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日,我将简历装进帆布包,戴上一只口罩便出门。

不知是不是在医院病床躺太久的缘故,我竟觉自己身体阵阵发虚,一呼一吸之间轻飘飘然而欲仙。

正值二月底,天气还是蛮冷,不过今天倒还好,雾霾较少。

“哈~”

我干脆摘下令人发闷的口罩,呵出一口热气。

空气像正处在冷冻之中似的,显得很新鲜。

 

我步行至天桥区的一处车站,乘坐公交,花费近一小时,我从天桥区转移至历下区。

在经十路历山路站下车后,我打开手机地图,开始步行导航。

 

抬眸远眺,便是久未谋面的千佛山了。

此站距我的毕业学校省师大千佛山校区徒有一站地,但我已足足半年时间没来了。

我忍不住感慨良多,但似乎又空无任何,我不自觉伸出手,抓了抓面前的空气。

是的,很松软。

可以说,整个济南城,我对千佛山这边最是熟悉。

我于此度过整整四年的好时光。

自毕业后,我再没来过这里,同窗都找到了各样工作,只有我在家赋闲数月。之前在辅导机构准备考试时,像什么“省师大毕业怎会出现在这儿与我们竞争”“怎不去大城市工作”之类的话,总是不绝于耳。

 

我照导航,走上了一段上山的长斜路,照此看来,面试的公司,似乎就处于千佛山脚下。

如今已是早上九点,强烈的阳光彻底穿透了消散了雾霾,我走上这条上坡的路,感到无比的惊艳:虽然高大的杨树还未抽芽,但这干净笔直的沥青路,两旁的白墙与白墙下的墙砖,充满了文艺气息。

我在济南还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路。

这让我陡然生出一种错觉:我从此踏上一条令人惊艳的路。

一去不返。

 

一边走,我一边在寻找邮件上标注的地址——“千佛山东二路17号,凯森大厦”,但我分明都已来至工艺美院的门口,它在地图上所标注的位置,就在杂志社所在的“凯森大厦”旁边。但我仍未找到这位叫做“凯森”的大厦。

说好的“我对千佛山这边最是熟悉”呢?

真是的。

鼻子下头有嘴,于是我开始了问询。

“阿姨,您听说过‘千佛山东二路’么?”

“没有,没有。”

“大娘,您有没有听说过……”

“直着走,向左转,哎小姑娘你还是回来吧,我说的不对……”

“……”

几番折腾,我又回到原地。

 

我终于不耐烦了,低眼看一眼手机,不好!

眼看距约定的面试时间愈来愈近,我有些慌了神儿,一个转身,便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这时,我居然能打到车!

因为,后来我才获悉,在这条山路上,出租车究竟有多难打到。

“师傅,我要去这个地方。”

我举起手机,给他看地址。

“千佛山东二路17号?凯森大厦?”

一头雾水反问我的师傅,显然也不知道。

 

“这条路是经十一路。”

师傅告诉我说。

“我知道,但我要去的是,千佛山东二路。”

于是,我俩在经十一路上,来来回回地开了好几遍。

最后,我实在忍不了了,于是翻出昨天打电话通知我面试的人拨来的电话,拨了回去。

“喂,您好,我是今天前来面试的李汐……我们找不到去公司的路了……麻烦您跟他讲一下……”

接着,我把手机递给司机师傅。

电话中的人果然为师傅指明了道路:在一家叫做“望佛楼”的酒店再向山路上走。

司机师傅听懂,迅速调头朝目的地驶去。

很显然,我们又回到了我刚才按照地图迷路的地方——就是工艺美院的门口。

我们的左手边是工艺美院的门口。

“这是望佛楼。”

师傅说。

我们的右手边,就是望佛楼。

出租车继续向上开,十米之后,出租车向右转了,他停下车,指着那栋大厦。

“那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凯森大厦。”

“很感谢您。”

我付掉钱。

师傅开车走掉之前,用一副“祝你面试成功”的眼神,瞧了我一眼。

 

进入大厦之前有个院子,门卫大爷没有拦我,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步入电梯,我又低头确认手机上的地址——

“千佛山东二路17号凯森大厦7层。”

于是按下数字“7”。

“叮”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

只见我面前的地面上,铺着灰色极简风的地毯,墙面也是灰色,似乎加了些草木灰,突出几个立体的几个凹凸不平的、极具设计感的灰色大字——“《探索日》杂志社”。

穿过透明到让人分辨不出是玻璃的玻璃隔断门,我来到前台。

前台的设置也是极简未来风,台面是一整个大半圆和小半圆叠加成的,台基是三个细而圆的白色立柱。

前台小姐姐十分漂亮,与一般公司前台的漂亮不同,她的打扮是很新潮的:留着时下最时髦的超短发,发色是渐变的高级紫灰色,上身穿着帅气的银色反光机车夹克,像未来科幻电影里的女演员,不大像是真人。

 

与她相比,我觉得,背着双肩包,套着明黄色雨衣式大衣的我,简直就是个孩子,人类的孩子。

她注意到了我,抬头微笑。

“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你好,那个……我、我是来面试的。”

我的声音,一听就泛着虚,很没有底气。

“啊,你是李汐,对吗?”

