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肖南紧紧抱着顾晓帆,心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

两小时前,顾晓帆生生从肖南的视野里消失,这段时间他被一个叫十殿阎罗的人扯着鼻子绕着全城兜了大半圈。期间还做了两起异常无聊的事——到监狱门外遛弯和免费为医院诊疗室清洗地板。

晓帆看上去并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这让肖南多少感到有些欣慰。她的班主任张欧影在见到肖南之后便匆匆离去了。通过叙述可以得知,在发生小吃店失火事故后,张欧影正好路过消防车林立的街头,看见晓帆一个人晕倒在街角,问到肖南的电话后马上打给了他。

“晓帆,你去哪了?急死我了!”肖南看着面色平静的小女孩,心里忐忑不安地问道。

顾晓帆倒是没什么大碍,翘着嘴说道:“谁让你把我弄丢的!刚才那么多人,你光顾着逃命去了,如果不是张老师找到我,我都不知道上哪找你去……”

“张老师?”肖南听到这个词,心里顿了一下——自己真是唐突,方才竟然忘记了感谢那个找到晓帆的老师,她叫什么来着?

 

“看把你笨的。”晓帆继续用不在意的语气说道,“还好张老师找到了我,不然我在街边睡着了你都不知道。”

“什么?在街边睡着了?怎么回事?”肖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也太离谱了,一个半大孩子怎么就能在爆炸发生不久就沉沉睡去了?“晓帆,你没说错吧,你睡过去了?你难道不害怕?”

“我没来得及害怕。”顾晓帆闪烁着晶亮的眼睛,说道,“我闻到一股像人喝醉了一样的味道,就觉得好困啊,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张老师的怀里了……”

哥罗芳!

肖南心中忽然窜出了这个罪恶的字眼。

十殿阎罗,是你对吧?你迷倒了顾晓帆,对吧?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说道,眼睛里已经有了凶光。如果是那个人趁着自己被吆喝着满城转的时候带走了晓帆,那么就等于说他在电话里说的是事实了,他的每一句话都像滚烫的烙铁,生生印在他的心头:

“你没丢过东西吧?我原来丢过一只猫,啧啧啧,好可怜的,那猫脸上全是伤啊,最后还瞎了一只眼,我只好敲死它了,不然它也活不下去……”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城市的另一头,则充满了一片萧瑟之气。

魏雨晨开着车从城区一路飞奔过来,中间都是一片祥和之色,但到了一监狱管辖范围内便开始觉得有些阴冷:光秃秃的山头上立满了林林总总的电线杆,上面串联着高压电线。在距离监狱高墙半公里的地方开始,地面上便在没有任何植被,贫瘠的地表没有生气,像极了中年男人的秃顶。

而高墙上则耸立着紧密的电网,几十米的距离间错落着无数个岗亭,里面站着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红色的墙体上布满玻璃茬子,这是为了防止重犯孤注一掷、进而越狱采取的必要防范措施。

 

数吨重的铁门横亘在魏雨晨面前,在与先行到达的重案组成员取得联系后,沉重的铁门在电力带动下缓缓展开。在魏雨晨这里看来,这一道铁门有着分隔自由的意味,无论你是谁,走进这扇铁门的世界后,外面的世界便与你无关,甚至在有生之年断无走出高墙的可能。

越野车沿着笔直的道路直接开往监区。第一监狱里分成了两个大部分,一部分是监区,另外一部分则是活动区,这里有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操场,据说整个监狱能容纳上千名犯人。

在之前的电话中魏雨晨已经知道命案发生在二监区,在整整八个监区中二监区位于东侧的一栋小楼下,共有一百多名犯人,其中重犯八十余名,死缓犯十名。这里也是整个监区中防备最为严密的地区之一。

正当她下车准备往监区行走的时候,手机响了,在悦耳的铃音中,她看到了一个无法显示的“受保护的号码”,心下大疑,按键接通了电话。

“喂,江城重案组魏雨晨。”这是她对于陌生电话一般固定的开场白。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阵莫名的喘息声,似乎有一个人躲在电话背后沉重地出气,半晌后,那个声音有些扭曲、甚至咸湿地说道:“……呼,魏警官,你好……”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魏雨晨听到这个声音,心里哆嗦了一下,很明显对方使用了变声器,但即便是这样,她已经能从这段扭曲的声音中听到一丝隐约的兴奋感。

“你好……我是十殿阎罗,你应该收到了我的邮件吧?美丽的魏警官,游戏已经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你的竞争对手已经采取行动了,我们来比比看,看谁更快……哎哟,啧啧啧,监狱里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些人,这些人罪大恶极不是吗?杀掉他们,是一件多么,多么过瘾的事啊……”那个声音沉重地喘息着,声线直刺魏雨晨的耳鼓。

“你到底想干什么,十殿阎罗?”她忽然觉得有一丝不祥的预感,问道。

“游戏开始了!”那个声音似乎喜怒无常,此刻忽然变得暴戾不堪,“赶快进入你的角色吧!哈哈哈哈!”

