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高中结束了, 2001年,成家人盼了许久的一年,这一年盛夏,成说足足坐了六个小时火车,在N城外的上景站下车,一出站就沿着崎岖的小径上钟山,半路又向西折往梅谷,在谷外逗留到午夜,等到月落星沉才往里走,大约十里路,遍地升烟,只管向着雾气浓重的那一方快行,也没来得及看表计时。

当周遭一切开始恢复清晰地时候,就来到了这座竹屋门口。

 

天色黑得厉害,等了半刻钟,却一直不见那少年出来,透过一旁的轩窗望去,是裹在浓浓雾色里的连绵山影。

她心里压着无数的问题,也许奶奶还有一些事没告诉她?她可以找到那具百岁的活尸吗?方才那少年是何人?为什么会住在这深山的迷津之中?

小时候,识了一遍就牢牢记住的两个字,是她方才故意没说的一个名字,也是她寻尸的唯一凭证。

又过了半刻钟,依然不见那少年的踪影,成说不耐,几步徘徊也进了内屋。没想内屋是一间空厅,黑漆漆的,依稀可见左右两侧各有一条走廊。

“喂!有人吗?”成说喊了一声。

然而四周静悄悄的,无人回答。

成说摸索着去了右边的走廊,廊子很短,尽头是一片小庭,正对着一间平房,隔着纸糊的门框,透出昏黄的光。

成说敲了敲门,没人应,她又象征性地再敲了两下门,便探着脑袋推门而入。

548 阅读 0 评论