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随林平来到位于同一楼层的人事部办公室。

人事部门的科长是个三十几岁的姐姐,打扮得十分干净利落,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宽袖口薄毛衣,下面穿了一条黑色微喇工装裤,高跟鞋也是纯黑色的,跟也比较高,她很苗条,身材很好,也相当有精神,一看就十分精明能干,她看我和林平进来,立刻站起来,微笑着招呼我们坐下,于是我和林平坐在招待客人的皮沙发上。

“李汐你好,我叫王丽丽,英文名Lisa Wang,以后叫我丽丽姐就好。可以告诉我你的英文名字吗?”

“啊……丽丽姐,这个我还没有。”

“哦好吧,没关系,”她随即做出一个宽容的笑容,略过了这一话题:“那就把你的身份证、毕业证和学位证都递给我。”

我把这三种证书如数交给她。

“还有三张一寸的证件照。”

“这个是。”

“李汐啊,我现在帮你办理入职手续,不过这是简单的入职手续。三个月的试用期到期后,才会办理正式的入职手续,发放正式工资与缴纳五险一金,我讲明白了吗?”

听得出她有意放缓了语速,可我仍听得云里雾里。

我呆呆地点头。看她十分迅捷地把我的证件照片,用胶水粘贴到一张纸质卡片上去,又用钢印加盖了一个戳,接着用机器覆上一层膜,最后把绳子栓到上头去。

“这是你的工作证,用于出入公司的。不过这个东西在我们公司内部也没什么用,主要是用于凯森大厦保安认识你,或者外派活动时用到。”

“好。”

我手里捏着从丽姐手里接过来的工作证,食指肚上有些发烫。

 

   【员工证】

   照片粘贴处

《探索日》编辑部

   试用期员工

知天栏目组  李汐

    

“这是你的餐卡。”

我另一只手接过餐卡。

“里面已经充了三百元钱。我们杂志社有员工餐厅,在十一楼。哦忘了说,李汐还不知道吧,整个凯森大厦,七楼至十一楼都是我们的。不过《探索日》的所有部门和公司的行政部都在七楼,就是我们这层楼。行政部门的话,除了我们人事部,还有联合发行部、综合业务部、营销推广部、后勤服务部等。八楼是《自然程式》、《历史秘闻》和《知摄录》的办公楼层,九楼是时尚杂志《Coulds》《云霓》与《爵色》的,十楼是《居之家之》、《艺匠生活》、《精英男士》跟《崛起吧!少年》的办公地点,十一楼呢,一整层都是我们的员工餐厅。”

我此前看过探索日杂志社的官网,官网的设计很好看,官网中详细介绍了《自然程式》、《历史秘闻》、《知摄录》等这些杂志,我看得很认真,自然不用她介绍,但她大概以为我没有看过官网,没有那么了解杂志社呢。

在此,林平说:“我们的员工餐厅真的很好吃,还对外赚别家的钱呢!”

“哎,扯远了。正式员工有500元/月的餐补,试用期员工呢也有300元/月,每月都会在发工资的当日与工资同时发放,打到餐卡。你每天的早餐可以在外面吃,也可以在餐厅吃,餐厅的早餐也很不错哦,我每天都早来,在我们餐厅里吃早餐。另外,我们公司还有免费的健身房,在最中间的楼层九楼,进去时需要刷一下餐卡。还有,我们每层楼都设置了茶水间……”

哇……

餐厅、健身房、茶水间……这些都听起来好棒,我忍不住在内心雀跃欢喜起来。她的语速极快,大概是想在极短暂的时间内描述得越多越好,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说话不打草稿”吧。

 

“差不多就这些。”

她呼出一口气,又笑着对我说:“哎,本来应该我面试你的,但是昨天我刚巧去北京开会,高总也恰好不在,几个副总都不在,真是不巧,只能让余主编自己面试你了。哎呀,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余主编说这是他的第一个面试,还有点儿紧张呢,还说要做做功课,准备准备。”

啊?怪不得。

他完全一副比我还没有面试经验的样子。

这样看来,他准备得并不怎么充分。

林平笑了:“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妹子可真够幸运的,不仅躲过了你,还躲过了高总。”

“哈哈,幸运?余主编应该比我和高总加起来都严厉得多吧?李汐,是不是?余主编他很严格吧?”

严厉……?

余主编的面试……本应该很严厉?

这句话像水花一样在我心底慢慢炸开,我心里像行驶的马车不小心压到了一块巨石,“咯噔”了重重一下,反应过来后,我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事实恰恰完全与之相反。

 

怪不得……我能够轻易地通过面试。

我满目犹疑地看着林平,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于是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我放轻松。

是因为本来应该是HR面试我,或者总经理面试我,可他们恰好都不在。

余主编的面试应该很严厉,然而,他并没有对我任何的严厉,现在看来,就像是在——故意放水!

