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列绿皮火车从沿海城市S城出发,向越远离海边的内陆驶去。

火车来到起伏和缓的华北平原,穿过郁郁葱葱的白杨树林。

五个小时之后,L市站到了。

我,到家了。

我背着书包走下列车,来到站台,走入不怎么干净的地下通道,再随人潮走上去。

检票,步出检票口。

我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影。他穿着黑色的休闲西装,王弘,他好像是26岁,我平时叫他哥哥,但对他没多少感情。

他是我爸的司机,这些年我爸妈没时间照顾我,我的事情通常都是他带我办。

“童瞳!”

他快步朝我走来,替我卸下我的书包。

我叫童瞳。

每次别人叫我童瞳的时候,我都在默默思量:对方到底是叫我童瞳,还是瞳瞳?

我也搞不明白。

生下来的时候,同一产房的人都说我的眼睛好看,所以我爸童同志在为我取名的时候,便给“童”字加了个“目”,倒是省了许多事。

小的时候,每次有人问我叫什么的时候,父母回答过后,他们总会又问“大名是什么”,我父母说——“小名是瞳瞳,大名也是童瞳,眼睛的那个瞳”。

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揣兜跟着,一副吊儿郎当样儿,跟他来到一辆漆黑的汽车前,他替我打开车门,我从善如流地坐进去。

我的话不多,他知道我最讨厌与人寒暄,所以他一直没说话。

“饿了吗?”

他终于问我。

车内的显示屏上面显示时间12:55。

我一转头,不知该说什么。

“我替你打个电话,让张阿姨做饭吧?”

“不用。”我又说:“我想吃那家米线。”

 

过桥米线。

都1点了,客人还是这样多,服务员来来往往,端着各种价位的米线套餐。

我点了一碗状元米线,7元钱,这是最便宜的米线了。

“两份状元米线,谢谢。”

王弘说。

原来他也没吃饭。

我放了很多辣椒,很多醋,王弘放了一点辣椒,一点点醋。

吃完米线,王弘结过账,我俩回到车上。

“送你回家。”

他说。

他把我送到清荷园小区,他替我来开过门后把钥匙给我。

“钥匙是童局长今天上午给我的,童瞳别再弄掉了。”

 

我关门后,回到自己房间。

我关好卧室的门,手机吱吱响了两下。

我拿起我的诺基亚。

手机短信。

“瀙噯の佬嘙,我想伱ㄋ,訡迗丅仵僦放徦ㄋ,涐来了網紦,做ㄋ涐扪の視頻,傳菿涐のQQ悾間ㄋ,冇悾呿看看紦。”

看完这条短信,我冷笑一声,把手机丢到床上去。

恶,真肉麻,谁是你老婆啊?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其实事情说来话长,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就是我早恋。

我初一下学期的时候就和他在一起了。初一的时候追我的男同学很多,同班同学就同时有五六个,其他班的也有好几个。

我是L市人,小学毕业后,我爸看我学习一般,便把我送到省内一沿海著名的教育基地S市读书,我读的是S市实验中学,寄宿。

当时我还是一个传统的好学生,虽然学得不是那么认真,以至于成绩在班内也就20名上下,老爸觉得我的成绩没有遗传到他,有教育行业的朋友建议他送我去S市读书,所以他就听了。

我可真是恨死了那位“教育行业的朋友”。

初一开学的时候,也是王弘送我去的,他走之后,我怯生生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人理我同我说话,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旧友”。

没过几天,同班的陆霖便开始追我,第一次是一封粉红色的情书,第二次是一封蓝色的情书,第三次是一封黄色的情书。

在我还完全没有适应新环境的时候,就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虽然我知道陆霖好像还很“呼风唤雨”的样子,但我并没有把陆霖给我写情书这件事透露出去任何,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陆霖对我怎样。

后来接二连三的人给我写情书,有的人送我礼物,送我礼物的人有时候被别人看见了,别人也就知道了那个人喜欢我。

陆霖把那个人打了,接着又有人告诉他有4班的某某,他又去4班把某某打了……同一天他打了好几个人。

4班的某某也挺厉害的,被他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问他:“陆哥,我就想知道是为什么?你为什么打我?”

气愤之下,陆霖说出了我的名字:“因为童瞳!”

于是我从此名扬全校。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喜欢上了陆霖,或许因为陆霖真的长得挺帅气的,那段日子特别流行长一点的毛刺,全校大概就他留这种发型显得阳光干净,他的皮肤又真的白,左边的脸颊还有一个明显的酒窝。

一时间,全校人都在说“那个L市过来读书的女孩子长得可真漂亮,尤其是眼睛”,“陆霖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外地人啊,果然是比我们本地人有吸引力”等等。

我想我大概应了那句“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忽然脱离了父母的我的成绩一落千丈,陆霖带我学会了去网吧打游戏,去KTV唱歌之类的坏习惯,但我表面上还是一个好学生,起码没有像陆霖那样逃课甚至打架之类。

这部诺基亚是陆霖给我买的,那天他在教室里扔给我这个小东西,我抬头看他,他淡淡说了句“方便联系”,之后就走掉了。

 

当时答应与陆霖谈恋爱,或许只是因为一个人来到异乡太寂寞了,我可能把那种寂寞当成了对陆霖的喜欢。

“未查看的信息”中还有还几条,都是我的好朋友的,我一一回复了她们几个的信息,却没有回复陆霖。

看着陆霖发来的这条信息,我简直要吐了。但我想吐的不是火星文,我深爱着火星文,怎么会吐呢?他当初开始用火星文,也还是拜我所赐。

这样想着,我真的起身跑去卫生间呕吐了起来。

我把刚刚吃掉的米线又全吐掉了,坐在马桶边,难受的要死,但我仍一只手扶着冰凉的陶瓷马桶,一只手抓着手机,极艰难地回他: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也答应了。我不会再理你了,就这样吧,我们以后见都不会再见到了。

后来手机一直吱吱响,他又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了,吐干净后我勉强爬回床上,难受不已的我很快睡着了。

2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