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若是重逢!

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我拿着油条无力坐在一花坛边慢嚼着,此刻我觉得我就像大海里一个可有可无的浮游生物,在这个文凭很重要,学位很重要,钱更加的重要的世界我有着就快被吞噬的危机感。这三个月里我面试各种各样的工作,均以失败告终,我就很纳闷不就是一个愉悦别人、满足自己的珠宝设计怎么还需要什么什么海外归来的资历硕士的学位,我看着当时得奖的那些证书感觉都是废纸。还好住在林微烟姨婆的房子里,房租还可以缓一缓在交。

好吧,就在去面试最后一家,还不行的话,就先答应林微烟,在他的事务所先上班吧!我把手中的油条一股劲的全揉到嘴里,想着林徽烟得逞的奸笑义愤填膺的站起来大叫了一声以表决心!周围的人想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我昂首大步的朝目的地而去。

“你可以跟我们说说,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吗?”对面的主管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不知道是不是上了油,看上去逞亮逞亮的,还有些秃顶。可能天气太热的原因,他不停用纸巾擦拭额间的汗珠。我在想难道大公司都不在乎“门面”的吗?不过他旁边坐着的倒是个美人儿,白衬衫、灰色A字裙被她穿的玲珑有致。

“和我的专业对口,而且你们不是在招人吗?”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好像看见他的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旁边坐着的美人儿也跟着皱了皱眉。

“那你在说说你觉得珠宝设计是个怎样的工作?”

“愉悦别人,满足自己。”我很诚恳的说出我的想法。

“具体点!”秃顶的主管抬起桌上的水不停的往嘴里灌。

“客人喜欢我的作品就买了戴上,戴上了好看的作品自然她的心情就会很开心,我呢因为作品大买,有大笔的收入不就很满足吗!”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好吧,叶小姐你回家等通知吧!”

主管好像是被水给呛了,我正想着要不要递个纸献个殷勤以便给我的面试加分的时候,旁边的美人儿就叫我出去了。我看了看时间,带着为什么面试的时间会越来越短的疑惑走出了这家公室。

 

“我看你就好好的来我事务所上班吧!我又不会亏待你。”坐在对面的林徽烟穿着一套阿尼玛西装享用着法式牛排,时不时的用他细长的眼睛微微抬起瞧一瞧我,吃个东西也能这么优雅,真是不辜负林徽烟这个名字。

“你是想好好的使唤我吧!”我狠狠的切着盘里的牛脊肉。

“采薇,你明天和我去个地方吧!”旁边嚼着一口蔬菜的裴洛妍漫不经心的开了腔,还转着她明亮的大眼珠子。

“你要干嘛?你不会又要给我做法事,跳大神吧?”我警惕的看着她,上高中那会裴洛妍就爱捣鼓什么占卜啦,周易啦,星座啦等我觉得不靠谱的奇门八卦,有一次吧我感冒,高烧到40度,她吧不着急带我到医院不知道去哪里找来的几个道士要给我做法事、跳大神,还泡了一张奇怪的符咒让我喝,不仅烧没退下去我还不停的往厕所去,那次可把我给害苦了。

“我的信仰早就改了好吗?再说我就开了家宠物馆也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她双手手指交叉,用那张瓜子脸放在中间。我白了她一眼继续吃着盘里所剩不多的大餐,是啦家里有钱就是可以任性,据说妍妍她家准备找一个优秀的上门女婿好接管她家的家业以弥补她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空缺,所以个个星期都被拉出去相亲的她也很是苦恼。

看着这些巍峨的高山,云雾盘绕在半山腰,我站在缆车上微微的发着颤,没想到裴洛妍说的地方竟然是庙堂,此情此景真的是“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了。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带我去烧香拜佛?”望着前面笑眯眯的弥勒佛,我的脸上表示很无语。

“我都说我的信仰改了吧!我改信佛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信佛么?我跟你说哦!上次我就是在观音的面前让我打通了你的电话,,,哎,你去哪?”裴洛妍诚恳的烧香、许愿最后跪拜了面前的一众神佛,一边还跟我解释着。

“你好,是叶采薇小姐吗?”电话里传出温柔的女声。

“是的。”

“我这里是柯氏珠宝,下午两点请你到我们主管办公室,带上您的简历和资料!”还未等我回答,电话里就传出了“嘟嘟嘟,,”的声音,这是通知我被录取了,不是说我的资历太低么?怎么就被录取了?难道真的是在上三尺有神明,神明还被我不确切的说是被裴洛妍那妞给收买了!

