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老子说过“为无为,则无不治。”意思是说,不去做任何事那么所有的事都能够做成了,我觉得这好像不太可能,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也不无道理,我极力的费尽心机的去躲着某个人,但是此刻却就和这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吃饭,天意弄人!

“微烟,你怎么这么久都不联系联系我呢?”说话带着妖气的是杨乔落的同学好友林淼人,人倒是一副倜傥的模样但是却是个“半臂山”。自从在大学的时候见了烟子以后,就开始纠缠不休。我还记得有一次,烟子和我在学校走廊上,他的眼睛进了沙子,我上前帮他吹,林淼人上前就把我们分开,然后给了烟子一巴掌,插着腰,骂烟子是“骚货”,骂我是“贱蹄子”,那时我的暴脾气上去就是一脚把他踹倒在了地上,没想到现在他还是妖里妖气的。

“你离我远一点。”烟子一脸恐惧的朝妍妍那边挪位子。

“哟,杨乔落,你现在挺人模狗样的。天之君子,人之小人。”妍妍说话带刺的看着坐在我对面的杨乔落,他穿着灰色的针织背心,里面套了件白色的衬衫,袖扣随意的敞开,带着黑色皮套的手摆弄着桌上的餐具没有搭话。

“阿薇,帮我把牛肉切好!”陵寒完全没有在意这微妙的气氛,理所当然的要求我为他做这做那。

“切死你……”我碎碎念着盘里的牛肉。

“你这样,我觉得牛肉很可怜。”烟子指了指盘里即将粉身碎骨的牛肉。我狠盯着烟子回了他一句“关你事儿!”。

这一顿吃下来,完全只有凌寒一人淡定从容。为了躲林淼人,烟子还没吃完就扯故跑了,当然林淼人也跟了出去。妍妍一边吃饭一边朝杨乔落的方向投放了无数的厌恶眼光,而我只是想尽快的吃完离开是非地。

“采薇,把你的地址给我!”刚刚走到餐厅的门前,杨乔落用他清凉的嗓音叫住了我。

“姓杨的,你的脸皮是有多厚呢?”妍妍接过他的话,而我装没听见直直的跟着凌寒的步伐,凌寒朝服务员不知说了句什么,服务员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上前截住了杨乔落,没有让他跟上前来。

“带我去个地方吧!”我站在路边拉着他的衣角,他轻笑的说了句“可以啊!”拉着我的手上了公交车,隐约的听见妍妍喊我的声音,那样的声音好像在很多年前,月亮头叫我的声音“叶采薇、叶采薇……!”

 

“偶尔上上这样的车好像也不错。”

“你这样的人可能从没有坐过公交车吧!”从公交车上下来,陵寒跟在我的身后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只是没想到一元钱居然可以坐到这样的地方来。”

这是城外的一处山丘,一路走下来都是葱郁的草地,看起来很久都没人踏足这里了,走到山丘的深处,平坦的草地中央是一颗巍然苍劲的大树,夕阳斜射在它的枝干和树叶上仿佛上面长满了无数的繁星在闪耀,奇异又温暖。树的旁边是一弯湖泊,它从上方斜流下来聚集在这里,水色很清透。

“难得你带我来个这样的地方,但是看你却是没什么高兴的样子。”陵寒蹲坐在湖泊的旁边用手撩了撩水。

“漂亮的东西总是充满了诱惑,即便是知道它的危险,人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靠近。”我发呆的看着那颗树的粗壮枝桠发着呆,那里仿佛还有一个人的身影,他光着头,露出两颗虎牙冲我招手。月亮头是和我在孤儿院里长大的男孩,这里也是他带我来的地方,他说是秘密基地,只有我和他知道的地方,而我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找到他的一丝影子。

 “你身上有雪茄么?”我上前蹲到树下,想着月亮头狂放不羁的脸上笑着说“叶采薇,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一个有钱人像电影里一样抽着上万元一只的雪茄。”

“我不抽那东西。”陵寒看着我的脸上有些疑惑的表情。

“有钱人也不见得都喜欢雪茄啊!”我抬着头望向那颗大树。

“你是不是在想谁?阿微……”陵寒站起身来,用他的手捋了捋我额间掉落的几丝头发。

 “因为一个人而相信爱情,也因为一个人不再相信爱情,你觉得这样的人生是悲哀吗?!”我笑着看着陵寒,表示我其实并没有不开心,不过是人在回忆悲伤往事的时候神态总是不太自然而已。他听见我的话好像停顿的想了一下,然后又拉起我的手靠近我耳边说“也许我就是那个漂亮的东西,不过你放心我相对你来说一点儿也不危险。”

