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3、这样的道理

“那颗戒指是你放在她内衣里的?”坐上车,他才开金口,从出别墅我一个人就在不停的说话,诸如你刚去哪里之类的的问题,可他走在我身后一直都不说话,就只是看着我一人在那里噪舌。

“你很聪明!”我觉得在他面前好像没啥可隐瞒的,在厕所里我早知道莫楠撞我一下的不平常,只是没想到她想这样就陷害我。

“可是最后为什么结束得那么快?你在逃避什么呢?”他望过来的眼神好像要把我给瞧透一样,让我惧怕他提出的问题。

“不介意我搭趟便车吧!陵公子。”裴洛妍的搭车拯救了我,让我松了口气。

“原来你姓陵,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大名!”我迅速的扯开话题。

“明明早就告诉过你,是你自己没好好的记住而已。”他开车的姿态十分的漂亮,眼神定定的望着前方,修长的手指稳稳的握着方向盘。

“什么时候?”我疑惑回忆着和他相处的片段,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自我介绍过。

“不是给过你名片?”

“啊!这就算是自我介绍了,谁都不会那么认真的去看名片吧!”我为我的记忆打抱不平愤愤的说着。

“不过你叫我Mustafa的时候很好!”他又戏谑我。

“你们能不能不要忽略我的存在。气氛让我感觉很微妙,难道你和他在谈恋爱?”后面的裴洛妍伸出个脑袋看着我。

“嗯,我觉得这个提议我不抗拒。”在裴洛妍说完后不等我回答,Mstafa浅笑的接过话。

“我抗拒!”我白了他一眼。

“这是拒绝的意思?你们俩是朋友?”他还是自顾自的说着,一脸的笑意。真是恶趣味。

“当然,已经有8年历史了。”裴洛妍接过话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她知道这是慕斯集团的总裁,现在是亚洲首屈一指的跨国集团,她不知道的是采薇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他很低调,极少参加宴会也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出现在这样的宴会。他还是业内的传说,22岁就继任的总裁的他把集团公司做到这样的地步! 16岁就在美国攻读了四个博士学位的他,被英国皇室邀请去演讲。几个贵族的女孩为了他还闹出了人命,她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形容这个人,可为什么他会对采薇这样有兴趣,裴洛妍担心的望向采薇,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危险人物。

“看来你们很要好!我是不是要巴结一下你呢?电视上好像都是要讨好闺蜜的吧!”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把我放在前面的路口吧。”我没好气的跟他指了指前面的路口。

“你确定这样回去!他停下车打量了我一眼。

“没错,衣服洗好了会还给你的。妍妍我先回去了,拜!“说完关上车门的我准备走人,Mstafa却抓住了我的手。

“我叫陵寒,记住了。你不觉得对于一个“欠债”的人记不住“债主”的名字很失礼么?”他低头对我耳语。这是什么,虽说我也知道自己欠了他很多但是没这么赤裸裸的“债主”吧!看着扬长而去的黑色跑车,我感觉头有些疼,我其实只是想当个安静的美少女而已。

 

经过几个月的面试大战,我已经无力在去什么大公司工作的念头,就在一家刚开的小饰品制作作坊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至少能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也不用去林微烟的事务所给他端盘子。作坊的生意也还不错,我设计的小饰品听管理员老黄说口碑挺好,来的都是回头客,听见他这样说,我心里很高兴,管理员老黄是一个上年纪的老者,店里加上我也就三个人。

“采薇姐,这袋子里是什么啊?”店里唯一一个制作饰品的男孩陈元指着我放在桌上黑色带子问着。

“哦,一个朋友的。”我一边画着明天主题饰品的原图,一边回答他。

“我是看你放在这很多天了,怕你忘记了!”我抬头看着带子,里面装的是上次陵寒的衣服,我一直没有去找他,也不是故意不还他,就是最近忙着上班忘记这事了。不过还要感谢这衣服,就为了给它干洗,在去干洗店的路上看见了这个小店,别致的装潢,让我走进去望了望,结果就是我有了工作。

