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遇到鬼就像艳遇一样,你想的时候它偏偏不来,你不想的时候它偏偏就来了。我想这话放在我现在的境况上正合适,而且,岂止是遇到鬼,只怕看见的……是阎罗王本尊。

1

      在这个城市里,那些所谓的大龄女愤青们说起相亲来,都会认为这是一种行为艺术,里面永远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极品、变态和花里胡哨、长得奇形怪状的男人。不过,这总归是艺术,总有人会看对眼,而我就是其中之一。说起来,在跟这个男人见面之前,我在某商场的男厕所已经率先见过他的屁股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是个笑话。

      那是在上星期三,我蹲在西单大悦城门口吃着烤玉米和烤鱿鱼。本来是约了聂青那个变态出来逛街的,她一向爱迟到,所以我特意晚了半个小时才到。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出了岔子,她遇上堵车,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导致我吃坏了肚子。

      聂青来了以后,我几乎是提着丹田之气冲进了大悦城。到了洗手间,我像拔河一样拉开洗手间单间门的时候,看见了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一个男人蹲在便池上,动作极其龌龊,幸亏当时我是居高临下的,不然我准能看见点儿更色情的东西,而不是现在这种几乎男女一样的白花花的臀部。

      应该说我们全傻了,相比之下,我没什么损失,撑死了把那几乎就要夺门而出的欲望吓回去了,而男人则面红耳赤地蹲在那里,手里的报纸哗哗地颤抖着,嘴里的香烟早就掉在地上了。

      “嗨……”我缺心眼儿般地打了声招呼,心里盘算着装傻子能不能把丢人几率降低点儿。

      “……你好……”男人估计也吓傻了,居然跟着打了声招呼。

      “您慢慢上啊,我去对门……”我礼貌地关好门,还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镇定自如地走了出去,进了女洗手间,关好单间门,然后听到一声尖叫……

      有人说遇到鬼就像艳遇一样,你想的时候它偏偏不来,你不想的时候它偏偏就来了。我想这话放在我现在的境况上正合适,而且,岂止是遇到鬼,只怕看见的……是阎罗王本尊。

      几天后,我哥说他媳妇打算把自己的亲弟弟介绍给我,那男人长得很精神,名字也不错,叫程光亮。

      不过,当那男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一抬眼突然像触电般地哆嗦了一下,我就知道,他想起来了——某天,西单大悦城洗手间的某个单间,我曾经看见过他白花花的屁股……

      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就上了程光亮的贼船。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向他提出了分手。说到底还是我哥那个倒霉东西惹出来的乱子,因为他的媳妇就是程光亮的亲姐姐程盈盈,而他们离婚了,我也不能一个人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虽然分手了,但是我见不得他去相亲,他也见不得我去相亲,然后大家就在相亲的路上你来我往地捣乱,直到给对方搅和黄了为止。

      你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程光亮相亲的消息的,那可不是难题,因为我跟程光亮在一个公司工作,分属两个设计组,A组由我领头,B组由程光亮领头。分手后,我们把个人恩怨也带到了工作上,不是我抢了他的客户,就是他撬了我的活儿,底下的人叫苦不迭,无数人想办法让我们复合,但是通通没用,这辈子我跟他杠到底了!为了方便对程光亮全面监控,我去买了一套专业的好操作的手机卡复制系统,花了三百块钱,然后复制了程光亮的电话号码。哈哈,这下好了,我倒要看看程光亮到底能去哪些地方祸害广大女同胞,我瞬间把自己上升到了女人保护者的高位,坚决不能便宜程光亮。

      “苏姐,你的快递。”新来的小设计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前台接了个快递,这等拍马屁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于是乎他马上颠颠地送了过来。

谁寄来的?打开纸箱,里面躺着一个布娃娃,那是我落在程光亮那儿的,当初着急忙慌地搬出来,忘记了,唉……也算他有点儿良心。不过,布娃娃的后面还贴着一张纸条,当时就把我气得七窍生烟!

苏小姐,请不要随随便便地留下东西,我怕被骚扰,您现在的年纪正是如狼似虎。

“叮叮,你进来一下。”我压着火拨了秘书台的电话。

     “苏姐,什么事?”秘书进来小心地问道。

     “去,订一大束菊花给我送到B组会议室!”

