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1想忘的忘不了

如果说岁月给了我什么的话,那肯定不是什么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什么的!而是有胆乃为之,无胆则修行。在被我老头收养的年月,他就是这么教育我的,如果他没收养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这么生活的,迷迷糊糊这样想着的我靠着枕头睡着了。

 “采薇,没想到你居然接我的电话了!”被一阵铃声惊醒的我,听到电话里那头传出熟悉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当然我毫不犹豫的关了机,“一切大事等我睡醒了再说”向来是我的头等信仰。不知道我又接着睡了多久,但恍惚中我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情景倒是还蛮清楚,月黑风高的夜晚,周围雾渺茫茫,在一条绵远悠长的河边,接满硕果的梨树下,站了个古装美男子,银色的长发,印着樱花的白色锦缎罗衫,看见那张脸后却让我醒了,不过却也记不清是怎样的一张脸了,真是可惜了。

“笃笃笃笃笃笃,,”还没等我下床,敲门声就震耳欲聋,我就着也还没到上课的时间啊!不过这上课也就是陪小孩们做做手工,画画彩图,我就一教社会课的没那么重要吧!的这一想法开了门,就被门前的人扑了个满怀。

“你这个挨千刀的居然这么久都不联系我们!”怀里一个披了一肩大波浪穿了一身黑白相间MISSONI的休闲套装的大美人梨花带雨的朝我乱吼了一通。

“我不是想静一静吗?”我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背,又对着依在门边用他凉薄的唇呼出寥寥青烟的忧郁男子招招手让他进来,我好关上门。

“你一静就要静四年啊!你这生物钟也太慢了吧!要不是我查到这儿,我看恐怕你到棺材里都还没静够。”她摸了一把眼泪,依然不依不饶。事实正好和她说的相反,就是因为时间太快,我才没有把该理的理一理而已。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看你不是找着我了嘛?”我朝着旁边忧郁的男子使着眼神,让他帮忙劝劝,可他居然不理我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句“你活该!”我咬咬牙忍了。怀里的这个美人吧是我在高中的时候认识的裴氏集团的独身女裴洛妍小姐,那个说话的男的也同是我在高中就认识且当初说对我如何如何,但后面被我整得如何如何后就不敢再如何如何的林微烟。真不明白他明明一个男的吧,还叫这么娘炮的名字,我想他男生女相,所以他爹妈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儿。那时刚见面我就调侃过他,他跟我说什么这名字还是有来头的,出自唐朝欧阳修的《碟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什什么的,他妈特爱这首词,觉得这一句很有意境,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名。然后我白了他一眼说“欧阳修是北宋的!”他顿时气得背过身去,也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跟我表了白,,,,,,,,

“采薇,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们回去呢?”裴洛妍得话打断了我的回想,她们一来就把我这么久想忘怀的事给勾了出来。是谁说的时间是一切事物的解药,他姥姥的一点都不靠谱。

 “我在这挺好的,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在这教孩子们一些常识我觉得很好!”在这还可以时常给我爹送送牢饭,在我被收养不到三年的时间,我那个不靠谱的爹就犯了事被逮了,虽然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还是含泪难舍,毕竟那是唯一承认我的家人。在被收养的时候我很疑惑,我老头怎么就收养了我,我在孤儿院里就一混世魔王,12岁的时候我在院里已经是说一其他的孩子没人敢说二,用他们的话说是第一我打架不要命,第二我有领袖精神。其实我觉着主要是我能带着他们一起混还能英勇的承担起挨打的责任。那时候院长阿姨管得严,大家的日子就像坐牢一样,那叫一个难过,我呢偏偏不信邪要闯闯这龙门阵,偷偷带他们到镇上去游乐,还时不时浑水摸鱼的盗些吃的和玩的给他们,那时候并不觉得是什么坏事,可事到了院长那里就是挨一顿打的。那天我为了不被挨打又迅速的爬到了那颗梨树上,我老头刚进院门就看见了院长阿姨拿着笤帚站在树下,而我就趴在梨树上脸上还有不服气的姿态。“不错,林院长我就带她走了!”我寻着声音望见他的时候,他朝我招了招手,白色的衬衫,藏青的裤子随风维扬。后来才知道他即将成为我的养父。那时候我以为我终将有个家了,可事实并非如人意。回到他的家后,我才知道原来小偷是可以收养孩子的,而我就成了那个可怜的小孩。

 

