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众人安顿好牛贲和李小末之后,我和魏雨晨留下处理207室的杀人现场。这件事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双手被斩掉的胡维达死状明显比常俊惨烈。我打着强光手电仔细查看胡维达的尸体,发现致命伤竟然就是双手的断口,也就是说,他是死于失血性休克。

人体内的血液约有4000毫升,而通常情况下损失量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会引起血压急剧下降、体温下降等症状,血压降低造成急速休克,因此造成猝死,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漫长的数分钟。对于胡维达来说,这样的死法的确有些令人恐惧。

有些光怪陆离的是,胡维达的一侧裤兜有些外翻,我小心地伸手翻开裤兜,尽量不破坏它原本的样子,只见一个闪着亮光的物件在手电的照射下翻落到地上,这是204室的房间钥匙。

“伤口和常俊脖子上的很像,估计是同一种凶器。”魏雨晨仔细查看胡维达双手的断口后说道,“奇怪的是,他的双手去哪了?”

是呀,双手去哪了?

我脑海中不由得再次浮现出监控录像里那个神似顾命生的背影——死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一定不会出现……

我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观念,虽然心里依然有些胆怯。

房间内没有打斗痕迹,血迹从胡维达身上呈放射状流出,循着血迹的印记我在他尸体四周仔细查看着。在传统的侦探小说里,血迹放射试验是一种极为平常的取证方式,可以判明死者遭受攻击时的具体位置以及是否被拖曳过。胡维达位于207室的正中央,诡异的是,在他身体周围接近半米的半径内没发现一滴血,而在半米之外,大量的血迹呈四散状飞溅。

难道有人移动过尸体?

这个结论让我脑后一跳,如果胡维达是在此处遇害,那么他双手动脉里的血液将会肆无忌惮地散播到房间内的各个角落,似乎,这次凶手试图控制血液的走向,犹如将他放进一个封闭的罩子里,杀完人之后撤去罩子,因而血液仅在半径0.5米以外的范围飞溅。

这是什么杀人手法?

当我脑海中还在回想着这些细节时,魏雨晨一把翻过了胡维达的尸体,我们二人不由得同时往后一退——在胡维达白色衬衣的背后,赫然用鲜血写着一行我再熟悉不过的大字:

永生的献祭,第二个献祭者。

我顿时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巨响,接着眼睛也开始花了起来,同常俊一样,胡维达也是死于“那个人”之手……

完全封闭的密室,奇怪的血液迸溅痕迹,没有双手的尸体,残破不整齐的伤口断面……这一切都让人觉得十分诡异惊悚。我和魏雨晨粗略看过现场后,便将207室房门关上,匆忙到一楼会客室询问目击者牛贲和李小末。在走到走廊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往鬼船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那个影子依然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正在窥探着山庄里这群受惊的羔羊。它浅浅的轮廓下,我清楚地看到两段桅杆和没有收起的横帆,它就像一个阴魂,冷漠地用双眼看着即将成为猎物的人们。

楼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牛贲在会客室里嚎啕大哭,李小末则不断饮泣,顾雯雯正在安慰着她,郁唯紫则坐在一个沙发的角落里,冷漠地注视着发狂的牛贲。看到我们走下楼来,牛贲忽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砰”地一声跪倒在魏雨晨脚下大声呼喊道:

“魏警官,不是我干的,是那个诅咒里的恶灵杀了胡维达,你要相信我啊!呜呜呜呜……”

“你慌什么,又没谁说是你做的。”魏雨晨也是被这个举动惊了一下,接着让牛贲坐下来,这边许明远递上一杯热水给他,牛贲这才稍微安静了点。

随后魏雨晨仔细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始末细节,通过二位目击者的表述,案发前后的线索基本被串了起来:下午的时候牛贲离开了自己居住的207室,锁好门窗后又将房门上了锁,接着到楼下看顾雯雯她们玩扑克;晚饭后他一直待在会客室,期间回房间上了一次洗手间,接着又锁好了门下来,碰巧的是,他上洗手间回来关门时刚好被同样到三楼上洗手间的魏雨晨看到,因此可以判定他的确是回过房间,并且锁好了房门才离开;接着大约在十二点半的时候胡维达自己上了楼,据李小末说,虽然她想送胡维达回到房间,但却被拒绝了,加之不知道二楼住宿是怎么分配的,于是在留好蜡烛后李小末便回到了会客厅;最后,牛贲由李小末陪着回到二楼,也是因为李小末不知道牛贲具体住哪个房间,因此找了一会儿后才来到207室门口,由李小末拿着牛贲的钥匙打开房门,看到了死去的胡维达;接着牛贲发狂后回到一楼,在几乎同时李小末被人击倒在地。

胡维达并没有回房间,除了房门紧锁之外,我还在他的衣兜里发现了204室的钥匙。

中间有一个细节是李小末不用说我们都知道的,那便是每个人在晚间都曾离开过会客室,我曾经到玄关处看了看花园的景色,其他的人都曾离开回到房间上洗手间,其中顾雯雯和魏雨晨结伴而去,郁唯紫一夜未动,李小末则是一个人回到三楼去了一次,时间大约十分钟,而且,是在胡维达11点半回到二楼之后。

“好吧,小末,你说说看,你回到三楼上洗手间的时候,听到过什么动静没有?有没有谁能证明你去了三楼而不是二楼?”问完这一切后,魏雨晨淡然地看着李小末。

后者则一副无辜的表情,悲切地说道:“雨晨姐,你不会怀疑是我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那你为什么一上二楼就带着牛贲径直走到204去?难道你不知道牛贲住在哪个房间吗?”魏雨晨这个问题,恰好也是我心中的疑点之一。

李小末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我的确不知道住宿的安排呀!这些事都是阿飞和后勤组负责的,我只是一个节目助理,本来后勤组上岛后就会安排所有人的食宿,可是现在起雾了他们上不来,所以我真的不知道牛贲住在哪个房间,不信等阿飞回来你自己问他就是。”李小末虽然哭得梨花带雨,言辞中却一直在为自己争辩。

李小末离开过众人的视线十分钟,而且是在胡维达上楼之后,这一点毋庸置疑,她也一直全程待在岛上,在目前金环岛现存的所有人中,她的嫌疑最大。虽然我并不知道她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法,可以让一个死人进到完全封闭的207室。

但是,她没有207室的钥匙,直到牛贲将钥匙交给她之前,她又是如何进入207杀死胡维达又从密室里逃脱?

正在我疑惑之际,会客室大门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呜哇!那是什么!”顾雯雯眼角一瞥那个黑影,竟然发出了一声让众人战栗的惊叫。只见那个黑影好似被人推搡着向前,砰然倒在地板上,身上的海水溅得到处都是,甚至我嘴角里也有那种咸涩的气味。

“阿飞!”

魏雨晨眼尖,一眼认出了眼前这个全身湿透、气息奄奄的人就是离开我们几乎一整天的阿飞……

1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