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近来看上一位少年。

我同璎珞这么一说,她不信。

她细白绵软的食指,点了我鼻尖,笑言:“天上的男孩子,咱也都瞧得差不多了。等哪日咱下凡,去人间玩上一遭儿,那滋味儿,必定非同凡响。”

下凡?

我愣了一愣。

璎珞从来将“下凡”二字挂在口上,可我们这些小神仙,哪能随随便便下凡呢?

璎珞向来嘴上伶俐,我是绝比不上她的。

我全是直截了当去做的。

 

于是,我扯着璎珞,便要去瞧我的男神仙。

她嘟嘟囔囔:“你要去瞧你的男神,又不是我的男神,凭什么拉上我?”

我道:“你不去瞧一眼,怎知他是我的男神,成不了你的男神?”

她第一反应点头称是,第二反应,便瞬间抽离了三尺远,语气澶然:“你、你从小至大最喜爱的男神,可是孙悟空!”

我哑然,搔了搔后脑勺,认真且诚恳地替大圣解释:“大圣亦能化成人形。他变成个人,也应许很帅。”

璎珞全然习惯我追大圣这件事了,对我的说辞并无甚么大反应,反而大义凛然道:“这便走罢!我做好准备了。”

其实,我扯她去看我男神的原因,我俩皆心知肚明:依我的法力,还去不了离恨天。

 

“我总见那少年飞去离恨天的方向。我觉得他驾驭的雾气很是通透好看,而后,便一个很玄幻的身影,没别的了。”

“有时我想,我也只是艳羡他那团雾气罢?”

“然而我却觉得,喜爱一个人的气场,必定也是喜爱驾驭此气场的人的。”

“道理是诡异了些,但总归也算是一见倾心的一类罢?”

我如此同璎珞嘟囔道。

 

璎珞一面用耳朵听我讲,一面于袖袍中伸出手臂。她的右手在空气中一划拉,便拧了个洁白的雾气团子,带我去离恨天,我觉察出她的法术最近又节节高升。

她正色询问道:“那离恨天不是太上老君住的地方么?”

我两手一摊:“我也不晓得。”

“兴许他就是太上老君呢。”我补上了一句。

璎珞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没见过太上老君,那个花白胡子糟老头儿!”

 

“喂,璎珞,你近来言语是愈发犀利了。他不是你父亲的好友么?”

“他才不论这个,或许他就是老君的私生子?”

“怎么可能?呀,你莫要侮辱我的男神仙!”

“哈哈哈,我逗你顽呢!”

“逗我也不可以!”

“好罢好罢,真拿你没法儿,他又不是孙悟空,连面儿都还没见过……”

 

我俩如此吵吵嚷嚷地,来到了离恨天。

这儿大约是个园子,园中雾气氤氲,绿树鲜翠欲滴,我俩一时间分辨不出方向,只得不知所以地往前走了几步。

真是巧了,你猜怎么着,我一眼便望见了那位男神仙!

我拍手笑道:“真巧,巧极了。那位便是。”

璎珞只瞧一眼便吓坏。

她一把勒住我袖口,于我耳旁,声细如蝇道:“此乃你讲的那位少年人?人不人,鬼不鬼的,看起甚是可怖!”

只见少年一身棉布玄服,法术也使得黑色。不知他在做甚,几乎是一瞬,他使出的黑色雾气便弥漫了半个园子,花花草草蔫了一大片,基本上我们肉眼能够到的地方,全蔫了。

但几乎是立刻,那花花草草又活过来,活的好好的,精神得很,比此前还要灵光。

他的法术将花花草草不小心弄蔫?

再将人家救活么?

 

璎珞的脸面,瞬间变至极惨极白,声音在发颤,厉声骂我道:“你这是什么口味?还未见九重天哪个神仙使得黑色法术的,别再是个什么妖!等他觉察到了咱,咱就死定了!快撤快撤!”

璎珞使劲扯我,力道大极,还捻了个诀。但大约是我心太诚,且怀抱大树死不撒手,她竟未能将我一同带走!

我甚是开心,对璎珞离开的虚位,道了一声大恩不言谢;便离开树,朝那一团黑色浓雾走去。

我错了。不,我也究竟不知我是错了,还是对了,我才走至那黑色气泽的边缘处,便被一个法术击倒了。

昏倒的间隙,我隐约听到极冰冷的人声:忘了,在家待太久,竟习惯了。

没有人扶我,我直挺挺躺尸在地面上。

哎哟好疼。

 

我醒了。

少年斜眼瞧我,我瞪眼看他。他离我有一丈多远。

他道:“你终于醒了。我也未使甚么法术,不过是一个晕眩决。你究竟是有多弱?”

我觉得很不大得劲,顺手摸了摸潮湿的后背,泥土地上潮湿得很。看来之前我躺倒后,他并未管我。

我十分虚弱地问他:“过了多久了?”

“大约一两个时辰罢。”又曰:“你既已醒,我便走了,原是你仙力太差,与我无甚干系,你且好自为之罢。”

顿时!