“在你不了解事物的本质的时候都是这么认为的,就像这湖泊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在衬托它的美丽,但靠近之后才知道它的深不可测。”我拉开跟他的距离,摊摊手无奈的说。

“那你要不要试试呢?”他一脸淡笑的靠近我,低头对视着我,换来了我的一个白眼。

 

漆黑的公路上一辆路虎的越野车在缓行着,车内的陵寒看着在一旁睡着的叶采薇,她的身上披着他的外衫,凌乱的头发有些遮住了她的轮廓,他伸手去捋了捋,这么一看他发觉她真的很娇小,可是这样的身躯却散发出对他致命的吸引力,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是在公安局里,他的头晕晕的,一个穿了背带裤的小女生,短短的碎发下面用一张不耐烦的脸色看着他,跟他说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要他为她证明清白,可笑的是从来谨慎的自己也信了她的话,还把她从公安局里保释出来。那时候她的一句话他一直记到现在“生活有些时候是没法选择的,只能认真去做而已。”在后面的几次相遇也都很奇妙,他觉得公安局仿佛成为了他们俩“约会”的地点,只不过他是去办事,而她却是“被办”。他问她为什么总犯事,她开口笑着说“有些东西,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就算是不择手段吧!但过程至少她自己享受过,就不会后悔!”刚开始他很疑惑为什么小小年纪会有这样的人生感悟,可是后来才发现她的确为了某些事用了手段,但并不是为了她自己当然更不可能是为了他。

“还没到市区么?”我醒来见自己居然靠在了陵寒的腿上马上挺直了身体。

“你靠在我腿上这么久,不该说声谢谢么?”他打着哈欠耷拉了肩膀看着我。

“呃……”他这个模样真是让我完全没有抵抗力啊!

“呵,你这个反应是不好意思么?”他用食指戳了戳我额头笑了一下。

“咳,这是我家巷口,怎么到了不叫醒我?”我拍掉他的手,往车窗外瞧了瞧。

“你主动靠在我的腿上,挺不错的,我为什么要叫醒你?!”

“你这么调戏我,你妈知道么?”我是个嘴快的,不经大脑的经常说出些惊人之语。这不,又把人给惊着了,凌寒听见我的回话半天没回过神来,我就在他这段回神的过程中悄然下了车。

上天总是爱和我开玩笑,本以为已经过去的人和事总能在一瞬间跳入我的视线和思维,就在我上楼准备开门的时候,身后被人捂住了嘴,楼道里发黄细小的灯光闪在这个人的脸上,他凉薄的眼迷离的看着我,啊!杨乔落也会喝酒的么,第一次见。在我印象里他总是很自持、很冷静、没有任何事能够左右他的情绪,他只做他认为对的事。而我那时候就是爱上这么个自私的人,还曾经以为他会是我这一生的良人,不自觉的思绪又飘到了很久的地方。

那时候的我上高二了,妍妍说17岁是正值情窦初开的日子问我仕么时候也带一个给她瞧瞧,学校里的那些个小情侣明目张胆的递着小信物,烟子也给我递着小情书却被我直接递到讲台上老师的手里当着全班的面读出来了,当然他被罚扫了一星期的男厕所。我告诉妍妍的是“我是没有闲心想这些的,光是生活费就够我焦的。”我白天批发一些文具和小饰品在学校里买,晚上上完晚自习还要偷偷的到夜店酒吧里打工,当然时不时的接些私活。那时候妍妍也时不时的接济我,日子将就过着,也还顺心。

可是人生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就在我兢兢业业在酒吧里收拾餐桌酒水的时候居然把老板钟爱的一个水晶球给打碎了,据说这是老板从印度带回来的请什么高人开过光的,能招财进宝保平安的,价格可不便宜。老板黑着脸压着怒火问我“怎么办的时候”,我也压着不甘的心回了句“赔呗!”