“小叶,你朋友来了。”老黄在店里朝里面喊了一声,他看着一身名牌的裴洛妍,她几乎是天天来接里面的叶采薇下班,有时还有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孩一起,三个人看起来似乎很要好。想着当时来面试的叶采薇,他问过她一个问题,“设计是什么?”她说“设计是她的翅膀。”她的回答居然和老板说的话一样,于是就把她给留了下来,这女孩果然也很奇妙每天都能带来不一样的主题设计,小小的店面也因为她提议的主题设计客人络绎不绝。

“老黄,那我今天就先走了,那个明天的设计图我已经画好给陈元了。拜拜!”我朝老黄招了招手。

“对了,明天稍微来早一点,老板要来……”老黄大声的跟已经走出店面的叶采薇喊道。

 

“大设计师,要是我不来叫你,你是不是今天又啃面包了。”裴洛妍打开车门第一句话就提我痛处,难道是我自己想吃面包么!

“采薇,你这样还不如到我的事务所里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吃面包的。我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林微烟原来是在车上。

“烟子,你说你一男的,驾照也不去学天天让妍妍开车接送你,你也好意思?”我回过头很鄙视的看着他。

“我这不怕裴洛妍一个人开车出事么?”

“得了,我可不是你家司机。我看你是贼心不死,可惜采薇的眼光高得勒,别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姿态。”

“裴洛妍,你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还找不到男朋友么?就是你这张什么都知道的嘴脸才把男人吓跑的。”

“我告诉你,追我裴洛妍的男的要是你这副模样,我情愿一辈子当个尼姑……”

“停停停,可以好好开车吗?我不想英年早逝。还有先载我到Mustafa的公司。”我大声的打断了她们无敌斗嘴模式。

“干嘛去花花公子的公司?”林微烟从后面拍拍我的肩。

“对啊,干嘛去陵寒的公司?”

“还衣服,还有你们俩干嘛反应这么大?”我指了指手里的带子,想着凌寒虽然长的是个风流的样子,其实作风还是很正派的,并没有勾三搭四的样子,鉴于他为我解围了很多次,是可以纠正他的形象的。

“我们不是怕你吃亏嘛!”林微烟打着干哈哈看着我。

“就是,上次你去那个什么酒会不就是他拉你去的吗?还发生那样的事……我不放心你和他来往。”裴洛妍一脸凝重的说着。

“不就是遇见个阴险狡诈的女人和背信弃义的男人吗?倒是你,你上那地方干嘛?”我有些佩服自己轻描淡写的语气和一笔带过的精神,而且还顺道把话题的矛头调转向了妍妍。

“那什么,我是被我妈骗去的,她让我去见一男的。”

“怎么回事?你们俩居然被背着我去见男人,你们有经过我同意么?有想过我感受吗?”烟子一脸激动的演说换来我们异口同声的“闭嘴”,只能恹恹收回了伸出来的头。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还有他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关上车门我向着一栋辉煌的大厦而去,其实我想说的是比起我来,他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人。

 

“小姐,对不起!见陵总需要预约。”

“没关系,我只是来还他东西的,麻烦你帮忙给他吧。”果然是个大公司,是个大人物,见一面还要预约,不过还好的是我只是还东西还不必要见上一面。

“为什么要别人帮忙?”