我急欲跳起,可力气全无,我的面部表情应是极为抽搐的:“你别走哇!”

他回身,斜眼瞧了横尸在地的我。

我真是尴尬极了,如今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无,好在还能说话。

我急切地解释道:“先前是我朋友带我来,我自己来不了这个地方的,如今我不晓得她去哪儿啦!”

 

他眸中满布惊讶之色,又隐约闪过一丝怒气,几乎是一瞬间,他又使出了法术,将我整个人于地上抬起,道:“你要我现在送你回家?”

我道:“你不能么?难道真像璎珞说的,你——其实是妖?”

他用法术度我往前走,自己在后踱步跟着,面带戾气。

之所以这么问,是我倒还觉得他不是妖。可他的一举一动,离我如此之远,似乎有……洁癖?

在身子离开潮湿的土地后,我便觉得舒服极了,我也不闲着,我向他问道:“哎,你有洁癖,是不是?”

“我已多日未说话,但今日与你已超过了五句。”

我打算再好生絮叨絮叨。他皱眉,伸出他骨节分明的长指,捻了个诀,干净利落地封住了我的嘴巴。

 

我不能说话了。可我还能转动我的眼珠子,随后我发现,自己这周身的玄色气泽晶莹剔透,颜色像极墨玉,质地通透,又似极昆仑山的冻白玉。我觉得这甚是好看,忍不住用不太能动的手拨了拨它们。气泽被我手指慢慢搅动起来,泛起圈圈涟漪,中央的气旋儿升升沉沉。我觉得,这气泽,竟比我使的那法术的绿颜色,还要好看上万千。

他的眼神,总算瞥向我这边,似乎要说什么,又极力忍了一忍。最终却连嘴巴都没张一张。

我心道,他不会是嫌弃我玷污了他的气泽罢?

这人,未免也太小气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来到了一处院落。

不晓得怎回事,我觉得,自从上来天之后就挺冷的,这个院子里更冷。本来天界都是仙气缭绕的,但他这里缭绕的全是那种极其冷冽的、看起来完全可以渗透进体内的寒气。我甚至怀疑这些个寒气是要随时准备凝结成冰。

虽然寒气十足,但空气实在新鲜,大约是这离恨天上人不多。

我们下面的人可就太多了,所以空气混浊得很。我在想,要不要在这里寻几个密实的罐儿,装点儿空气回去卖,兴许能卖个好价钱?

我晓得这离恨天是太上老君的住处,难道这里还允许住了别个?譬如我眼前这位“仁兄”?这普通人家似的院落,这冷冽到令人无法忍受的寒气,难道,是他的住处?

我晓得,我这灵光的脑瓜儿到这儿就结了冰瓜,怎么看怎么都想不通,这时一个相当漂亮的仙女姐姐从里面步履盈盈地走出来,当她看到我时,神情变得十分惊讶。

“我外出修炼碰上了她……”他对这位姐姐说道,但看起来不像解释,只想在平淡的陈述一件事实:“白日我不方便去她家那种地方……晚上再送她回去。”

神仙姐姐的面色极为担忧,回他道:“那您……”

话还未说完,便被他截住,姐姐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他一个法术又放开。

“那你要今晚再将她送回去?夜长梦多,不如我现在就送她回去罢。”

他皱了皱眉,说道:“她忒笨,甚么都不行,你同她去怕再生什么旁的错节。你走罢,我先给她调理一下。”

“好,那我去给她熬碗汤喝。”

他叫住她,大概是认真的缘故,声音头一次温柔许多:“你的那个汤,恐怕她受不住。”

“好……那我去给她煮个普通的补血气的汤。”

他点头。

那位姐姐便转身婷婷袅袅地走了。

 

他还没把封住我嘴巴的诀给解开。我见他望了眼自己的卧室,他不会是要把我放到他的床上去罢?

他一定不会。

因 为 他 有 洁 癖。

我想的对极,他果然未再动,只是仍用法术撑着我在半空中,单手缓缓推气给我。我心下嘿嘿了两声,心想,他将他的气推了我一些,那便是我身体里也有了他的东西?那我是不是就这样同他有了紧密的联系?从此往后?

大约是我显得明目张胆,他瞟了我一眼,狐疑问我:“你笑个甚么?”

他见我未说,才想起还未解开封住我嘴巴的印,便解开了。

心里暗自窃喜过后,我却不大敢回答了,他也没再接着问。

 

片刻,我问他道:“刚才这位姐姐是谁?瞧你俩的对答,像是你的婢女,长相又不像婢女,她太好看了。”

“你管得,未免也太宽了罢?”

“不宽——!”我飞快打出个响指,老响了。我道:“怎么会宽呢!你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怎能和其他女的在一起住呢!”

他瞟我一眼:“看来你恢复得不错,竟然有力气打响指了。”

我道:“你不给我恢复我也有力气打响指!这个绝招,我可练了十几年了,要不,咱俩比试比试?”

他堪堪斜我一眼。

我便意识到我确实话太多了。

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