都不喜欢她,子婧不会一直死缠着他不放的。”姜子姝对她的计划很有信心。

最后,两人一起回了秋碧殿,钻进曼贞的女红房,拾掇半晌,造出一只与子婧所做香囊相似的赝品。两人因此错过了晓灵殿的一出好戏。

赝品被曼贞丢到池塘后,清尘果然如子姝所料,毫不犹豫地跳到池塘中央,不顾落水的风险,将香囊捞了上来。

明曼贞终于相信,原来哥哥对子婧也是有情的,只是他不自知。

“哥哥,你手里的那只是假的,这个才是子婧让我转交给你的香囊。”说着,她将香囊举高过头顶,还特意晃了晃。

明清尘瞧一眼手中的落水香囊,又瞧一瞧曼贞手里的香囊,一时搞不清楚情况,为什么有两只一模一样的香囊?

他一脸疑惑地问道:“曼贞,这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香囊有两只?”

曼贞笑着朝他走去,解释道:“子姝说,若我当着你的面将子婧亲手缝制的香囊丢到水里,你肯定会下水去捡。你也喜欢子婧吧,哥哥?”

说罢,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她夺过赝品,一把将一针一线都饱含子婧情谊的真香囊塞到他手中,轻笑着跑开了。快离开灵泉宫时,她特意扭头喊了一句,“哥哥,你就承认吧,离这么远,脸红我也看不到。”

这句话远远飘到清尘耳朵里,又从另一只耳朵里溜出来,他此刻心神俱震,依旧愣愣地盯着手掌心针脚粗劣的香囊。

原来他也喜欢子婧么?

那个,为了他,从五岁就开始舞枪的小姑娘。

 

从灵泉宫离开,明曼贞没有回秋碧殿,径直去了姜子姝居住的晓灵殿,打算将哥哥的表现告诉子姝。可是,在晓灵殿转了一圈也没见她的踪影,曼贞不知道,在她作弄清尘的时候,子姝刚刚从明王口中得知姜子遇与虞幽若在晓灵殿的一番纠缠。

二哥要娶虞幽若了?

哈哈,二哥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姜子姝高兴地直跳脚,她从小跟二哥一处玩耍,自然明白他对虞幽若的一片痴心,二哥终于得偿所愿,迎娶心上人啦。姜子姝激动地蹦来蹦去,明王见她这幅笑傻了的模样,也不好告诉她,香纱国的女人惯于利用爱情来达到目的。算了,事实可能真如母后所说,他们两人是真心相爱的。

姜子姝跳够了,终于停下来,喘着粗气,一字一句的说:“明詹舅舅,我现在就去金水国找二哥,我要当面恭喜他!”

明詹当然不会扫她的兴,鉴于她上次和曼贞一起出去时差点被雪息国流民谋财害命,便派了四个护卫贴身与她随行。

于是,曼贞来找她时,她已经屁颠屁颠跑去金水国。

姜子姝到达西殿时,天色已经黑得深沉,诺大的西殿,没有她料想中的灯火璀璨、人声鼎沸,反倒是光线幽暗,气氛比平日里还压抑许多,侍女侍卫见她过来,不敢高声宣告,一个个缩着脑袋,低着头,神色敬畏,呼吸声放得轻轻的,好似犯了大错,被训斥得不敢出声。

守在姜子遇寝房门口的江侍卫见她过来,平静地附身行礼,低声喊道:“子姝公主安好。”

“江侍卫,西殿怎么阴沉沉的?二哥又骂你们了?不应该啊,虞国主都要嫁给他了?他有什么不高兴的。”姜子姝逮着敢给她打招呼的江侍卫,一股脑将心中疑惑吐了出来。

江侍卫摇摇头,神色严肃,认真回答她的问题。

“回公主,二殿下没有骂我们。王上命令殿下在寝房潜心思过,没有王的命令,不得离开西殿半步。殿下已经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三个时辰了,至今滴水未进。”

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