“叶采薇,你没事吧,就你还好意思教常识,你不怕把祖国的花朵带到沟里去!”杨微烟难以理解的看着我,却被裴洛妍踢了一脚在那里猛揉腿。

“他说的也没错,你不是也被我骗过。”我看着他们无力的笑了笑。

 “哎,那件事我都没介意啊!还提它干嘛!”裴洛妍拉过我的手,好像表示很理解我的苦衷。

“对对,我那时候不也一心帮你吗!我就一张贱嘴而已!”杨微烟陪着笑的看着我。

“得了,采薇你就跟我们回去吧!你说你一学设计的在这里能有什么前途啊!”裴洛妍又板正的把话题扯回的原点上。

“你该不会还忘不了那厮吧!你说你为了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呸呸,,做了多少傻事,就我说那时候就该我们一起把他大卸八块,拖出去斩了,再油炸,再生煎,总之让他死得很难看,,,,”杨微烟撰起拳头,又被裴洛妍用力的拍了他的后脑勺,他委屈的看着我。

“好像那只不过是很久的事了。”的确是很久的事,久到现在一想起来都是笑柄,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个好人,要喜欢上比自己还要坏的人的概率应该少而又少,可从来我的运气就不好,这微末的概率也让我给遇见了,我想去买个彩票得特奖也不过如此了。

“那你的意思是,愿意和我们回去了。来,碰蛋!”裴洛妍兴奋的好像能吃下两鸡蛋,虽然她回回吃了高蛋白类都要到五谷杂粮的轮回道里打个十来回的交道(拉肚子),可她也乐此不疲,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庆祝的隆重,说着从包里拿出一袋水煮蛋,分给我们。

“等等,我没说我要回去吧!”

“哎,既然你觉得事儿已经过去,那肯定是已经过去了的!你不会要揣着过去天荒地老吧!我看你也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蛋都拿出来了, 哪有揣回去的道理。你忘了咋们三说的”此蛋一出,不负神明!”,你想违抗天意!”她居然还记得这句戏语,那只不过是暑假我们三个人背着同学和老师去玩什么探险,结果什么都没探着,险倒是槽了一回,掉进了个深坑,全靠她包里的一兜蛋让我们挨到人来救,于是在被救上来的时候,她非说以后蛋就是我们的在上神明,也真是有她这么个奇葩。

在我还没把事情想通透的时候,他俩自来熟的去跟院长阿姨替我辞了职,还把我的行李给收拾稳妥,我正准备和院长阿姨说并非我本意的时候,院长阿姨和老师们带着院里的孩子来跟我告别,还说什么也舍不得我的话语,可当我说既然你们舍不得我,我也是可以不走的,他们又一副慌张的神情说什么终归这里会埋没我啦,还是要去大一点的地方好就业,好有成就等等,然后一推一嚷的把我送进了裴洛妍的车。

“看来他们不怎么欢迎你!”车里林微烟拿起一苹果往嘴里送,我一个顺手助推,让他得以吃得更快些。

“咳咳咳,,,你,,,过分!”他猛地一阵咳嗽,怒目的看着我。

“我是看你吃的慢,有些堵不住嘴,帮你一把。”看来他很久都没有被人收拾了,皮开始厚了。

“采薇,你毕业证在李老师那儿,他帮你收着的,可学位证就,,,”裴洛妍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说着。

“没事,到时候在补就行了。”能有毕业证就算很不错了,出了那样的事没开除我就阿弥陀佛了。

靠着宾馆的落地窗H市的夜晚还是那么的灯火辉煌,温柔的微风从微露的风窗口蔓延进来,在裴洛妍的家人眼里我已经成为一个不速之客,没办法谁叫那时我骗裴罗妍让她带我去她家总公司转转却偷了她家重要的客户资料。只是没想到会在她家见到一位久违的人。不曾想过,我仅做过的几件好事中,竟然把亚洲第一集团当家的给救了,后面几年的时光也有见过面说过些话,但都是一些匆匆之语。不过他今天到还把我解救了,所以说这因果并蒂是不假的。他到是爽快的替我把宾馆的房钱结了,还凑着我的耳朵说了句什么,我当时没听清,只是接过了他递来的名片。

“你怎么认识Mustafa的?我跟你说你离他远些,听说在法国的时候几个贵族女孩都为他自杀了,他可是个真正的纨绔。”电话那头的裴洛妍的声音显得紧绷。

“以前你说你喜欢杨乔落的时候,,,,”看来她也知道她提了最不该提的名字,原以为过的够久,忘得够久,可没想到当这个名字被随口提出的时候,他鲜明的棱角,清凉的眼神就那么轻易出现在脑子里挥也挥不去。

“你说你和烟子的事要不要我投到“豪门风云之两三事”的帖子里去。”

“呵呵,我就是和你说说晚上风大,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她急忙用极具关怀的声音说完后挂了电话。看来是知道我的作风的人,不愧在从高中到大学一起厮混了那么久。

1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