话虽然说得大义凛然,可这钱也不是什么小数目,我算了算我身上的积蓄,啧啧啧……哎!差得太多,也不好意思再和妍妍借,只能到处打听有什么大活儿可以接,自从上次进了公安局后,我只能给别人修修电脑之内的小活儿,毕竟要是被学校知道的话这学我可就别想再上了。

还好从前的名声是被打造得很响亮的,没隔两天就有中间人打电话跟我说有大活要我接,我高兴的同时也夹杂了些许的担心,不过在见到接头人的时候我就瞬间放下心来,没想到接头人居然是月亮头,月亮头本名赵文德是我孤儿院玩伴,当时就他一个人是无畏的跟着我呀,因为从小剃了光头所以我一直叫他月亮头。他看见我也激动的用拳头锤了锤我的肩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发着亮的光头,他说自从我走后他就一人独挑孤儿院闹事的大梁,偷鸡摸鱼都是他在带头,不过他后面也被领养了,但是领养他的那家人自从添了小娃娃后对他就不冷不淡,索性他就出来自食其力了。他还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黑客之虎”就是我,以后我跟着他绝对安全有饭吃,看来这小子在这行混得挺风声水起的。

他说这次的客人是他老主顾,要求要见“主手”也就是我一面,但是他也不知道客人是谁,他们都是单线联系只是给了我一张地址,我就纳闷了,搞个“业务”还弄得跟个地下工作者似的,神神秘秘的。不过月亮头叫我别担心,他会叫人跟着我的,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的。有了他的照拂,我就大着胆来了纸条上的地址,还挺远,在海边的一个小别墅里,说是别墅吧只因在这海边就只有它这么一套房子,设计也倒还挺雅致,它坐落在用四根大木头支架上,用木板搭建的阶梯连接着纯白的衔接些蓝色的半拱形的门。我顺势上去,门虚掩着,我也就随手推而走了进去。里面很空旷,中间一架白色的钢琴,地砖是白色的,沙发是白色的,大大的落地窗对海面,窗帘也是白色的。我想这个人肯定是有洁癖的,在沙发上有一张纸条,上面的字苍劲有力,写得很漂亮。“到二楼去,那里有你需要操作的东西。”我跟着纸条的指示上了房子里的二楼,那是一个小阁楼,有我喜欢木质小窗户,米色的窗帘随着海风轻舞,中间放着一张米色的小床,小床的旁边放了所有的设备,也都是白色的,简洁明了,它们告诉我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电脑上又贴了一张纸条“把电脑打开进入我给你的ID,给我上面的名单。”还是漂亮的字,看来是来测试我的实力来勒!好吧,我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我拿着他给的ID很快便掌握了地址的“肉鸡”,并且很快用程序“挂马”,就在我即将成功打开服务器网页拿到名单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很快建立防火墙,打算阻止我的侵入,看来是要和我来一场对抗赛了。小样,我很快又开始新一轮的“挂马”,程序被我玩得更加的复杂,可他紧追不舍,很久没遇上高人了,我完全沉浸在要打败他的乐趣里,我反复“挂马”输入指令,很快他的防火墙便被我侵入瘫痪,我顺利的拿到名单,还在他电脑上输入了个鬼脸的程序。

“要和我长期合作么?你可以住在这儿。”从楼梯的那头传来的声音清凉悠远,我抬头望去的时候他站在楼梯那里靠着墙,他有着不大的眼睛,可是眼神坚定的发着光,高挺的鼻梁上有着一颗红痣,凉薄的唇上扬了些弧度。我到现在都还有自己怎么会对他一见便钟情的疑惑,或许那天天气不错,接了活儿心情不错,刚好他长得也不错还说了句貌似给我个家的错觉。

那以后,我一放假就住在他的小别墅,用他屋里的设备帮他捣腾他要的东西,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些东西,我甚至对他了解很少,只知道他也是一个孤儿,他在读大学,在一家大公司做助理。他不太说话,可是我却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安心,他会在我做事的时候坐在那张米色的小床上静静的翻着我看不懂的书;会在我不知不觉睡着的时候放我在床上,帮我盖上被子;在我半夜噩梦惊醒的时候,上到房间为我亮一盏灯;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偶尔会做几样小菜当晚饭,他会在我做菜的时候做在大厅的钢琴前用他白皙修长的双手弹着我叫不出曲目却好听的古典乐;外面的院子也被我在空余的时间里种上了我喜欢的蔷薇花,他就站在落地窗边默许我的行为。这让我觉得我们好像是很多年的夫妻一样!这样的想法让我偷偷开心了好几个月。

 

17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