“是的是的。”

“你今天有带简历么?”

“带了,带了。”

我赶紧摘下双肩背包,从包里拿出硬质塑料文件袋,从中取出一张简历递给她。

她双手接过,站起来,从旁边的饮水机上接了一纸杯的热水给我。

“你先坐在这儿等一下,我去看看。”

“哦,好。”

旁边有一个波浪形的透明玻璃茶几,周围有几个透明的可调高度的座位,我右手拿着水,左手提着背包,忐忑不安地坐下,座位也随之缓缓降低,我把脚小心翼翼地踩在下面的杠上。

很快她就回来了,告诉我:“不好意思,他正在开会,马上结束。”

“他”是谁?

难道不是我打电话问路的那一个吗?那个人刚才还能接我的电话,说明他并没有在开会,所以,她口中的“他”,该不是通知我来面试的那个人。

 

过了一会儿,我便见一男子走来。

他约摸35岁,穿着未过膝的黑色毛呢大衣,戴着长方形的黑框眼镜,理着稍长的平头,个头不高,同我差不多高。

他朝我走来。

此时,我仅仅以为,他是负责招聘的HR。

我赶紧站了起来。

“你好,你是李汐吗?”

“是我。”

“跟我过来吧。”

我点头。

他又看了我一眼,才径直往前走去,我跟了上去,穿过敞开着的玻璃门,我们走进一间办公室。

天啊!我的眼前这是出现了什么?!

走入办公室门,我的眼前豁然一亮。

这间办公室极大、极高,墙面都是白色,天花板上是一些被漆成了纯白色的铁质管道,从天花板上吊下来许许多多的或高或低的“星球”,大约是灯。

这太阳系中,我只认出了凹凸不平的月球,带有圆环的土星和体积最大的木星。另外还有一些并非太阳系的星座灯。

其他的,我就不认得了。

 

办公室内,似乎分区明显,是每三张稍显大的办公桌聚在一起,组成一个三角形,一共有四个这样的聚在一起的办公桌区域,它们加起来一共十二张办公桌,靠窗的那边有一张另外的大办公桌,这一间大办公室,总共有十三张桌子。

只听所有人都在噼里啪啦地打字,整个大厅中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打字声,除了电脑键盘劈啪作响,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让人太有安全感了。

我想。

他带我来到一处区域的办公桌前,找到一张现在没有人在的办公桌,问旁边的人:“他什么时候走的?”

“五、六分钟之前吧。”

“好的。”

然后他指了指座位,对我说。

“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看一下前台给我的你的简历。”

“好。”

而后他走到隔壁的一处办公区域前,对一个正在工作的人小声说:“你把杂志拿去,让她看看。”

 

我闻声,静静抬起头,看到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朝这边走来。

他身着一件纯黑色的轻羽绒上衣,一条牛仔裤。他的步伐有些过快,我才发现他的眉宇深刻而严肃,鼻梁极其挺拔,眼神深不可测。他的刘海儿也是微微的凌乱。

走近了我才发现他的手中的确拿了一本杂志。

不知为何,我赶紧地低下了头,但很快发现不对,又随即抬起头。

他什么都没说,没有直视我,甚至都没有看一眼我的脸,也都没把杂志递给我。

他只是把手中的杂志放在了我面前的桌上,便一转身走掉。

如此冷淡的一个男人。

他转身便走掉了,我却无法忽视这个人。

他是谁呢?

这个问题不要想了,如果我能留在这里的话,就会很快知道的。

杂志被放在我眼前的桌面上,我把它转过来。

这本杂志的名字叫《探索日》。

这家杂志社就叫“探索日杂志社”。

那天在招聘网站查看招聘信息时,我看到这个杂志社旗下有很多著名杂志。是因为他们的主打杂志是《探索日》这本科普杂志,所以这个杂志社也叫“探索日杂志社”吗?

其他像《CLOUDS》、《云霓》,虽然也是极其出名的时尚杂志,但也只是小众的时尚杂志,因为杂志社的地理位置等原因,始终无法与一些大刊相提并论。

此外,还有《知摄录》这种摄影方面的高端杂志和一些如《自然程式》等小众科普杂志。

他们只是注明了《探索日》杂志社招聘,根本没有说明是哪本杂志招人,现在他们只给了我《探索日》这本杂志。

想到这里,我才反应过来。

天哪!不是吧?

难道是《探索日》这本杂志招人么?

难道是吗?

难道这个办公室,也只是《探索日》杂志的办公室吗?

我抬头观察了一下这间办公室,是啊,其他的杂志怎么会装修成这样呢,这分明是天文科普的忠实爱好者,才会如此超现实的装潢。

如果事先知道是《探索日》招人的话,我是坚决不来的,因为《探索日》实在是太出名了。

像我这种一无工作经验,所学专业也与之完全不相符合的人,怎可能做得来《探索日》呢?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嘛。

我简直要钻进地缝中去。

我能不能现在偷偷离开这里?

