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皇帝举行围猎,一是为了放松娱乐,另外也有观察八旗子弟的骑射是否娴熟,趁机考核官吏,检阅军容,同时选拔能力突出的勇士的目的在其中,因此八旗将士各个视猎场为战场,奋勇争先,努力捕获最大、最凶悍的猎物。只一天时间,已经有了许多猎物,在王帐前摆了满满一排。

晚上又有宴会,各人都将自己最得意的猎物展示出来,皇帝一一检阅,对格外突出者给予奖赏。那些猎物很快又成了架子上的烧烤,香气扑鼻。

油汪汪的烤肉送上桌,我只选了些软嫩的给保成吃点儿,自己却没什么胃口。后腰的酸疼已经延伸到了小肚子,一阵一阵的绞痛,貌似要闹肚子。令我不由得精神紧张,生怕御前失仪。

“太皇太后!皇上!”

突然,神出鬼没的宝格格又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个大盘子,上面摆了两个鼓鼓的东西。

我回过神来,打眼看了一下,切开的馒头烤了一下,里面似乎夹了烤肉和菜叶子,算是简装的肉夹馍吧。

“这是臣女亲手做的,特别好吃,请太皇太后和皇上尝尝。”

宝竹兴冲冲地端着那盘东西就要往御座上头送,立刻被侍卫拦住了。

“你又胡闹什么!还不赶紧下去!”

裕亲王站起来,气急败坏得脸都快绿了,十分令人同情。看下首,裕亲王福晋的脸色也不怎么好,脑门上一片水亮,看起来冷汗也不少。

这位老实巴交的王爷向来安分守己,恪守本分,却不想遇上个爱出幺蛾子的侄女儿,花样还层出不穷,他没有突发心脏病,已经算是强悍了。那位福晋,却不知有没有在后悔把她带来了。

宴会上一下子又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皇帝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不敢说话。后宫们则等着看好戏,一个个眼睛都亮了。

我倒佩服宝竹,居然也不怕,直挺挺地站着,手里还捧着那盘子,不屈不挠的架势。

“哟,这倒是个什么东西啊?看着圆溜溜的,那么大个儿,可怎么吃呢?”

太皇太后总算开口打了圆场。御膳房预备的东西都很精细小巧,基本上每一样都是弄成一口能吃下去的大小,好方便进食,又不损上位者的仪态。这样比男人拳头还大的完整大馒头,太皇太后自然不曾见过。

“回太皇太后,这是宝竹自己想出来的,取名叫汉堡包,味道可好了。您试试就知道了!”

宝竹忙不迭地献宝,我只觉得一阵牙酸,鸡皮起了一层。

汉堡包?还自己想出来的?好意思吗?

纳兰氏凑过来,在我耳边说:

“瞧见没?什么叫不知死活,我今儿算开了眼了。”

自古以来,吃食上最容易被人做了手脚,因此宫里用膳的规矩很严格,为了保证上位者的安全,不仅所有呈上来的食物都只能经专人的手呈递,而且都要验毒。

宫里头的人都知道,伺候皇帝用饭,并不是容易的活儿。皇帝的吃食永远是单独准备的,由侍膳的人呈上去。侍膳可远不是盛汤夹菜那么简单,同样的菜不可呈超过三次,荤素必须搭配,最要紧的是——决不能劝菜。上位者的喜好,绝不能被别人轻易掌握住。

若是宫里哪个奴才侍膳的时候敢指着菜向皇帝推荐,旁边的李德全不用请旨就可以直接让人推出去掌嘴四十,这叫“戒多嘴”。那可不是拿手打嘴巴子,而是用竹板子抽嘴,四十板子打完,别说是嘴,连牙都碎了。

如今这位宝竹格格,就这么端着盘来路不明的东西,却要让太皇太后和皇帝吃,只要哪个有心人这时候参上一句,事情真是可大可小的。

周围的人正幸灾乐祸,我只隐隐觉得头疼,不由又叹气。

偏有人却不愿意我轻松,开口叫我:

“哀家年岁大了,牙口不好,就算了。德宛啊,来,伺候皇上试试宝格格的新鲜玩意儿。”

“是。”

我无奈起身,忍着不适,走过去接过那盘子,顺带受了那宝竹的白眼。

端着盘子到桌旁,李德全早已拿来一把小银刀,我挽起袖子,正要切,那宝竹就叫了起来:

“你不懂就别瞎弄!汉堡包是要整个咬着吃的!”

“住口!不得对常在无礼!”

裕亲王大喝一声,转头朝我拱拱手。

“侄女出言无状,常在恕罪。”

我头疼,腰也难受,懒得说话,摇摇头,朝裕亲王蹲了蹲身,算是回礼。眼角瞥见宝竹气呼呼的模样,又是一阵烦躁。

整个儿吃?能不能不开玩笑?让皇帝抱个大馒头当众啃吗?

切开那个“汉堡包”,我捡了块不大不小的放到小盘上,先用银签子试了试,然后拿起小刀,从那块上切下一个小角儿,送进自己嘴里。

“谁让你吃了?这不是给你吃的!”

这哪儿是宝竹格格?分明就是个“爆竹”格格!动不动就嚷嚷,吵死了。

我索性也不理她了,只管嚼着口里的东西。

馒头烤的有些过劲,干巴巴的。烤肉上的咸淡不均匀,有的地方沾了辣酱,有的地方却又有蜂蜜的甜味,口感诡异。菜叶子的水都还没弄干,湿淋淋的,跟烤肉上的油混在一起,又凉又腻,实在算不上好吃。

“我说格格,你不懂宫里面的规矩,可不能这么乱嚷嚷。”

纳兰氏这时候悠然开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伺候皇上用膳,可不是谁想干都行的。给皇上进的吃食,就是要先试过了才能呈上去,这是规矩。宛常在吃了,过一会儿没事儿,才进给皇上品尝呢。”

“你敢冤枉我下毒?!”

宝竹格格跳了起来,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圈套。

“你这是诽谤!”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出戏,用力嚼着嘴里的面团。

粘牙了,越嚼越干,真是咽不下去。待会儿我就算不被毒死,也得被噎死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谁说得准啊是不是?好歹等会儿,看宛常在没事儿了再说呗。小心没大错嘛!”

下面的郭若罗氏一开口就是落井下石,手绢儿一甩,说得很无辜的样子。可我怎么听都觉得她那口气,更像是盼着我中毒才高兴。

“哎呀,姐姐你这么说,宝竹格格万一多心可不好了!格格,咱们这是就事论事,可绝对不是成心说你呢。”

李氏晃了晃头,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你……你们……”

我看着后宫的女人们,为了抵御外敌入侵所展现出的空前团结,用力咽下黏在嗓子口的那团面糊糊。

太难吃了,搞不好就算宝竹没投毒,我也会因为她诡异的厨艺而食物中毒……或者因为消化不良而胃穿孔……

小腹痛得越来越厉害了,一坠一坠的,身上一阵一阵出虚汗。

怎么会这么疼呢?感觉好像肚子里的肠子都搅成一团到了。难道真的有毒?

我忍着头晕的感觉,端起那盘东西,准备送给皇帝。

都是他惹出来的,让他自己也尝尝……

东西还没送到皇帝面前,我只觉得腹部猛地一阵抽搐,好像被跟火烫的棍子狠狠抽了一下,顿时眼前一黑,双腿发软,人就朝前栽倒了。

“啊!常在!”

“宛儿!”

“怎么回事!”

“来人啊!”

眼前漆黑一片,最后的意识里,只听到一片嘈杂,碗碟破碎的声音,人的呼叫声,还有些尖叫。

好疼啊……

……

 

20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