“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听我的没错吧!”裴洛妍在我身后得意的笑着。

我白了她一眼。

 

看着对面一副猥琐模样的主管,我心里感叹着难道大企业里的审美观已经下降到如此的地步。

“你就是叶采薇!别客气,坐坐。” 看见我站在门口,他一脸笑意的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

“梅主管,这是我的简历”我往桌上的名牌看了一眼,这主管的名字真奇特叫梅志商。

“别急啊!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好好聊聊,,,,“这个猥琐的主管一边说还一边把门给关了起来。

“好了,干脆你就当我秘书吧!”接过我的简历,他轻放在了桌上,然后笑盈盈的说出这么句话。

“可是我应聘的不是秘书!”我感叹着他门牙真黄的时候顺便提出了疑问。

“哎呀,看你也不是死脑筋的人,居然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反正都是赚钱,轻松点赚和费力的赚,你会怎么选择?”他满面油光的脸衬着金黄的牙口,站起身来盈盈的走到我的旁边,一只肥爪还随意的搭到了我的肩上。虽然我叶采薇也干过不少偷鸡摸狗的事,但那都是偷别人的鸡,摸别人的狗,什么时候也轮到别人来卡我的油啦!

“嗯,你不说话,也就是默认了!”他继续的自说自话,那只肥爪慢慢的移动到我的脸上。

“原来主管是这么个意思,可是外边人这么多,我们这样是否不太好!”这样的大公司原来也这么的世风日下,看来是需要整顿整顿。我拉住他的手,也笑盈盈的望着他。

“呵,放心,小心肝,这玻璃我们看得见外面,外面可看不见我们。而且隔音效果可好呢!”

 “是 吗!呵呵……” 小,小心肝,我的个奶奶哎,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这老不死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来给我香香嘴!”

“哎,我可不喜欢男人这么主动。”我起身避开他,顺手将他推坐在椅子上,然后拉住他的领带开始环绕着他的两只手,再抽出他的皮带捆住他的双脚。

“哈哈,原来你是这种类型啊!”看着他的双手双脚被我绑了个结实,他还感觉挺好,我还真是佩服这个人的智商,不愧叫梅志商。

“是啊,老娘我还是这种类型!”说着我从包里拿出刚买的杀虫剂直直的对着他的眼睛喷了几个来回,他痛得在那里直叫唤……

“别叫了,再叫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哦,对了我还顺便黑了你们公司电脑,不用谢了!”我阴阴的走到他的耳边,学着电影里的口气对他说着,顺便还吹了口气,小样!关上门,我镇定自若的走进电梯,刚还在心里感叹此次的“作案”还算不错的时候,电梯突然被人为的打开了,然后进来几个保安把我押出了电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科技社会还有声控摄像头这一回事,真是失策。

“小丫头片子,还想跟我玩阴的。我这摄像头可是遥控的,我想让它什么时候开,它就什么时候开。”我被这几个保安禁锢着,只能任他宰割。

“大家过来看看,这女的来应聘想靠着这张脸蛋勾引我,我不同意后还弄伤了我的眼睛,黑了公司的电脑,导致同事们无法正常工作,你们大家说说该怎么办?”这混蛋还倒打一耙,得了我此刻倒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他妈的晦气。这裴洛妍给我求的什么佛啊!

“这么说来,该报警了!“

“对啊对啊!这黑了电脑还弄伤了人,性质恶劣是该抱警!“渐渐的走廊上的人是越围越多,这些人真是看热闹的不闲事大!

“你还真好意思说!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贼喊抓贼。”这点阵仗还真吓不倒我。

“哎,大家看看她还不知悔改……”

“呵,原来是你!你在的地方一往如既的 嗯 “热闹”。”声音从对面的另一条走廊传过来,人群被看似保镖的人分开到了两边,身音的主人逆着光向我走过来,深褐色的头发,鲜明的棱角,挺直的鼻梁,带着笑意的唇角,他走过的地方仿佛一切都是在衬托他周身的贵气。又是这个人,裴洛妍嘴里的Mustafa,被我救过的那个人。

“陵总,您怎么大驾光临了!”本来还在对我严声厉行的老色狼现在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看着Mustafa。

“不是让你来找我吗?”

