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随着凯森大厦的旋转玻璃门走出,我低头一看手机,不过才十一点半钟。

我想到给凉姜回一个电话:“面试结束。”

“嗯。然后呢?”

“还好吧。来之前我也想过,要么结果很好,要么结果很差。”

“那么,结果如何呢?”

“说是等通知。面试我的人是《探索日》的主编,他说我第一不是本专业毕业的学生,第二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所以试用期工资要比别人低。”

“那工资多少?”

“试用期的话是3500,之后基础工资是5500,不加车补餐补之类的。”

“很可以了。”

我还把这位主编的激动表现给凉姜同学描述了一遍。

“妈呀,《探索日》这本杂志你真的能进去也就很厉害了吧,还管工资多少呀,不过看样子他们应该很缺人,应该会面试通过的,那就回去等通知吧!”

“你也要好好准备考试哟。”

我时刻不忘叮嘱凉姜,要认真准备硕士研究生的复试。

毕竟,这一年我一直陪伴着她准备初试,看她熬过了各种心理与试题上的焦虑纠结。初试成绩出来后我比她还要兴奋,400多分呢,岂是人人都能考得到的?不愧是文化课中的学霸,专业课里的凉姜。

然鹅,凉姜同学依然淡淡的:“哦,知道了。” 

 

挂掉电话,下一秒阿春就打来电话,她兴奋的语气简直要冲破手机。

“怎么样啊,小汐汐?面试完了吧?快说一说怎么样!”

我简单为她形容了一遍面试经过。

“这样看来很不错啊,肯定就通过了的!你快来找我,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为你提前庆祝一下!”

“吃饭可以,但美其名‘庆祝’的话……就不必了吧。我刚才从你学校的路口前来时,是从一条小斜路上来的,这条斜路很好看,路上有一家很好看的小餐厅,名字很棒,叫‘日丽风和’,看起来相当文艺啊,味道应该不错。从你的学校步行过来,也不过五分钟的样子。”

一听有美食,阿春的声音提高了八个度。

“好好好!我这就收拾东西立刻去!你在那等着哈!这顿饭我请,我请……”

 

说话间,我已走至这家餐厅门口,一步跨进门,屋内地面比外面低很多,像是半地下室,我走下台阶,观察了一下它的室内装修,是一些原木做的简单的家具和灯具。我在最角落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过了大约十分钟,阿春便冲进来了,她红光满面直扑到我面前。

“今天是周五,没课,超级轻松!”

我笑着看她。

“老板,我们要点餐!饿死我啦!”

“咦,你不是今天没课超级轻松吗,怎么还‘饿死啦’?我都经历了一场胆战心惊的面试了,可一点都不饿。”

“嘿嘿……”

阿春心虚地笑着,拿去老板递来的菜单就开始点餐。

她点了一份意面,我点了一份鳗鱼饭,她想了下又觉得太少,加了一份金枪鱼蔬菜沙拉、炸天妇罗以及鸡汤土豆泥。

没一会儿,餐就上齐,之后老板又上了两只小碟子,里面各放着一个比妙脆角大好几号的一样的东西,但明显不是让人当零食吃的。

“这是……”

正当我们二人对此产生疑惑的时候。

“这是送您的小惊喜。打开里面有纸条。”

“啊?”

我和阿春感到十分惊讶,也感到有些惊喜。我把自己面前的大号妙脆角掰开了,掰成两瓣,里面果然露出了小小的纸条,阿春干脆直接把它给压碎了,也拿出纸条。

“喂,你的是什么?”

