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周后,阿春从医院接了我,跟我来到我租住的地方。

一进门,她就差点被地上东倒西歪的啤酒瓶子所绊倒。

“你这个居住环境啊,可真是够呛。”

我一时语塞,继而辩解:“我已经很努力地让它变好了。”

“你所谓的努力,”她指着这四面泥灰墙:“仅仅是指,贴了几张……报纸?并且,还是早已泛黄的旧报纸。”

“……”

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时尚。

“这也太差了。我跟你讲啊,就你这条件,连老鼠都不会光顾!”

“阿春,你此言差矣!”我十分瞧不上地说:“它们每天准时下榻寒舍,我们已经成为了至交,它们的每顿餐饭都由我亲自提供,健康无污染,不含转基因。”

我从没见阿春的眼睛这么大过。

“可是小汐啊,为什么不让叔叔阿姨替你租一间好一点的楼房?一定要住在这破烂不堪的平房里呢?”

是啊。

我租住的地方是间300元/月的平房。

这条胡同中,有几十间平房,大都是租客:有农民工,有很穷但还是想在外面租住的大学生,还有几个分明收拾过了,但还是稍嫌邋遢的求职者。

不过大多数还是农民工,他们常常十几个人就住在一间平房内,共同做饭、睡觉。

“不想再欠父母太多。”我认真看着阿春,说:“不光是父母,我欠任何人越多,就觉得我在追求梦想的路上负担重一点。我一直想在路上轻松一点,因为梦想已经够沉重,我不想再增加任何的负担了……你能明白我吗?”

阿春似乎没有听懂。

 

我知道我的家境不错,但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尤其是,我父母一直不支持我写作的梦想。

这些年,我确信自己只热爱写作这一件事,然而父母连我这唯一热爱的事都不会支持。

我有时很是失落失望。

并且我也习惯了不想依靠任何人,我从来不想依靠父母。

近几年,我开始向新认识的人隐瞒我的家庭情况。

那些人后来从别的地方知道我家情况后,总是会大吃一惊。

或许,我只是玛丽苏的小说看多了。

演起戏来,倒是挺逼真。

 

回神过来,眼看阿春的眼泪都要溢出,我赶紧拉她出门,又回来关上门,自个儿收拾东西。

“喂!你让我进去啊!”

“我很快的!”

我迅速收拾好东西,与阿春一起放到她开来的电动三轮车上,这个三轮车是她家用来拉货的。

我坐在三轮车后头的边沿,小心翼翼地询问她:“真的……没有问题么?”

“没问题的!相信我!坐稳啦!”

她话音刚落,便转动电门,电动三轮车“蹭”地一下蹿了出去,若不是双手紧握着,冰冷到让我无法忍受的铁栏杆,我整个人大概早已被掀翻下车。

三轮车叫嚣着冲出了胡同口,又冲到宽阔的马路上。

二十分钟后,我俩来至阿春家开设的店铺。

此时已晚上七点半,天早已黑透,一颗星子都没有。

阿春家的店铺是个干果店,牌匾上写着四个字:“福记炒货”。它是阿春的父母在她读初中时,便来济南开的。

不过,她的整个中学时代仍是在我们老家临清就读,所以,我还是有幸在高一时见到了她。

我们两个是高一时的同班同学。

我俩的革命友谊实在是太深了。就像在这四个月之后,我俩的革命友谊更深了一样,深不可测,深不见底,甚是可怕。

用后来那人的话说,就是“你俩好到像穿一条裤子”。

虽然我俩还没有穿过一条裤子,但我俩的确盖过一条被子。

所以,我知道干果店的具体位置。

她是在遥远的佳木斯读的大学,所以,我们两个在整个大学生涯没见过太多次数。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的革命友谊。

 

“福记炒货”位于天桥区,距济南汽车总站极近。

店铺外设置了一辆小车,车子上有才炒出的热气腾腾又香气喷喷的糖炒栗子,还有十分光亮诱人的一排糖葫芦。

我从前很喜欢吃糖葫芦,现在很喜欢吃糖炒栗子。

店门半敞,还未进门,我便闻到了调好的菜馅香气,十分香。

这一瞬间,我竟突然有了食欲,很大很大的食欲。

 

我已近一年没有来到干果店。

厨房和餐厅都在店后,从外面是看不到的,阿春打开通往餐厅的小门,让我进去。

进去后,我看见阿姨扎着可爱的小围裙从厨房走出:“小汐啊,阿姨专门包了瓜馅儿的饺子,欢迎你出院!”