“你问我?”看着他望着我的样子应该是在和我说话。

“你觉得我是在和谁说话?”他看着我的笑意加深了。

“原来她是您的熟人啊!你早说啊,这是误会一场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哈哈哈!”老色狼看着我笑得谄媚。

“谁和你是一家人!别搞错了。”我白了一眼。

“我不是叫你来找我么?看来你是在生气了,怪我没有先去找你。”Mustafa更加的走近了我,用他修长的手指绕了绕我的发尾。这是几个意思,心有疑问的我正想离他远一点的我,被他拉住我的手然后在我耳边说了句“想走就别动。”

“柯总,采薇是我秘书,是我让她来你们公司来看看的,可没想到你的这个主管好像把她当贼了,看来你们公司不太有诚意。”他转过身对着后面同样西装革履的老头说着。

“你是怎么招待客人的!”老头呵斥着刚刚的梅主管。

“陵总,真是对不起!下面的人不懂事,等一下我会严惩他的”

“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一下,您是叫柯总吧!这个其实吧是这么回事,梅主管想和我讨论讨论一些电影里的这个攻防问题,可是他没防住。就找了一些帮手来,至于我们是怎么讨论的,他那里有视频呢!走吧!”我欢快的说完这些话拉起Mstafa的手大步向前的踏进了电梯。

“看来你挺喜欢我 的手。”电梯里,他举起他的手细致的看了看,当我反应过来正准备放开手的时候,却被他反力的拉进了他的怀里。

“你 你干嘛?”我吃惊的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他放开我低头凑近我的脸,本来就吓了一跳的我,被他这么一看到还莫名的紧张起来。

 “你居然还会害羞,有趣。”他抬起头轻笑着,在他看来我的确是一个脸厚的人,虽说救过他,但也是用不道德的方式。而且还一次一次在公安局偶遇,只不过我是罪犯,他却只是路过。

“说起来,我是第几次给你解围了。这样的话到是你欠了我不少。”他靠着电梯还是一脸浅笑的样子,说起来裴洛妍说的那些话倒还可信,他这副好姿态倒是能迷倒不少人的。

“谢谢了……”好吧,虽然我叶采薇不太向人低头,但是他的确救了我多次,不管是在公安局,还是在裴洛妍家,或是这次,这样算来我的确是欠了他许多情。

“那你是不是,该还我一次。”他的笑容让我第一次知道魅惑的深意。

 

 

在答应他后我马上就后悔了,现在我更加的后悔,我踩着别扭的高跟鞋,穿着这辈子想都没想过的露肩晚礼服挽着他的臂弯一起走进了郊区的一栋花园洋房,这座别墅倒是挺阔气的,十几米开外的小花园里种的全是我喜欢的蔷薇,周围的围墙上全部爬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绿意盎然的,当我还在赞叹别墅主人的品味的时候,推开门才知道我参加的并不是什么小宴会。

“我说你不是说只是个小宴会么?”我低声的问着他。

“就是个小宴会“”他也低声的回答我。

“这宴会也太夸张了吧!”欧式风格水晶吊顶的大厅里站满了他们所谓的“上流人士”,二楼上中央有着古典乐队高调的演奏着让我犯困的音乐,周围的红木桌上放着让我胃口大开的琳琅满目的各种各样的美食。

“保持你的形象,其实你不说话的时候很漂亮。”他又低头在我耳边戏谑我,我白了他一眼。是啦是啦,我只是个挡箭牌,档调你所有的烂桃花,用得着这么刺激我么。

“Mstafa,还以为您不来,这位是?”一进门,一位腿长腰细的长裙美女便来和我们打招呼。

他没有理这位美女只是径直的超前走,美女也有吃闭门羹的时候这分钟他在我的心目中很高大。

“我说,其实刚刚那也算是个美女,你怎么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呢?”我好奇的望着他。

“我喜欢。”他侧面的棱角,惊鸿一瞥的目光,帅的确是帅,就是性格啧啧啧……

“是Mstafa,他居然也来参加这样的宴会,不是说他不来吗?”