我打开自己的纸条后询问阿春,她疑惑地看着纸条,为我念了出来——

“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平静如水的日子终将逝去。”

“乐观主义者……啊,说的不就是你嘛!阿春。”

“不过,‘平静如水的日子终将逝去’是什么意思……哎,你的是什么,快告诉我。”

“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希望就在下一个转角等着你。”

“你的确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阿春说。

我俩开始吃饭,她吃她的意面,我吃我的鳗鱼饭,鳗鱼饭有些咸了,阿春说意面也不算好吃。

我一边低头啃着齁咸的鳗鱼,一边想,万一这次面试过不了,这家小店就再也不会来了吧,但如果面试通过的话,这家好看的店一定会每天经过。

阿春在想她的“逝去”,我大约在想我的“希望”,外面的天渐渐阴暗下来,老板打开了店内昏黄暗淡的灯。

我去结账的时候,老板问我:“妹子,你抽到的纸条上写的是什么呀?”

“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停顿了一下,慢慢背出来:“希望就在下一个转角等你。”

“咦,我们家店里,好像还从没出现过这样的字条呢!真是奇怪。”

我看老板一脸不信的样子,从裤兜中摸出那张小小的狭长的字条,递给他看。

“哎,真的是呢。”

我看着老板错愕的眼神,他继而把字条还我,我重新把它揣在口袋里,准备离开。

转身的时候,听到老板掷地有声地说了句:

“妹砸,祝你好运。”

 

走出店门,我一抬头,看见面前极高大的杨树叶子,忽然想起那个男生,那个走来为我递送杂志的冷淡年轻男子,我听见那位余主编似乎叫他“yún xīng”?

Yún是哪个yún,xīng又是哪个xīng?

“Yún”、“xīng”这两个音的汉字众多,然而他那样极冷淡的性格,名字也会很冷的吧……尽管这样,我还是猜不出个所以然。

他的名是叫yúnxīng吧,那么,他的姓又是什么呢?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杂志内页肯定有他的名字,可是我没有注意。

我有些后悔。我刚才应该注意一下杂志内页的,或者一会儿路过报刊亭,再买一本来看看。

 

不知为何,我会忽然想到他,想到与他有关的这些零星细节。

“喂,走啦!”

阿春从后面走来,一扯我的衣角,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刚才面试之前,主编先带我去了他们的编辑部办公室。”

我慢慢讲述道。

“办公室的环境极好,每个人看起来也都是很好接触的样子。”

“可有一个为我递送杂志的男生,他的性格似乎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

“其他人也为我递送了杂志,是公司的其他杂志,可他们都是面带微笑且彬彬有礼的,甚至都对我说了你好之类的话。只是,只有他送的杂志是《探索日》,而我应聘的就是《探索日》的杂志编辑。”

“他走到我面前后,只是把杂志放在我面前的桌面上,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没有与我对视。”

“你觉得他对你有敌意?”

“不是。我没有感觉出任何的敌意,我只是觉得他很奇怪,很冷淡。尤其我应聘的应该和他就是一个部门。”

“这或许是你的错觉,小汐。哎,话说,你怎么这么在意这个?难道是……”

阿春大概想起了前一日,我俩的关于“白马王子”的对话。

“难道是他长得好看?”

“长相的话……啊,是标准的帅哥了。”

我想到他的那张脸,分明见过一面就深深刻在我脑海中了,那过于严肃的神情,哪怕是一脸俊颜,都让人如何不能对此产生什么想法。

他年纪多大呢?

“不过,我俩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我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了太多有些可笑,于是继续说:“哎呀,面试通过通不过还不一定呢,我又想这么多干嘛呢!阿春,我们走吧!”

我与阿春沿着斜路向下走去,一路上她都在赞叹这条小路的好看与特别,说自己在这所学校里工作了快一年,怎么没发现如此静谧好看的小路。

我说,我在这读了四年书,也没发现这一条路呀。

也没发现有这么一家杂志社呀。

几百米后,我俩便来至经十路与历山路的路口,她挽着我的胳膊穿过经十路的人行横道,沿着历山路,未走几步,她便说:“这就是我的学校了。”

我抬头,面前一个院子,院门墙上钉着一个竖牌子,牌匾上写着——“缤纷鸟少儿美术培训中心”。

呵,还真的是呀,阿春上了一年的班,怎会距杂志社如此之近!

