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子,藏色衫衣,立在朦胧的白烛光下。

成说没想到在这片深山老林里会有一座竹屋,外间的中央是一张古色古香的梨木桌,茶案上搁着一套青瓷盏,长身玉立的少年,倚座品茗,轻软的额间发,几缕沁着湿气。

他瞥了一眼她:“谁?”

从未见过的她。

成说在门前踟蹰了一会,还是冒昧地进到屋里,斟酌着道:“你好,我叫成说。”怕他记不得,便加了一句:“嗯,取自与子成说的成说二字。”

从未见过的他。

成说接着说:“我是江南人,按照奶奶的吩咐,来这里寻找一位三百多岁的男尸,你认识他吗?”

那少年的容色凉淡:“你祖母是?”

成说道:“渡女,成典。”

少年听了,低低嗯了一声:“坐。”

他取过一只瓷杯,抿壶轻倒一口茶,递给她。

成说还欲再说,那少年却不再理她,径自掀开帘子,进了内屋。

50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