上学的时候我最擅长悄无声息地逃课了。

可是我的资料在他们这里已经有了案底,“面试逃跑”这种事情,传出去的话一定很丢人吧。

唉。

 

我以为,我要面试的,不过是其他的最最最不出名的小杂志,比如《崛起吧!少年》这种中二又简单的小杂志。

可是这家杂志社似乎只招聘这一个职位,全济南城也只有这一家杂志社在招聘,说好的一定要得到一份与文字相关的工作呢?

无论如何,我也要一试。

 

虽然我极少看它,但我也是看过它的,还买过一两本。

那么这次,就认认真真地看一看吧。

我十分“虔诚”地打开面前的杂志,一篇接一篇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竟看得入迷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那个我以为是HR的平头男子又过来了,我把自己从精彩的杂志内容中抽离出来,抬头看他,他的语气十分客气。

“我们去会议室吧。”

“好。”

我站起身,拿起桌上的包,跟着他走出这间办公室,穿过走廊,一路来到走廊尽头的会议室。

相比办公室来说,会议室倒不算大了,不过也不小,一张极长的白漆桌子,周围散乱着大约不到二十只的白色座椅,他让我随意坐下,他坐在了我的对面位置。

“您好,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探索日》的主编,我姓余。”

面前这位看起来十分平庸无奇的男子,竟是《探索日》的编辑!

他不仅仅是编辑,而且还是主编!

我刚才仅仅以为,他是与杂志没有多大关系的HR,而已。

“余主编,您好。”

“这次招聘是我发布在网上的,我是给我们‘知天’这个栏目组招的人,我们《探索日》因为一共有四个栏目,所以编辑也往下分为了四个组,我这次招你呢,就是因为‘知天’这个栏目组一连走了两个人,现在只剩组长一人。”

 闻言,我的心沉了一沉,真的,果然是《探索日》这本复杂的科普杂志招聘编辑,而不是其他的杂志。

“实话跟你讲,现在纸质出版业不景气嘛,之前走的那两个编辑也很有发展前途,但他们一定要走,纷纷跳槽到互联网行业去了。”

“啊?”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从《探索日》这么顶尖的科普杂志跳槽到其他行业去了?

而且……主编为什么要把这样“显得很丢人”的事情轻易告诉我?

“刚才我让他给你的杂志,你看了吗?”

“看了的。”

“感觉如何?有没有看过类似的科普杂志?”

“呃……我以前就看过《探索日》。”

“咦,你竟然看过我们的杂志?”

我不仅看过,我还买过呢!

“嗯,我还买过。不过是高中时的事了。”

“还买过!”

平头余显得十分震惊,差点儿就从座椅上跳起来,他的动作幅度十分大而夸张。

这位主编不会是来搞笑的吧?《探索日》这么出名的杂志我再没有看过买过的话,脑壳子一定是出了问题。

 

他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对我直接讲。

“我刚刚看了一下你在网上连载的小说,笔名是‘池莲生’对吧?”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我不知自己有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太久没人跟我谈论我写的小说这件事了……太久。

我张了张口,抬头直视他,这是我从小至大最心爱之事。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我紧张于他的看法,因为我总觉得自己不好,或许已经连续好几年没有得到别人的肯定。

“这个笔名……挺好听的。但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么古典?你能说一说吗?”

“啊,因为我主要写古风玄幻小说,我喜欢古代的东西,所以名字就取的比较古朴。而且因为我很喜欢莲花,济南的市花也是荷花嘛,还有,我五行缺水,而且需要一个带水的字,感觉池莲生三个字组成的这个词,比较具有动态美……”

我讲了一堆之后,他一直点头。

“嗯,我知道你写的是女频的玄幻小说。我刚才拿手机看了几章,感觉还不错。挺好的,写得挺好的。”

他直截了当地说。

咦?他的评价,还蛮高的呢,虽然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小说还可以,勉强过得去,但他是《探索日》的主编呀。

 

“虽然你的文笔很不错。但说实话,因为你没有工作经验,我们也不知你到底能不能胜任编辑这个工作,所以薪资待遇的话,实习期间,不会和其他编辑的实习工资的一样。”

我点头。

“但如果能够转正的话,工资是和其他编辑用一样表格的。”

“那……实习工资是多少?”

“三……千五。其他人因为有较好的工作经验与经历,所以实习工资四千五。”

他十分不好意思地说。

3500。

我心里着实震惊了一下,不少了。

“转正后的工资是多少呢?”

“转正后扣除五险一金的基本工资5500,不包括全勤、餐补、车补之类。”

说实话,这个工资在济南已经不错,因为我在济南工作的同学的工资都不算高,有一种一不小心闯入了另一个高级世界的感觉,我顿时有些飘飘然了。

喂,可是人家没说一定要招你啊!

我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接下来,我们两个谈论了这本杂志的内容,还谈论了一些别的什么。最后他说“希望我们还可以再次见面”。

他一直把我送到电梯外面,甚至十分绅士地帮我按下电梯。

“余主编再见。”

“再见。”

电梯门缓缓合上,我不见他那树脂黑框眼镜后的、平淡无奇的脸了。

电梯下沉,再下沉。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儿。

4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