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十多分钟后,在刚才的监区办公室里见到了本案仅有的两名目击者——灰头土脸的肖羽和战战兢兢的刘素林。

肖羽看上去很年轻,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穿着管教的制服,原本朝气蓬勃的一张俊脸现在蒙上一层淡淡的阴翳,看得出,老沈将他狠狠教训了一顿。他端坐在魏雨晨对面,双眼目视地面,似乎不敢和她对视,而魏雨晨则默默地注视着他,并不打算先引出话题。

也许是觉得气氛过于紧张,老沈在一旁打破了沉默,他轻声咳嗽了一下道:“小肖啊,这位是江城市警局重案组的魏警官,你都看到什么情况,仔细和她说说,你要相信组织,不要有压力……”

魏雨晨对肖羽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沈伟强的说法,顺便也让他感到了一丝安定。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沉默后,肖羽终于断断续续地将早上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大约在六点,我吹响起床哨叫犯人们都起来,接着组织他们跑步,时间大约在六点十分……后来我觉得挺冷的,于是就等犯人都到了操场上时,自己躲到了操场和监区的转角躲风,这时老刘头,哦,也就是刘素林碰到了我,递给我一个炭火盆,我就在那烤火。”

“大约六点二十分的时候,刘德章说他肚子痛,向我请假去厕所,我当时同意了,心说厕所就在二监区不远的地方,反正他也回不了号子,外面又是武警执勤,于是就放他自己去了,当时其他几个监区的管教还没到,所以我依旧在那里烤火。”

“过了有二十来分钟吧,其他管教带着人犯到操场出操了,刘德章还没回来。我觉得事情不大对了,赶紧扔下操场上的犯人去厕所看,没成想在半路上……唉,我向组织坦白我的失职,魏警官,我对不住监狱和组织对我的培养。”

说罢他长叹一声,为自己的失职追悔不已,魏雨晨没有安抚他,只是淡然地说了一句:“你也别想太多,我这边不负责对你的处罚,那是你们监狱的事,不过就你提供的线索来看,刘德章倒地的地方,是一个防备真空区?”

“是的,那里正好在交界的地方,平时很少有人停留,四周又很空旷,只有一个通道和厨房相连,谁想到会在那里出事呢?唉!”老沈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悔恨地说道。

接下来刘素林说的情况可以和肖羽相互印证,大致上刘素林发现刘德章在地上抽搐后不久肖羽就赶到了,也就是说两人中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便是刘素林,在这一点上老刘头却大呼冤枉。

“魏警官啊!这件事和我真没关系。”老刘头布满风霜印记的脸上老泪纵横,“我和老伴一直在第一监狱做伙房的工作,都快三十年了,我敢保证,我看到刘德章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了呀!你要相信我警官……”

魏雨晨对此不置可否,按照时间顺序看,刘素林是发现刘德章的第一个人,因此他不具备任何不在场证明,结合案发地点的情况看,此处和活动区、二监区交界,同时仅有一个通道通向刘素林工作的厨房和食堂,如果有人从厨房走出来犯案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今天早晨只有刘素林一个人当班,因此无人能证明刘素林没有去过案发现场。

再者,凶手对地形非常熟悉,知道案发地位于监控摄像的死角区域,同时也不易被操场上的管教看到,因此在这里对刘德章动手,事后也可以顺着厨房出去,厨房里也没有监控设施,因为那里属于工作人员的区域,没必要设防。

唯一不可能的方向就是顺着号子逃走,那边十来个号子全在一个死胡同里,再笨凶手也不会选择从那里逃走,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厨房了。

“老沈,管教们的排班表和出操时间是谁定的?”魏雨晨看着墙上张贴的管教照片,忽然问道。

沈伟强赶紧答道:“排班表是我制定的,但犯人们出操的时间是监狱的规矩,已经有二十年了。”

想到这里,魏雨晨迅速站起身来说道:“老沈,麻烦你马上调查今天早晨6点到7点之间所有进出厨房的人,包括刘素林本人和他老伴在内,还有监狱的所有管教以及武警。事关重大,我先回警局等刘德章进一步的验尸结果。麻烦你随后把调查结果告诉我,我的同事会留下配合你的工作。”

“好的,麻烦你了魏警官。协助警方破案也是我们监狱管教的职责和义务!”老沈有些激动,站起身来握住魏雨晨的小手,使劲摇了摇。

 

在回警局的路上,魏雨晨一直蹙着眉头,一个被判了二十年的犯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死在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这件事的确有些不正常。更为离谱的是竟然没有一丝证据和痕迹说明到底是何人所为,狡猾的凶手甚至避开了所有监控摄像头,选择了一个防备真空期从容下手,接着跟人间蒸发似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刘德章和凶手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让凶手铤而走险在监狱里下手,要知道法律已经裁处了刘德章,就算他不死,等他出狱的时候已经是耄耋之年。

魏雨晨真不相信,一个因为经济案入狱的人会被人谋杀在监狱里。

更令她感到有几分恐惧的是,那个未知号码打来的电话,背后应该就是那个“十殿阎罗”,难道此人真的是本案的杀人凶手?他为什么如此自信,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就对她挑衅?