“谢谢阿姨。”

于是,在寒冷的冬夜里,我与叔叔阿姨,还有阿春的弟弟阿秋,团团围坐在一起吃热乎乎的饺子。

慢慢嚼着阿姨包的饺子,吸溜原汤化原食的饺汤,我深受感动,差点落下泪来。

 

吃过饭后,阿春带我回到她的住处。

阿春的住处,就在干果店对面的小区。叔叔阿姨在店里住,不在这里住,阿秋平日住校,也不在这里住。

“那么,就先跟我一起住好了,我现在一个人住,很是寂寞呢!”

……

怎么觉得,怪怪的?

 

半躺在阿春的床上,我抱着笔记本,认认真真写好简历。这次,我决心再不找与自己大学时的专业相关的工作。

我要找一份与文字有关的工作,比如——杂志编辑。

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因为这几天在医院,我在手机上偶然看到一部日剧,叫《校对女孩河野悦子》。

女主悦子一心想去时尚杂志做编辑,却被分配到校对部门,专门为稿件做校对。她这种在别人看来枯燥无味的工作生活,恰好是我最心向往的。

我也想上班期间就可以出去参加什么“大作家”之间的party,想和自己喜欢的作者成为可以日常交往的朋友,与他们为文字中的一点小事情争得面红耳赤。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就好了。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

就太好了。

我开始兴奋地刷这个最著名的招聘软件,刷了很久……似乎全城只有这一家杂志社在招聘,那就先投这一家好了。

和我一起睡觉,阿春明显美滋滋的,我们两个从高一的很多琐碎趣事聊到如今各自,最后终于是睡着了。

她比我睡得香,我在睡梦中,隐约听见了她如雷的鼾声。

 

第二日,阿春的闹钟一响,我俩便都醒了,不过我还赖在床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但我能感觉到她马上爬起来,穿衣化妆,动作麻利。

“汐啊,我要去上班了,我上课的学校在历山路的尽头,离这里挺远的,中午我不会回来吃的,你们吃就好了。”

这句,是相当重要的一句话,可惜我没有仔细听,主要也是因为没有听懂,历山路的尽头是哪里。

作为在济南城中读了四年书的人,我当然知道历山路,历山路是济南城中最长最长的南北走向的路。

但我从前,还真的没有认真思考过它的尽头在哪里。

没想到,后来很快我就知道。

阿姨打电话叫我下楼去店里与他们一起吃过早餐,我又走回阿春住处,刚拿钥匙打开门,便感觉手机在大衣口袋中疯狂震动。

屏幕显示,归属地在济南的陌生手机号码。

不会就是那家杂志社吧?

我心想,这绝无可能。

 

我按下接听键。

“喂,您好,请问是李汐吗?是这样的,我看见你在某招聘软件上,给我们公司投递了简历……”

真的是耶!

我差点儿一下子原地跳起。

我极力抑制住上下纵跃不止的心,瞪大了下眼睛,镇定下来。

“您好,我是李汐。”

“您明天上午有时间吗,方便来面试一下吗?”

“有的有的。”

“那么,请在明天上午十点钟,准时到公司面试好吗?”