“我就是听说他要来,才来的,我一定要拿下他。” “就你算了吧,没看见人家身边有女伴啊!”

“那也算女的啊,腿短手短的,反正今天他是我的谁也别想跟我抢!”

“搞笑,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都说上帝是公平的,在给你关上一道门的时候会给你开一扇窗,在我得上近视过后我开始发现我的听力的也及其迅速的敏锐,不过这也算无聊的时候一种乐趣就是能听见一些有趣的八卦,这不就听见了几米开外的鼎沸讨论。看来裴洛妍说的话真不假,现在这些女的真有可能为美色掉命的。不过讨论归讨论,居然还对我进行人生攻击,我不就个矮了些嘛!怎么就不是女的啦。

“你这是想让我抱着你走?”他转过脸看着发呆的我,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头。

“脚痛、脚痛,呵呵!我要上个厕所。”这回我可真没说谎,他一下要我帮他带酒,一下拉我要我对付刚刚讨论他的那些个美女,我这个人情还得真是不容易,我的脚啊,痛死娘了,不行我要找个地方歇歇,我顺着厕所的方向逃离Mstafa的视线,想找一处清净点的地儿。天,那不是裴洛妍么!一个拐角处我看见了她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正在聊天,不行我要躲着点她,要不然她要是知道这档子事,那她和林微烟茶余饭前的笑话可就少不了我了。 一定不能让她发现我,我悄无声的慢慢往后退,一边又望向裴洛妍的方向却没有注意身后的人。

“呀!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一个不小心把身后的人撞了个结实,她手里的酒撒到了她和我的身上。

“对不住,对不住……”我低着头连忙的道着歉,来不及看清的她的样貌,便急急的往厕所里去,深怕给裴洛妍撞见。

“我还想我是不是看错人,原来真是旧人!”我正在水龙头那里捣腾刚刚被酒弄脏的裙子时,身后的声音让我不得不回过头,然后又不得不发楞。

“怎么,四年没见,就忘了我?”对面有着精致的面容,有头齐腰的长发,黑亮瞳孔的主人正笑的夺目。

“你觉得呢?”我又转过身捣腾裙子,可是想想我不该这么沉默,她说的那个忘字戳得我头疼,忘怎么可能忘,虽然我已经用尽了全力的去忘。

“如果你不想横着“扑街”的话,我觉得你最好现在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接着我又立马补了一句。

“不错,叶采薇,还很有当年的气势嘛!看来你过得不错!哼哼。”接着她便依我所言的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发着狠力的搓了搓裙子,这该死的地儿,我真是撞邪的来这儿。

“现在有请今天的主角来说几句话。”刚走到大厅就听见音响里司仪说出的话。

“很高兴今天大家能来到我的宴会,当然今天主要的目的……”后面的话我全没有听进一句,我只是在傻笑着自己的愚钝,为什么没有想到,怎么会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在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他在呢!杨乔落,那个有着浅薄嘴唇,凉薄的眼神里有着能把人深吸进去的深渊,而自己就是这个人。

“等一下,叶采薇小姐,你想去哪里呢?”正准备拉开大门的我,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声音,她抢过杨乔落的话筒直直的向我而来。

“怎么,你想畏罪潜逃?”莫楠依然是这么的不可一世,戴着她公主的光环来刺痛某些躲在角落里的“黑暗”。

“你想说什么?”我定定的望向她,旁边的杨乔落的眼神里也依然是那样的凉薄,没有一丝情感,仿佛并不认识我。

“你可别装傻,谁不知道你从来手脚都不干净,乔娜的那颗海洋之星的钻石一定是你拿了,我刚还纳闷你怎么撞了我们就跑,你的手脚我还是知道的。”

“这算什么,无凭无据的诬陷?”我定然的笑笑,想着今天这一天还真是精彩,都快赶上8点档的电视连续剧了。

“她这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知道什么时候裴洛妍走到了我旁边。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裴洛妍一脸愤然的看着我。

 “我可以说我是被逼无奈的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瞬间有了“Mstafa也许他可以帮我解围的想法”可是望了一圈却没有看见他,可是又突然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可笑,叶采薇什么时候能够去依赖别人呢,可靠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呵,你们不用故意扯开话题,我刚刚说的可不是无凭无据,全场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怎么会拿那颗小钻石呢?就只有叶采薇,她可是小偷出生!”莫楠的话语真是很能让人激发战斗力。

“没错,我的确偷过,可我叶采薇可不会偷这些看不上眼的东西,不过今天你认定是我偷的东西,那不然我们就来打个赌。”我走上前扯掉她手上的话筒,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赌什么?”