 

随着刘德章的遗体运抵验尸房,市局也陷入了一片繁忙。

第一监狱命案现在被定性为谋杀,虽然在重刑犯里发生谋杀案显得有些不可思议。首先重刑犯都是些年岁不多的人,大部分人都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还有些是等待执行死刑的重罪犯人,在这些人里选一个杀掉,显然不大合乎逻辑,这些人几乎受到了法律最严酷的惩罚,犯不着为了一个重刑犯担上一个谋杀的罪名。

监狱方面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今天早晨6点到7点之间出入厨房的,只有刘素林和老伴两个人,在外站岗的武警甚至连厨房的门也没进。从沈伟强传来的监控视频里也看不出什么道道:老刘头在6点准时出现在厨房门口,接着将一个巨大的垃圾桶推进了厨房,6点十分又走出了厨房,想必就在这时他碰见了肖羽并且递给他取暖的炭火盆。

接着在6点30分时,刘素林的老伴推着菜车进入厨房,开始准备中午饭的食材,6点50分时刘素林又回到了厨房将垃圾车推了出来,接着往垃圾站走去。

视频到此终止。可以判断刘素林在6点50分左右将垃圾车推到垃圾站后便在案发地遇到了即将死去的刘德章,接着撞见了匆忙赶来的肖羽。

和二人所述事实一样,老刘头似乎也没撒谎,但的确没有除他之外的人走出厨房。

但是最大的疑问在于,刘素林看上去饱经沧桑,身子骨也不甚麻利,如果说是他杀死了刘德章有点牵强。据沈伟强介绍,刘德章的刑期是二十年,现在已经服刑五年多了,如果刘素林想杀掉刘德章,为什么要等待五年,而不在他刚进监狱的时候就下手?

再有一个疑点,死者颈椎被人准确地用针刺穿了,伤及第三颈椎下的延髓神经,这种功夫绝不是一个糟老头子能做到的。要想从颈椎里准确找到复杂的延髓神经索,没有三五年的解剖实际经验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而且,刘素林和刘德章之间并无夙愿,经过一上午的调查,魏雨晨发现老刘头和刘德章在之前所有时间全无交集,包括刘德章入狱前的时间。

再说肖羽,此人除了当天上午有失职行为外,其余都一干二净,无论从证词还是监控上看都没有作案可能,在刘素林的证词里,显示肖羽是在他发现刘德章倒地之后才出现的。肖羽本人的底子异常干净,三年前从武警分队转业后直接调到市一监狱,表现一直优异,除了对犯人有点粗鲁外一切正常。

任何一个嫉恶如仇的人自然会厌恶那些罪人,这一点倒是符合常理。

至于刘德章本人,五年前因为一起经济诈骗案被捕,由于涉及金额不大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同案的几个人全都被判了无期和死刑,也就是说他没有与他人交恶的可能。而第一监狱二监区今早所有犯人都在大操场,因此不可能是犯人作案。

晚些时候,刘德章的尸检结果出来了。魏雨晨带着赵长峰赶到尸检房的时候,张焕已经完成了作业。

死亡原因被定为尼古丁中毒致死,只是凶手颇为精细地用针筒在死者第三颈椎下延髓神经处做了一个穿刺,将大量浓缩的尼古丁溶剂注射进去,造成了死者硬直,呈门板状倒地。

随后魏雨晨将张焕出具的尸检报告带回了办公室,通过老张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陈述,她用自己的想象力进行了丰富,最后将案情初步还原——

清晨6点10分左右,刘德章因为闹肚子向肖羽请假去厕所,而后来到位于活动区和监区交界的地方,在这里受到凶手的攻击。凶手趁人不注意时在背后用针筒刺进刘德章第三颈椎下的缝隙里,并且在这里注射了大量经过提纯的尼古丁溶剂,刘德章由于延髓神经索受到伤害,造成身体痉挛,极度抽搐状态下的他直挺挺以脑后着地的姿势倒下,造成了后脑大量淤血。

最后,尼古丁溶剂进入血液,导致心肺功能停止。

16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