 

“谢谢丽姐。”

“不用客气。”

“那我就带李汐走了。”

“嗯。”

“丽姐再见。”

“再见。”

我随林平走出人事部,感到心情既复杂又沉重。

 

直至走出人事部办公室很远。

林平小声而严肃地跟我讲:“这样看来,你是幸运太多。”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他还会不会继续讲下去。

“你不知道,虽然‘知天’组目前相当缺人,但因为《探索日》本来就是我们社的主打杂志,‘知天’又是《探索》的核心栏目,他们对前来面试的人员有相当严格的把控。”

“自两个月前,人事部在各个网站发布了招聘信息后,每天都有好多前来面试的人,简历也相当漂亮,有国外留学回来的,国内硕士毕业的也比比皆是,但都被刚才那个丽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pass掉了。”

“其实招不进新人,吴组长心里也很急,他只是不说罢了。”

听着这话,我心底里越发发虚,一阵紧接着一阵。明白了这些,我几乎都要站立不住了。

“余主编肯定也很急,因为如果没有新人,吴组长组里的工作,他要一直帮忙做,并且很多。他平时已经够忙了。”

林平还在不停地说。

所以,精明的余主编并非是第一次面试别人而不擅长面试,他只是因为缺人,而故意装作不会面试的样子。

没有任何的刁难,面对面尴尬地不知如何交谈,夸赞我小说写得好,迫切地想要我来杂志社工作……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故意放水。

而且,今天就让我来“报到”“帮忙”……就是这个原因了?

怕搁置时间太久,会徒增变数?

 

我此刻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

来杂志社的第一天,就让我发现了这种事情,我的心中顿时被悲凉所充斥,满心的欢喜一瞬间烟消云散。

慢慢走了几步,我突然想到,他这样冷淡地对我,是不是也因为我是刚巧这样被招聘来的,我令他十分不满意,会令杂志的质量下降呢?

突然想到这,想到那个人冷淡对我的原因,我浑身忽然发起冷来,从脚底开始,慢慢向上侵袭,一步一步,我走得愈发的慢。

……可无论怎样,我都是余主编费尽心思放进来的一个人,只是恰巧我是水平很烂的一个罢了。

那个人……

我不知道我为何总是这么在意他的看法。

Yún xīng,我倒是大概猜到了他的名字。

星云。

云星。

宇宙有关。

对吗?

 

林平已经看不出我思虑得如此之深了。

“我们现在去下茶水间。”

我跟着林平来到他口中的茶水间,茶水间里面有几个自动售货机,有自动饮料机等等,当然也有卡座。

林平取了两只纸杯。

“喝点什么?”

“不,我……”紧张的我深吸一口气:“有没有柠檬红茶?”

“有柠檬水,也有红茶,就是没有柠檬红茶……其实我告诉你这些,只是看到你想不通的样子,想告诉你让你放轻松。那些人和我们杂志社没有缘分而已。”

“哦……”

“其实你也有你的优点,比如是才毕业的学生,并且没有工作经验。”

这也算是……优点?

“来我们公司的员工,哪怕是新进来的,甚至是实习生,都是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你是第一个毫无工作经验的本科学生。其实我们很喜欢你这种初出茅庐的感觉,朝气蓬勃的,多好,不像我们这些老人一样,更不像刚毕业的硕士生。”

“啊?你怎么知道我是……没有工作经验的刚毕业的本科学生?”

“看出来的,不过——”

他拉长了声音,话锋一转。

“这件事你自己心知肚明就好,今后在任何地方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哪怕是余主编和吴云星。反正,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了整本杂志好,领导只一味把控新入职的人员水平,他们可不知道我们这两个月过得有多苦。好不容易进来一个人,我们都会好好带你的。”

 

可林平的话并没有使我的心像一颗大石头一样落地。

入职的一小时内就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使我的每个汗毛孔都竖立起来。今天一天还有很长的时间,今后未来还有很长的时日,如果我一直抱着这个秘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好好地工作,是否能够正常面对公司同事。

我一定更无法正常面对那个,被我叫做组长的冷淡男子。

 

林平教我如何使用面前的饮料机,他接了杯卡布奇诺给自己,又接了杯柠檬水给我,然后我俩走出茶水间。

一进编辑办公室,他就笑着对余主编说:“我们俩回来了!”

他的语气很欢乐,就像我与他们已认识很久,普通又常见的一次外出工作回来一样。

“还蛮快的嘛,麻烦林组长了。”

余主编笑着说。

我转身对林平说:“谢谢林组长。”

“哎呀,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嘛!”

林平挥了挥手,端着自己的咖啡坐到座位上去了。

我忐忑不安地拿着纸杯向前走去,就像是很怕把里面的柠檬水洒出来一样。

秘密……

或许林平还不如不告诉我这个秘密。

我的工作还没正式开始,便笼罩了这么一层阴云。

 

作者:

劳动节快乐,希望以后能更新快一点。。

2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