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为顾命生而来……”

肖南看着显示器上的邮件内容,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而这种慌乱,自己已经有两年没有感受到了。

充斥着迷雾的孤岛,血腥的屠杀,巧思的诡计,在他的记忆里,这些细节已经像电影一样重复播放了不知多少次。而眼前这封邮件,似乎又将那些惨痛的记忆勾起,一点点侵蚀着他的内心。

我想玩一个游戏,代价是你生命中最珍视的东西——十殿阎罗

标题硕大无比,用黑色字体加重,他看着邮件的内容,心里砰砰乱跳:

似乎有什么诱人但却充满了危急的元素,正在勾引着他的好奇心,然而这种好奇所带来的代价便是邮件中所述的“生命中最珍视的东西”,这是一个赌局吗?

紧接着,一串奇怪的数字跳进了他的视野。

1-0:2:4:0:12:18:24-4

望着这组奇怪的数字,肖南展开自己的笔记本,将数字原封不动地誊写了上去,乍看上像是某种特定的数字组合,由于这封邮件有些莫名其妙,他也想不出到底这些数字代表着什么。

看看书桌上垒满烟蒂的烟灰缸,他自嘲地笑笑,准备将它清理一下,正当双手触到冰冷的烟灰缸时,另一双小手忽然从书桌旁伸了过来,捧住了显得有些巨大的水晶烟缸。

“又抽!每次半夜咳到我睡不着!”那双小手的主人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刻正皱眉看着他,让他觉得心里一暖——两年了,她终于适应了和自己在一起的生活。“你要是抽病了,那么我就成孤儿了。”小姑娘说罢狠狠地杵了肖南的脑门。

“好好好,不抽。”肖南有些好笑,这丫头虽然嘴巴坏了点,但是还是很懂事的,每次他不舒服,总是有清粥小菜来调剂胃口,就好像那个女人一样,总是口不对心呢。

老顾,你女儿真是好姑娘。肖南在心里暗暗说道。

她叫顾晓帆,是顾命生的女儿。

两年前的那场杀戮,终结了许多事情,其中也包括他和顾命生的友谊。随着时间慢慢向前,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父,但肖南却永远不会。

“看,你的女儿长大了……”

临出门之前,他看着桌上那张合影,喃喃地说道。

江城难得的太阳天,终于破解了数日的寒冷。

街上的行人分明多了起来,都趁着难得的阳光出来透透气。肖南带着顾晓帆走过了几家商店,但小丫头却都不喜欢那些肖南挑上的款式。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而过,不时有人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俩。

的确,二人的年龄有些怪异。顾晓帆七岁,却叫肖南爸爸,一个三十不到的男人带着一个半大孩子买衣服,也难怪路人会觉得奇怪了。

蹦蹦跳跳地走了几条街,顾晓帆也没有挑到合适的衣服,肖南不禁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晓帆,都不喜欢吗?”

“好漂亮啊……”晓帆攥着肖南的外衣角,忽然被橱窗里一件精美的水晶吊饰吸引了。肖南循着小丫头艳羡的目光看去,在对面的施华洛世奇专卖店里,一个水晶制的吊坠正迎着店面里辉煌的光线,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就连未谙世事的顾晓帆也被它吸引了。

肖南看了看商品标价,不禁吐了吐舌头——这可是他几月写稿的收入了。他看着顾晓帆有些痴痴地看着对面的橱窗,心里盘算着稿费交完税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她的生父,原本也算是富甲一方,那种看高档货的眼光真的是能遗传的。

肖南边走边想道。

 

吃饭的时候,他就像看着恋人一样的看着对面的顾晓帆大吃大嚼,这幅表情似曾相识,她也是这样。

这时忽然听到手机在响,肖南迅速停下筷子接通了电话。拿出手机一看,竟然发现对方的号码“无法显示”。

“呼……呼。”电话那头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但却没有人说话。

“喂,请问找谁?”他感到一头雾水。

经历了数秒的沉寂后,电话那头终于有人应答了:“……是肖南先生吗?”

“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肖南忽然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无论从语气还是语调,听上去都有些不正常。

“哈……好温馨的画面啊。呃,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十殿阎罗。”那个声音带着沉重的呼吸,粘腻不堪,似乎还有一丝咸腥的气味,“在暖暖的阳光下,父女二人在一起共享天伦,呼……想起来就美妙啊。你说是不是啊?”