“因为现在我也怀疑是你拿了那颗什么什么星的钻石。”我也对这话筒笑的得意。

“笑话,我怎么可能会去拿这样一颗小玩意。”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们用同样的方法来证明自己不是那个盗窃者。”我走进的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

“什,什么方法?”莫楠看着这个从学生时代就特立独行的女孩,她知道这个女孩有着比男人更大胆的思想和行为,可她也更讨厌的就是这一点,凭什么她叶采薇做任何事都能得到大家的赞许,学业上比自己优秀、设计项目的奖项比自己拿得多、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舞蹈输给她、而且她知道乔落对她的不一样,特别的不一样。原以为自己已经击垮了她,可是她为什么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采薇,你干嘛?”一边的裴洛妍有些不安,她一向是知道叶采薇的胆子,不做出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那妞就不好过似得,她还记得大学时代,教导主任说采薇成绩是抄袭的,采薇当天就在领奖台上抢过话筒对着教导主任唱“算你狠”,当时还被记了大过。还和林微烟打赌,看谁敢在校庆的演讲的时候背对着广大师生跳扭臀舞还自带音效,她还当真的做到了,而结果是被罚扫一星期的女生厕所,而林微烟当了她一年的饭票。

“你觉得是什么方法?哦,对了,我觉着在场的gentelman最好是背过身去。”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脚上的高跟鞋拎起来抖了抖,表示鞋里没有。想着这也许是一生中最大胆的举动的我“刺啦”一下扯掉了身上的那件晚礼裙,那一刻我脑子里竟觉得这也许是洗去诬陷最好的办法。

“叶采薇你疯了!全给老娘背过身去。”裴洛妍立刻挡在了我面前,张手遮住我。

“我怎么才出去一下,你就成这样了!”突然身体被裹进一件黑色礼服里,一个有力的臂弯将我横抱入怀。我看着抱着我的人下巴上有着些许的胡渣,英挺的鼻梁,好看的眉角,还有一双深褐色如水的眸子。

“你的身材是还不错,就是这内衣品味太差!以后这样的事还是只在我面前做比较好。”Mstafa低头在我耳边浅笑低语,我用手给了他一拳。

“杨总裁,你是否要给我个解释。”他定定的看着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杨乔落,我也直眼的望过去,却恰好对上杨乔落的眼神,他的眼神依然让我琢磨不透。

“不知道要怎样解释,陵总才会满意!”杨乔落幽凉的眼睛还是定定的望着我。

“不需要解释,我只要莫楠这样做而已!”我挣脱Mstafa,光着脚站在地上,他黑色礼服很好的把我包裹着,我一边说一边走到莫楠面前用力的撕扯她身上单薄的礼服,她尖叫的护住身体。

“啊,乔落,快点阻止她,这个女人疯了!”莫楠惊慌的向杨乔落求救。

“你这算是报复么!”杨乔落走过来拉住了我撕扯莫楠的手,神色还是那么不温不火。

“哼,报复!你是问过去还是此刻?如果是此刻,众人都听见了她和我的对话,这可不算什么报复,不过是场赌局而已。”他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我,我不顾他的阻止还是用力的撕扯她的身上的布料,“刺啦”一声,她礼服被我扯了一个大口子,一颗蓝色的宝石戒指丛她内衣里掉了出来。

“不可能,我明明放在你的,,,”莫楠一边护着身体一边失色的看着我,她这副姿态恐怕更让杨乔落心疼吧!

“看来是我赢了。”我笑得很得意,然后牵起Mstafa昂首挺胸的走出众人的视线。不是没想过和杨乔落的重逢,可是这样的见面却是我始料不及的。

2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