“嗯,好。”

“那稍后我会给您的邮箱去一封电子邮件,里面会有公司的具体地址、面试时间还有HR的联系方式。”

“……好。”

 

挂掉电话,我立即给阿春发了信息,告诉她我投的简历公司让我明天去面试。

随后,我也给大学时候关系最好的室友,去了一个电话。

她叫凉姜,是济南本地人,在准备研究生复试。

我上一次的“自杀”事件,她后来也知道,还是我主动打电话跟她交代的。

凉姜不是她的本名,是她的CN。

CN是Coser Name的简称。没错,她是个COSER。

我们大学是学动画的,我虽然不是COSER,但也是个半瓶子醋的摄影师,我们在很多地方,拍过许多COS照。

我从小到大都很喜欢拍照,还获得过一两个国内奖项。

“复试准备得怎样了?”

“还行吧,也就那样。”她说:“大哥啊,还是先说说你吧,你前天说,阿春昨天接你出院?你在她那里住的吗?”

“是啊,我现在是在她这住。”我顿了一下:“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

“我明天要去面试。”

“什么?什么面试?面什么试?”

“我要在济南找一份工作……刚刚收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是杂志编辑。”

“也好。还是文字最适合你,希望你这次终于稳定下来。”

“等你复试通过后,我们一起嗨啊!”

 

晚上阿春下班回来,我俩坐在床上。

“你面试的这家公司在哪里,远不远啊?”

我拿着手机,用地图定位好了公司的地址。

“喏,公交车就这里下车,公交站是‘经十路历山路’站,不过下了车还要走一段上山的路。”

“我靠,这不就是我学校的那个路口么?”

她十分惊讶。她现在一惊讶就开始冒脏话,这也挺令我惊讶的:她的大学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会变得如此粗放?

“啊?不会吧?不可能吧。”

我不信。

“真的啊,你明天几点面试?我带你过去,到了你就知道了。”

“十点半。”

“那太晚了,我八点半上班。”

“嗯。那你就先去上班吧。”

“我们中午或许可以一起吃饭。”

“嗯。”

阿春拿着我打印出来的简历,仔细研究了半天。

“还不错啊,肯定能面试成功的!”

“借你吉言。”

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内心脆弱,又充满了希望,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的确很想在这家杂志社上班,作为我转折的开始。

 

“早点睡吧。”

阿春从阳台上抱来被子,铺开搭在我身上,被子又煊又暖。

我索性一下子钻进被窝。

阿春也钻进她的被窝。

“嗒”一声,她把灯关掉。

“重新开始也好。”

她忽然对我说。

“哎,阿汐啊,你说你找的新工作中,会不会碰上个帅哥呀?从此告别单身生活啊?”

阿春一兴奋就叫我阿汐。在黑暗中,她的语气显得尤为兴奋。

“是啊是啊。”我极力附和说:“整天看你们两个腻腻歪歪,我真是嫉妒得要死!”

“再腻也是相隔1738公里的异地恋啊,更何况,他还是部队里的。”

阿春的男友是个军人,叫善明,目前在厦门服役。

善明哥是济南本地人,是当时在阿春家店里打工的姑娘,偶然间介绍给阿春的,于是两人在网上用聊天的方式开始交流了解。

这么一来二去,两人感情愈深,虽然现实中很难见到一次,但也约会过数次了。

善明哥很帅,更重要的是,他对阿春很好。我整天见阿春在社交网站上,发各种各样的狗粮。

 

“希望我们阿汐这次能够认识一个大帅哥,然后他对我们阿汐特别好特别好,拜倒在我们阿汐的石榴裙下呢。”

我噗嗤一声笑了,只好附和她。

“是是是,首先,我希望这家杂志社能够把我留下来,然后,给我分配一个大帅哥,我就会像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一般,从此事业与爱情像走向人生巅峰。”

“阿汐,你本来就是白天鹅啊,只是还没碰到你的白马王子罢了!”

“白天鹅是鹅,白马王子是马,物种不同是不能谈恋爱的,虽然它们都姓白。”

“白马王子是骑着白马的王子啊,又不是白马。真是的。”

“这倒是,不过人与鹅也是不能谈恋爱的。”

“什么跟什么啊,真是,睡觉,快碎觉!”

我已然进入梦乡。

 

42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