“十殿阎罗!?”肖南下意识地抬头四处张望起来,心里忽然一阵狂跳——那个发邮件给自己的人,竟然打电话来了!但他只见到街上行人攘攘,并没有谁专门在打电话给自己。“为什么打电话给我?”

“……别问这个,呵呵……我就在一个地方看着你们,你们,都在我的掌控下,游戏已经开始,二十分钟后,我要你立即出现在市第一监狱大门口……”那个声音似乎兴奋了起来,大口地喘着粗气。

“什么?第一监狱?二十分钟?你开什么玩笑!”肖南对于这个无理的要求感到非常错愕——第一监狱远在城南,想在二十分钟内赶到,除非一路闯红灯。这分明就是一个精神异常的人,在和他讨价还价。

“游戏有游戏的规则,啧啧啧啧,多漂亮的小姑娘啊……呼……呼,要是,小脸上加点灰黑,会不会更漂亮?哟,焦焦的皮肉,多美啊。”那个声音忽然变了一种腔调,听上去悲天悯人,却又有几分地狱的死气,惊得肖南心里一凉。

回头一看,晓帆正在扒拉碗里的馄饨,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砰!”一声炸响忽然从身侧传来,肖南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揽过顾晓帆压在身下,隔壁桌的煤气罐不知什么时候漏了,端口上正嘶嘶地往外冒着火苗,眼看就要爆炸,店里的伙计都慌了神,急忙端来水盆灭火。客人们也都惊骇得如鸟兽散去,乌央乌央如同潮水一般汹涌澎湃。

肖南第一反应便是抱着顾晓帆逃离这个生死之地。令他感到后怕的是,倘若刚才遇到更大的明火,煤气罐爆炸,离罐子最近的顾晓帆怕是难逃一劫了。但随着纷乱的人群拥挤不堪之时,肖南正欲带着晓帆往门外跑去,回头一看,几秒钟前还在自己身边的顾晓帆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一变故让肖南惊呆了——小丫头不见了!就在汹涌纷乱的人潮中被挤散了?肖南在浓烟中四处寻找着顾晓帆的身影,可是在人头攒动、高声呼喊之间,晓帆的身影就如同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肖南在四散逃命的顾客中寻找一个弱小的声影,此刻竟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你到哪去了?

他在心里强烈地呼唤着,但目及之处看不到顾晓帆的影子。刚才因为扑倒在地上而滑落的手机还在地上一闪一亮。

这该死的电话居然还通着,肖南强忍着心头的厌恶,急忙将耳朵凑了上去。

“你只剩下十八分钟了,抓紧时间吧!等你完成任务后,我就给你想要的!”

那个声音很得意。电话随即断线,身边逃命的人一个个互相推搡着,乱作一团。肖南脑子里有些混沌,搞不清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家伙劫走了晓帆!巧妙地趁着刚才煤气罐引燃时产生的骚乱。

“王八蛋!”肖南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往城南的第一监狱奔去。“我才不要你的什么褒奖!”

十殿阎罗你这个王八蛋!

肖南在心中狠狠地咒骂着,不断催促司机加快速度,一头雾水的司机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什么拼了命一样的往监狱赶。

约莫二十分钟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那个无法显示的号码。

“……停车,阳光多好啊,让司机停车等你,你一个人下车,到监狱大门附近,二十分钟后回到车上,然后回城,注意避开监控哦。乖……听话。”那个声音呻吟着,肖南终于听出了古怪——变声器,一个人用变声器接通电话在对他发号施令。

“我一个人?你到底想干什么?”肖南压住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不想说第二遍!”那个嘶哑猥亵的声音忽然变得极端暴怒,“按我说的去做!你想失去你最珍视的东西吗?我可以满足你……”忽然他又变得温柔无比,但却在骨子里透露着一丝邪气,“你没丢过东西吧?我原来丢过一只猫,啧啧啧,好可怜的,那猫脸上全是伤啊,最后还瞎了一只眼,我只好敲死它了,不然它也活不下去……”

电话又断掉了。

“人渣!”肖南恶狠狠地闷哼了一句,叫停出租车,让司机留在车上,自己一个人走了下去。

前方就是红色的监狱高墙,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飞鸟沿着天际线缓缓飞过,显得格外苍凉。

1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