电话忽然断掉了,她急忙拿起手机,那个无法显示的号码已经消失在手机显示屏上,那个诡异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记忆中,一阵寒风袭来,她竟然觉得有些瑟瑟发抖。

游戏已经开始了……

她方才想起几小时前那封邮件里的内容,心里不由得紧了一下——难道不是恶作剧?

 

几小时前,她睡眼惺忪,全身无力地坐在床边,她刚刚给一通电话吵起来,还没接就挂断了。

这该死的家伙,要让我知道他是谁,非灭了他不可。

她在心里愤然地想到,一个接一个地打着哈欠。

“唉!”她长叹口气坐在床上,朦胧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闹钟:现在居然才六点十分。

这时outlook传出了有新邮件到来的提示音。

她点开这封邮件,打头的第一句就让她觉得十分恶心:

献给我心目中的女神。

噗!

她差点把刚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我亲爱的女神,我朝思暮想着你,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愿意奉上我的一切。”

“神经病啊……”魏雨晨飞快删除了邮件,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真悲哀,作为一名每天同犯罪分子做着殊死斗争的警察来说,对于生活中遭到的骚扰居然无能为力,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又不能动用警力去查,这有点像在明处被人偷窥的感觉。

变态狂。

她愤懑地准备关上outlook,收件箱里依然有成堆的未读文件,在这些冗杂的未读邮件中有一封的标题引起了她的注意:

凶杀现场组图——十殿阎罗

发件人的ID是“十殿阎罗”。她疑惑地点开邮件正文,一种令人作呕的不适感顿时将她团团包围——邮件的图片附件中是充斥着血腥气息的凶案现场图片。虽说魏雨晨多次在凶杀现场看到比这些图片更为骇人的场景,但明显这封邮件里出现的图片更为令人心悸。

“十殿阎罗”不厌其烦地为每一张图片配上了文字说明,甚至在那些常人看到魂不附体的尸体上用红色字体进行标注,因此将各种虐杀的伤口体现得格外清晰。魏雨晨盯着电脑屏幕,即便腹中空空如也,但也旋即掀起一阵翻江倒海。那些图片格外真实,甚至有些竟是自己经手过的案件。

她惊呆了:这些案子完全是没有公开过的,那个什么十殿阎罗从哪里搞到这些高度敏感的照片?

她感到有些战栗,手不自觉地点击着鼠标,下一封未读邮件内容展示在显示屏上:

游戏开始了!

看到这个标题,她心底不自觉地一哆嗦:这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正文中没有出现任何刺激人的图片,发件者只是用大号黑体字写了这么一段文字:

“我为顾命生而来……”

顾命生!

这三个字跟惊雷一样劈中了魏雨晨的内心,是顾命生!那么,那个人也会回来吧?那为什么不联系我?她飞速地拉到了信尾,在邮件正文的最后部分,她看到了一串奇怪的数字。也是用大号字体罗列出来的,一个个纤瘦肥胖不一,好似刻在显示器上一般。

在班德拉空灵的音乐声中,她盯着电脑显示器上这串说不清道不明的数字,心里的疑惑一层胜似一层:

1-0:2:4:0:12:18:24-4

她感到似乎有什么真相隐藏在这串看上去有些无序的数字符号中。经过一场惊吓之后,“十殿阎罗”这个署名账号引起了她的高度注意。在记忆中,阎罗和阎王应该是同一个人吧,阎王明显是中国神话传说中掌管地狱的君主,但阎王怎么又有十个之多?

这个家伙,不会在和自己搞恶作剧吧?难道是他?这小子弄了个叫十殿阎王的马甲来逗我玩?我的天……不会吧……

另外一句邮件里的话特别扎眼“……游戏的筹码,就是你生病中最珍视的东西,准备好了吗?不管你准备好没有,游戏都即将开始……

她在心里嗔道,一丝轻笑忽然从嘴角泛起——不是自己不认真,只是这封邮件有太多恶作剧的意味,然后关上电脑开始吃刚刚泡好的面。

18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