我有些目瞪口呆,深觉不可思议。

济南城虽说没有北上广那样大,但也有历城区、历下区、槐荫区、天桥区、长清区和章丘这好几个区了。

阿春上班的地方,却距离杂志社这么近,这段历山路,我更是走过无数次,它隔壁的统一银座我进去多次。

 

虽然我也是学美术的,但我从未注意过这家培训学校。

“还没到上课时间,要不要上去看看?”

我点头,随她走入院子,她拉开推拉门,示意我进去。

我进去后,盯着墙上花花绿绿的儿童画,不禁为现在儿童的想象力感到震惊。

其中有一幅叫做《星与月》的画,很是好看,是一个小女孩,站在一个巨大的星球上,遥望着远处荧黄的月球,月球一半亮,一半暗,天河很蓝很幽深,无数星球化作黑暗中的星星点点……

我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孩子们的“画展”,阿春快要上课,于是我辞别阿春,走出美术培训学校。

继续沿着历山路向前走,又是几百米,走至下一个与文化西路的交叉口,我便扭转方向,向右转了,再是一个几百米,我便来到我毕业不到一年的大学,山东师范大学千佛山校区。

 

整座济南城这么大,兜兜转转,怎么自己又回到了千佛山这一带?阿春工作的学校在此,我面试的公司也在此。

如果真的通过就好了呢。

怎么我还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呀?

 

来到师大的大门,我看了一眼门口的几个字,便漫无目的地朝里面走去,再过一段日子的话,樱花也要开了吧。

可这些已经与我无关了,虽然我才毕业了半年多而已,我的宿舍床上早已住着别人,那女生也一定和我一样,延续着敷面膜聊八卦看动漫吃泡面的一模一样的情景。

我浪费了太多的时日,也珍惜了很多的好时光,因为没有任何的感情生活,所以我对我的大学生活也没有太多特殊的感情。

我的时间全用来写小说了。

说到小说与杂志社……初三时候在地摊上看过一本小说叫《何以笙箫默》,我对这个故事一见钟情。大三的时候它终于被拍成了电视剧。

男主角等了女主角七年。

我也一直在等一个人。

离开的那年恰好看了这本小说,我总觉得七年很长,很长很长。

不过,到今年为止,已经八年了,比七年还多一年,我还没有等到他。

我很喜欢其中一个桥段,男主角说“我愿意站在显眼的地方让你看到”,我写小说也有这个原因所在——他当时就知道我写小说,等我写出名,他就会看到我的。

他看到我了,就会来找我的。

我一直这么深信不疑。

离开他后的那一年我爱上了写小说,我发现写小说可以发泄我的很多感情。写小说这件事,真的是好,可以让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只有在这种全然的单纯的快乐里面,才会忘掉他。

 

不知不觉,已走到操场外,我踏进铁丝网做的大门,看到了红色的塑胶跑道,忍不住跑了起来。

大约穿得太厚,没跑几步我便“呼哧呼哧”地喘气了,天色也不好,没几个人在这里跑步。

见不到他的这些年,我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驱壳,装作是有灵魂的样子。即使真的很努力,也是一个很努力的没有灵魂的驱壳。一想到他,就一下子抽掉了浑身的力气。

 

我停下来,带着这具没有灵魂的驱壳,继续转悠。

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我的那份灵魂?

却忽然想起中午就餐时老板的那句话,于是从口袋中摸出字条,眯缝着本来就不算很大的眼睛,对着惨淡的白色阳光瞧了又瞧。

“希望就在下一个转角等你。”

希望……?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本无所谓无的。

字条上的“希望”,到底是不是指的对于“我”来说的希望,还是对于我们大家的希望呢?

我想了又想,却愈加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了。我忍不住使劲将纸条一下子团成一团,打算扔进面前的垃圾桶里去。

手臂伸到垃圾桶的正上方,我却犹豫了。

于是,我把手又抽了回来,拳头里攥着这份皱巴巴的纸团,一路走到公交站牌,坐上公交车,狠狠攥着它,一路回到了住处。

 

作者说:昨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于是决定今天发个文……

4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