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卧床休养了两日,因着忌讳,皇帝和太子都少来,我倒是着实清净了些。

等身上好了,才又去太皇太后跟前请安,老远就看太子、大阿哥跟那宝竹格格玩闹在一起,竟已是毫无芥蒂了。

保成几天没看到我,此时见到,立刻丢下玩伴们,撒欢儿地冲过来,让我颇为感动了一把。

“太子这两日,过得可还开心?”

“嗯!”

保成用力点头,拉着我的手,指着宝竹。

“宝竹格格讲好多好多故事,保成喜欢。”

大阿哥在一边也连连点头。小孩子的世界就是简单,只要能陪他们玩儿,什么狼不狼的,都不在乎了。

那宝竹也看到我了,站直身子,眼神充满了挑衅,竟毫不掩饰。

我牵着保成走过去,先给太皇太后请安。

“好,好。德宛啊,身上都好了?可还难受?”

太皇太后依旧慈眉善目,拉着我的手,上下端详。

“嗯,脸色倒是好了不少,如今在外面,简陋了些,回宫之后让他们再给你炖些补品。女人这个时候一定要当心,要多滋补,不然亏了身子,以后对生养无益。”

虽然她看我的眼神让我联想到前世的祖母看家里生蛋的母鸡和产崽的母羊,我也只能点头谢恩。

宝竹在旁边哼了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却不容忽略。我于是转过头去,朝她一笑,蹲身道歉:

“先前是德宛失礼了,让格格受了委屈,德宛给您赔个不是。格格大人大量,千万别跟德宛一般见识。”

上次的事情,原本也不算我的错,虽然我害她被绑了两个时辰,说到底,却还是她先弄出个汉堡包才会这样的。但她到底是客,又有格格的身份,还是裕亲王家的亲戚,总不能怠慢。我如今先开口道歉了,给足她面子,她总不能再发作我吧。

宝竹格格显然没学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竟当众甩脸子,扭着脸不理睬我。倒是裕亲王福晋不好意思,忙过来还礼:

“哎呀,常在这是做什么,原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这疯丫头不懂事,受点教训是应该的,您千万别跟她这小孩子一般见识。”

小孩子……她好像比我还大点儿……

“姑姑!明明是她……”

那“孩子”不依,跺脚娇嗔。

“你闭嘴!没规矩!”

福晋严厉地呵斥了一声,那“孩子”于是乎委委屈屈地跑开,拉着大阿哥和太子到一边儿去了。

裕亲王福晋皱着眉看她跑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头对着我时,已经又换上一副笑脸,从腰间摸出一条碧玺手串,往我手里塞。

“常在如今有喜事,我们家王爷前儿已经吩咐了,回去要备上厚礼好给常在道贺。这个是臣妇的一点心意,常在别嫌弃。”

我自然不肯收,两人推来让去一番,还是太皇太后发话了:

“她给你,你就收着吧。怎么着也是个心意,是亲戚间的情分,彼此领受了,知道人家的好处就是了。不过是个串子,德宛别嫌弃,回去哀家也有贺礼给你,保管比她这个好!”

我听这话,知道她在说闯马阵的事儿,看来是真的让裕亲王他们听到我说话了,连太皇太后都知道。这时候再推辞就矫情了,于是谢过福晋收了下来。

“哎哟,这可真让我们眼红了!”

纳兰氏在一边嚷了一句,假意对着郭若罗氏抹了抹眼泪。

“我只恨自己这身子不争气,怎么那么不会挑时候,没赶上老佛爷的赏。”

“可不是!早知道,当初咱们也该在太皇太后跟前儿昏一昏才是,好歹也讨些贺礼,攒点儿私房钱啊。哎,如今后悔也晚啦!”

郭若罗氏半真半假地附和了一声,大声叹息。

“可惜啊,可惜!”

被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调侃,臊得我脸上火烧一样,太皇太后却是大笑:

“你们这两个人精儿,变着法儿的讨赏,却还要捎带揶揄人家。也就是德宛好性儿,换个烈性点儿的,看不挠花了你们的脸!得了,也别说哀家偏心,等回去了,自然有你俩的好处拿!”

太皇太后豪迈地一挥手,郭若罗氏和纳兰氏于是齐声道:

“如此,咱们可不谢老祖宗,只谢常在妹妹啦!”

欢笑声四起,皇帐内一派和谐。

正说着话,就看才跑出去玩的大阿哥和太子大笑着一前一后跑了回来,嘴里还唱着歌:

“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哎哟,这唱的是什么啊?”

太皇太后喜悦地迎着两个曾孙扑进怀里,疼爱地给他们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什么咯叽咯叽的?跟个打鸣小鸡儿似的。”

“一休哥!”

两个孩子清脆的回答,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一休哥?谁啊?”

太皇太后摸不着头脑。两个孩子笑嘻嘻地伸出双手食指,在头顶上打着圈:

“一休哥!聪明的小和尚!”

“小和尚?”

太皇太后脸色一凛,众人看在眼里,便都有些惊了。

先帝闹着要出家的事情天下皆知,“和尚”二字,绝对是太皇太后的心病。

偏两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还在那里卖弄:

“保清要做一休哥!做聪明的小和尚!”

“保成也要做小和尚!”

太皇太后的脸已经板起来了,山雨欲来,看得我们心惊胆战。我灵机一动,朝两个还什么都不清楚的孩子说道:

“太子,大阿哥,若是做了小和尚,每日都只能吃青菜叶和白豆腐了哦。”

“啊?”

两个孩子大吃一惊,青菜叶和白豆腐,哪个孩子都不爱吃的。

见两人这样,我趁机又加一句:

“再也不能吃肉肉了哦!”

“咦?”

显然他俩谁都没想到这一层,顿时表情挣扎起来。我于是再加一击:

“枣泥桂花核桃饼也不能吃。”

“呜——”

保成咧嘴,一脸的痛苦。那可是他的最爱,绝对难以割舍的。

“没错!金丝糖,花生糕,奶勃勃,通通都不许吃!一点儿都不能碰!”

纳兰氏很快领会了我的意思,跟着恐吓起来。

两个孩子皱起脸,愤愤不满的样子。很快,周围的人也明白过来,七嘴八舌跟着开始施加压力:

“新衣服都不能穿了哦!”

“所有的玩具都不可以玩了!”

“晚上要自己住在小黑屋子里哦!”

……

 

15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