刚想把手上的带子递给公关小姐,却被凌寒打断了,他旁边站了个嘻哈青年,一身休闲装戴着个鸭舌帽,脖颈上还挂着个白色的头戴式耳机,一只手还提着个帆布背包。

“老寒,这谁啊?”嘻哈青年看着我,明显脸上有着这女的我没见过的表情。

“你先回去!”凌寒递了一串钥匙给嘻哈青年。

“又要赶我回去,好吧。”青年拿着钥匙朝我眨了眨眼,轻笑了一下。

“我只是来还衣服的,衣服送到,我也要回去了。”我把衣服递给了他。

“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做答谢。”他已然接过带着又顺手递给了刚刚的那个公关小姐,接着一脸自然的要我请他顿饭。

“我觉得吧,其实你这堂堂一跨国集团的老板根本没必要我请一顿饭的。”

“嗯,我钱包忘带了。”

“呃……”

 

 

“你怎么把他给带出来了?”烟子从车窗探出个头瞅着陵寒。

“他缺钱,求带饭!”我无奈的摊摊手。

“啊,上来吧!”妍妍叹了口粗气,又给了我个白眼。

“我对香水过敏,你可能要做到副座去。”还没上车凌寒发表了对烟子的嫌弃,烟子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我无可奈何双手合十做恳求状。

“这音乐不好,换这首吧。”

“这空调温度太低。”

“你这车是不是性能不太好?”

“这靠背太硬,阿微可以靠在你腿上么?”

“我说你是有病吧,阿微是你叫的吗?”忍无可忍的烟子转过身来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

“这样叫不是可以亲近些么?我们也算很熟了吧,都在一起度过几个夜晚了,彼此也别太见外了。”陵寒并没有看着烟子回话,而是盯着我的脸,他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叶采薇,你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你们度过什么夜晚,采薇你要跟我说清楚。”

这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在车子里回荡,我只能表示我真的很无奈,那也真的只是很多年前的无奈之举。

那时候我才多大呢,15吧!养父的进狱,生活的驱使,我只能兼职做很多份工,当然时不时的也做过很多“偷鸡摸狗”的事。一次放暑假,一个很熟的大哥叫我和他M市外滩接一批投运回来的A货珠宝,说是要是成功接到就分我三分之一的报酬,我当然很乐意干这样的活,毕竟轻松又实在,只是很有些风险。哪知道那天突然刮台风,连个珠宝的影子都没见到,心情实在是遭透了。恰巧第二天在那儿遇见我养父的接头人,叫我帮个忙去黑一家电脑公司,有一笔不少的收入刚好够我下学期的书学费,我就勉强答应了他。他的工作室在郊区的一个破工厂里,那个地方挺大的,设备也都很齐全,我花了一天就搞定了那个电脑公司的主机,黑了他们的主页。活都做完后,这个人居然把承诺我的钱扣掉了一半,我就和他开始争执。这时候他们的人突然就把卷帘门打开,还带进了一个醉熏熏的人,看着还很养眼,一副有钱人的派头。

“头儿,这人身上都是钱,他这块表都值这数?”一个满脸胡渣的粗旷大汉得意的伸出他黝黑粗长的手掌比了比。

“是啊,我还翻了翻他的包,有一只金笔和一个皮甲,里面的现金都是英镑。还有很多银行卡。”一个打着闭环和唇环的太妹嚼着口香糖拍了拍那个人的背。

“头你说,我们是不是把他给绑了,然后把密码给要出来。然后……”一个个头较矮的少年比划着动作看着他。

“先把他给弄醒再说。”

“宽叔,你和我的事还没说清呢,那一半钱你必须给我。”我看着这些一个个的都不是什么善类,想称早要了钱走人。

“小妹妹别怪我没提醒你,给你这些钱还是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别他妈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发着凶看着我。

“宽叔,盗亦有道,你这样做就不怕我把事说出去大家谁都别想好过。”他以为我叶采薇吃素的。

“丫头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地方不是你说了算的,给我把她和这小子先关在一起。”

“头儿,这小子醒……醒了!”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花美男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脸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妈的,你们怎么没给他绑起来。”宽叔朝着那几个笨蛋大声吼着。我拿起桌上的电脑用力的砸在了宽叔的头上,他被我给砸晕在了地上。

