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我是被一个电话吵醒。

“您好,请问您是李汐小姐吗?”

“啊,对啊。”

迷迷糊糊的我尚在睡梦之中。不过小姐姐的声音真的是好听,听起来温柔、亲和又熟悉呢。

“非常高兴地通知您,您的面试已经通过,可以来公司上班了。”

“啊?”

原来是……

“我们是《探索日》杂志社这边。”

天哪!

我忍不住捂住了嘴巴,着实反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听见了什么!那天面试的探索日杂志社通知我说面试通过?告诉我可以去上班了?

原来那位余主编的夸张表现,并不是面试的假象,而是他真心实意地觉得我可以,才真诚地与我谈论一切。

怪不得她的声音如此熟悉。我才回想起来,这个声音应该就是杂志社前台小姐姐的声音。

“本来余主编是打算亲自给您打电话的,但杂志快要发片实在忙碌,便拜托给了我。他说您如果方便的话,明天就可以来了。因为这两天杂志是在校对期,校对的话,本来是由专门的校对部做,但校对部不久前解散了,我们便自己来了,校对比较容易一点,现在正缺人手,您来之后可以直接上手加学习,从最简单的开始做起。”

“明天呀……”

是不是太突然了?

“我们也知道可能有些唐突,但这只是一个建议,如果您有事的话,当然是先按您的原计划……”

“没事,我明天就去好了。本来也没什么计划的。”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您明天来的时候,请务必携带三张一寸照片,身份证、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哦,我们需要在人事部报道一下~”

“好。”

我赶紧取了纸笔,一一记录下来。

 

挂掉电话后,我按捺住兴奋激动的心情,又不免对未来开始了深深的忧虑。

说实话,虽然我的性格还算很活泼了,但学生时代的两次转学,一次初中,一次高中,都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那两次我并没有尽快的融入到新环境,反而直接被新环境隔离开外。

尤其是初中那次。周围的同学都冷漠极了,除了沈曜,沈曜是当时唯一一个给我温暖的人。

由于从“差学校”转入“好学校”,我的成绩也从全班前十变成了全班倒数后十,同学与老师皆怀有鄙夷的敌意。

沈曜是我的后桌,他也没有主动与我说过什么,但笔袋之类的东西有时会掉在地上,他便从背后默默地戳我,让我帮他捡拾,我有时候忍不住问他:“ 你能不能不要再往地上掉东西了?”

他就静静地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时候老师让前后桌互相提问,我便回头与他互相提问,他背的磕磕巴巴,我背得比他还要磕巴,转过身后,老师问全班背得怎样了,我们都默认说好,老师却总提问到我,我背不下来,他便也被我拖累,俩人一同罚站。

后来我发现,我们回家的路线出奇一致,当时我住在姥姥家,我姥姥家和他家的小区挨着,我俩便常常一同骑车走路,他常常沉默不言,明明是一起走路,他怎么就话不多呢。

但他常叫我“李汐”,他也常自言自语“沈曜”,“李汐,李汐,李汐……”他常这样低声叫我,也常自言自语“沈曜,沈曜,沈曜……”

 

后来,不知道那算不算在一起,用今年流行的话说就是比较“佛系”。他有时会叫我出去。我们特别害怕见人,因为害怕别人知道,早恋不仅会被别人当做笑话,也会被学校严查之后请家长与全校通报之类。我俩只在东环路那最最偏僻的长路上来来回回地压马路,晒太阳,他胆小懦弱,我也胆小懦弱,他不肯承认喜欢我,我也不肯承认喜欢他,害怕对方害怕,害怕对方逃走。

既然没有喜欢,那就是普通朋友,我们连牵手都不敢,不敢逾越。

单纯善良的沈曜给了我温暖与安全感,我很感激他,即便他大多时候有些懦弱,也有时候表现出少见的勇敢。

所以,我很害怕“融入新的环境”这个场景,虽然我不像小时候那么懦弱,成绩也已经变得优秀,但我仍很害怕面对这个场景,我总怕不好的事情重现。

后来我又变回了正常人,也谈过恋爱,但都不如沈曜带给我的那种,颇为复杂的真情实感。

沈曜……

拜他所赐,我也总是喜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的名字。

想到他,我不禁再次陷入沉思。

大学毕业后,他是回到了我们的小城,还是去了他父亲打工的福建?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毕业在家的那段时间,我时常站在小城最繁华的街口,一站很久,等待他的出现。

小城那么小,最繁华的街口也只有那一个,那段时间,我快把我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甚至幼儿园的同学都见全了,可我却,始终见不到他。

沈曜……

怕是只有我自己还在念念不忘罢。

他单方面删掉我的QQ号之后,便再也想不起我来了罢。

晚上,我们在阿春店里吃热腾腾的火锅,我一边涮锅,一边宣布了面试通过这个好消息,叔叔阿姨与阿春都为我感到高兴,我们举杯同庆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吃饱喝撑了为止。

 

“喂,上班啦,上班啦!今天你要上班啦!”

一大清早,阿春便开始咆哮。

真是的,我分明已经在拍化妆水了。我回头看她,她一脸惊诧。

“哎,你咋起这早?平时多能睡呀!”