     “啊?”叮叮看了看旁边办公室,里面现在没人,B组在小会议室开会。

     “现在还有半个小时,如果送不到会议室……”我开始用眼神杀人。

     “是!我马上去!”叮叮赶紧蹿了出去。

      这之后不久,我收到了程光亮手机上的一条短信,他哥们儿刘大志要给他介绍个女朋友,还说这姑娘很Open,喜欢的话晚上就能带回家。好吧,程光亮,看来老天都不帮你,活该!

      19点45分,我低头看了看表,刚刚看了程光亮的手机短信,他跟那个姑娘卿卿我我地发了会儿短信,然后那姑娘说想去参观程光亮的小公寓。哼,这姑娘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此刻,我正躺在那间曾经和他一起生活过的卧室里——钥匙是我从刘大志那里要来的,他没胆不给我。

      我靠在卧室的床上想,再过十五分钟,程光亮就会看见一幅活色生香的场景,这是他活该,姑奶奶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来算计你。哦,对了,除了时间还有金钱,整整三百块的电话复制卡的钱。

      “请进……我的房子不大。”外面响起了开门声。

      “你真客气,这么大的地方还说不好……”那女人的声音还挺骚,我想她一定有水蛇腰,妖媚入骨。你听,程光亮都开始把东西乱丢了,应该是为了脱衣服的时候方便点儿。我对着镜子微笑了一下,快速把床上抓了个乱七八糟,又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你真着急。”程光亮好像是一边脱衣服一边扭开卧室门,碰到了衣架,衣架是我从宜家的促销大会上抢回来的。那女人一定跟没骨头似的缠着他,因为他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腾出手来摸灯的开关,摸来摸去还摸不到,我靠在墙上帮他开了灯。

      灯光亮起的那一刻,晃得程光亮眼前发花,他打死也想不到我会在他的家里,还穿着浴衣。随即,他“嗷”的一声尖叫扔了怀里的女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女人站起来,愣了一下,悲愤地走了。

     “别走啊!我是真不知道,要是知道昨天就不跟亮子回来了。妹妹你别走啊,我不看,你们随便……”声音在漆黑的楼道中响起,随即灯就亮了。这声控灯不知道是谁先发明的,就是好使,尤其是在这种高档公寓,掉根针的声音都能亮。程光亮现在可是被人扒光了扔在马路上,丢人丢到家了,确实是丢到了家,现在不是在家里嘛。

      我高高兴兴地凯旋,一到家门口就看见一堆小报记者围在周围。这种场面不常在我家出现,一旦出现了只能有一个原因,就是我那个倒霉哥哥回来了。

      “嗨,我的宝贝妹妹。”我哥坐在客厅跟入定的和尚似的。

      “滚蛋,没看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挤进门。”我白了他一眼,回屋上网。

       苏杰,哦,不,刘赫——这是他进演艺圈后改的名字,助理说有点儿韩味儿在这个圈子里好混,当初差点儿把我爸给气死。自从他离婚以后,我就不大爱答理他,可能还是怪他离婚吧。其实我跟程光亮从本质上说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不分手我觉得别扭,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前嫂子程盈盈。

就在我傻愣愣地看着屏幕发呆的时候,刘赫蹿了进来,吓了我一跳。

       “我想说,对不起……”他深情地看着我。

       “哦,知道了。”我抬眼看着他。他平时很少回来,现在回来一定是放心不下我,“算了,我离死远着呢。吃饭吧,你滚回来不容易。”我站起来准备去吃饭。

       “宝贝,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呗?”一看就知道他没心没肺,刚刚还一本正经的,立马就原形毕露了。

       “对,小杰就说这个靠谱,省得你一天到晚非跟人家过不去。”我妈赞许地看着我哥。

       “妈,说过多少次了——我叫刘赫。这年头外面都是记者,回头让人家听见我这么土气的名字……”我哥开始耍赖,就差满地打滚了。

       “哼!”我爸一出声,我哥立马老实了。

       “给我找可以,我告诉你,只要是男的,比程光亮那个王八蛋强,侏儒我都认了!”我死命地用筷子插着一块肉,想象那是程光亮的脸,敢讽刺我……

       “……”一屋子人谁也不敢说话了。

       “看什么看?吃饭!”我瞪了我哥一眼,以发泄怨气。

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