“头儿!把她给逮了。”大胡子一声令下,三个人就朝我这边而来,我跳到桌子上躲避他们的追打,也不知拿来的勇气拉过花美男的手就朝大门外跑去,那几个狗崽子也接着追来,我一边跑还要一边拉着个半醉半醒的人很是吃力,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时候,突然来了俩收垃圾的车,我冲到了车的面前才结束了追逐。但却被带到了警察局,宽叔们的窝点被端了,我也和花美男在警察局里睡了一晚,直到他真正的清醒过来证明我和恶势力做了斗争没有参与绑架他的罪行里,不过我的确黑了电脑公司盗取了公司的商业机密,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鉴于我未成年,又救了花美男,所以从轻处理。给予罚款处理,最后钱也是花美男出的。

“你怎么小小年纪就出来做这样的事?”花美男一出警察局就一副大叔的样子来教育我。

“怎么你想来教训我?生活可没有那么简单,世界上不可为的事很多,我只是没办法选择而已,只能认真的去做。显然你们这种人是理解不了的。”我伸个懒腰转过身朝他吐了吐舌头,把我顺手从宽叔口袋里摸的他的皮夹还给了他。

“的确很多事是没办法选择的,只能认真去做。谢了小鬼!”他接过皮夹若有所想的说了这么句话。

现在想来原来我救的人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那时应该狠狠的敲一笔才对。

“这里有靠垫!”我从后面的带子里拿了个靠垫递给了凌寒,然后又拿了个苹果给他,表示这是堵他嘴的。

“我不吃皮!”

听见他的回话我一头栽到了门框上,痛得两眼冒泪花,我真的很后悔让他跟着来。

“好了,就在这吧!”妍妍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餐厅停了下来。

“这家牛排质地不好,口感不新鲜,还是去斯露缇娅吧!”凌寒默然的下达了他的“命令”。

“我说没钱的人是不是应该少点意见呢?”我转过头一脸的不高兴。

“可这不是因为你还没还清欠我的人情么,需不需要我在把以前到现在的事细细数一遍……”

“妍妍,就去他说的那什么缇娅!”我急忙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烟子转过头都啷个嘴,像个怨妇的望着我。

“我只是想尽快的还了他人情,和他脱离干系而已。”

 

 

到了他指定的餐厅,他倒是很自然的走了进去,餐厅的位置也很不错难得在这么个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有一处这么优雅安静的环境。一进去里面的服务员全都上前来跟我们鞠躬,还帮忙把外套和背包一起放到了我们的位置上,服务态度真是极好啊。

“陵总,还是上同样的菜式么?”

“你帮我点吧!”陵寒把菜单递给了我,我一脸疑惑的望着他,以他的性格居然要我给他点餐,一定是一个陷阱。

“妍妍,你一起点了吧。”我把菜单递给了妍妍,转化了“危机”,不得不觉得我真的很聪明。

“我的就你给我点,别人点的我不习惯。”陵寒定定的看着我,我诧异的看着他,什么叫不习惯,我就从来不是你的“习惯”。

“那你就给他上西冷牛排,全熟!玉米热汤,滚烫的那种!然后好像还有甜点吧,就那个松露和鱼子酱给他各来一盘。”我胡乱的点了一通,有几个服务员小姐在旁边偷偷的笑。

“采薇,牛排最熟不过八分,松露和鱼子酱都是调料。”妍妍拉了拉我的衣角,在我耳边纠正了我点餐的说辞。

“就按她说的点,牛排上面就别加松露了!”凌寒一副浅笑的对着服务员说。

“看我出丑才是你的目的吧,你无不无聊?”我没好气的看着他。

“无聊啊,我很无聊。”

我再次无语。

“哟哟,这不是小采薇么,啊!还有微烟。”就在我们默默享受着晚餐的时候,妖气冲天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兴致,如果说有什么可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的话,那就是“便秘”吧!难受极了。万万没想到让我不知所措的是,他朝门那边还叫了一声“乔落,小采薇在这里哟,你不是一直在找她么?”

 

 

21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