她不慌不忙地爬起来,倚靠着抱枕,开始玩手机。

“今天可是上班第一天哎,可是我心心念念的杂志社哎!我当然要起早,我不仅要起早,还要化一个好、妆!”

我一边兴奋地说,一边化妆。

“这个唇色好看!眼影不好看,对,太红了,你换个偏棕色的……”

阿春一边玩手机,一边对我评头论足。

我已经开始在扎头发。头发好久没有剪过了,有些太长了,我简单地扎了一个马尾辫,然后把多余的刘海儿用卡子卡到上面去,剩下的额前的刘海儿用卷发棒卷成薄薄的弯弯的空气刘海儿。

“这样挺好的……哇,你这就弄完了啊!”

醒来只顾玩手机的阿春才意识到不对。

“等我哈等我,我会很快的!”

阿春一把扔下了手机,跳下床,趿拉着拖鞋去了洗漱间。

 

阿春骑车载我来至经十路与历山路的交叉路口,便把我放下,她去了学校,我自己步行走向凯森大厦。

这条上山的小坡道还是这条小坡道,路过的“日丽风和”,它很明显还未开门营业。

其实,我来得不算早,走至凯森大厦楼底,已是八点五十,等我到达公司前台时,已经八点五十四分。

“李汐,你来啦!欢迎来我们探索日杂志社上班哟~祝第一天上班快乐~”

前台小姐姐老远就给我打招呼,她实在是太热情了,弄得一向脸皮不薄的我都不好意思起来。

“余主编刚刚跟我说了,等你来到,自己去找他就好。”

“嗯!”

我大大点头。

“加油哟……”

走出好几米,还能听到前台小姐姐的温柔声音。

 

我来至上次来的这间大办公室的门口,才发现门外是有牌子的,是一块被打磨得规规矩矩的原木长方牌子,上头漆有“《探索日》编辑部”几个纯白的阴刻文字,还未到上班时间,大家都零零散散地聊着天。

余主编的位置在离门口斜对角的靠窗角落里,只有他一个人在这个巨大的工作区,他的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阳光很浓,他整个人都已被阳光所笼罩。

我来到余主编的面前,低头看他。

“余主编,您好。”

他站起来,略带歉意。

“李汐啊,你来了,今天就让你来报到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如今实在是缺人手……”

我疑惑地看着余主编。

我今天来了……真的能帮上任何实质性的忙吗?

“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你先在放置打印机的桌前坐一下吧。”

我顺着余主编的目光一回头,发现了一个堆满打印机的办公桌。

不过……这一块工作区域,好像就是上次我看到的为我递送《探索日》杂志的那人的工作区域。

那个叫“yún xīng”的人还没有来。

我坐在座位上,一边无聊地盯着打印机,一边把玩着手下的包带,一边又承受着不知哪儿来的紧张和胡思乱想。

没过一分钟,我一抬头,便看到那个极冷淡的人来了,我的目光恰好与他相遇。

要是我能够预料到自己的目光会与他相遇,我一定不会抬头看他。

我傻傻地愣了一下,他不过与我对视一秒,便直接面无表情地转移了目光,看向别处,走到自己位置坐下。

我仍怔怔地看他。

我所在的区域,果然是他的工作区,他就在我的左手边。

我又看了眼手机,已经八点半整。此时我听见余主编说:“吴组长啊,你带她去人事部报到一下吧。”

吴组长?他姓吴?口天吴么?这个姓不多见。

“我现在比较忙。”

天啊,没想到他一口便回绝了余主编。

余主编不是他的上司吗,他怎么能这样不给余主编面子呢?难道他是真的是因为讨厌我?

余主编大概没想到会是这样,语气立即低了下来,重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很忙吗?”

他说上一句拒绝的话时没有转身,这次干脆都没再回话。

或许他是真的忙吧。

不然这样子的话,余主编都要生气了吧。

 

然而,更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余主编明显没有生气,他对我“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现在有空,我带她去吧!”

一个穿着时尚的男生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来到我面前,看了我一眼,我赶紧站起来。

余主编说:“哦,也好。李汐啊,这是林组长,他是‘知人’栏目的组长,叫林平。林平,那就拜托你了。”

“林组长好。”

“嗯,你好你好。我就带你过去吧。”

林平长得也算帅气了,身高甚至比冷淡的那人要高,皮肤略白,戴着眼镜,有种白面书生的感觉,身材也没有那人瘦削。他始终温和地微笑着,让我感到温馨从容许多。

他带我走出编辑部的办公室,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那人的态度实在是太明显,令我不得不在意。

“你别在意这个,你家组长就是那种性格。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我、我家……组长?

听闻此言,我惊得下巴骸都要掉下来了。

他瞟了我一眼,然后扑哧笑了。

“不是你家组长么?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经是他唯一的组员!”

“我知道。”

我语气平淡。

这是面试的时候,余主编告诉我的。

“唉,可怜的小xīngxīng啊,手下的人一下子全跑掉了,光杆司令做了俩来月了,就等你呢!你来了,他就终于不是光杆司令了。他感谢你还来不及,干嘛还讨厌你呢!”

说的也是啊。

“你放心,他今后不会为难你的。他会对你很好的。”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这位林平同志,愣了足足好几秒钟,还是不怎么相信。

 

作者:很好,终于又林更新了。哦不,临更新,面临更新了。感谢感谢每一位读者,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2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